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崩坏星河 > 第二十⑨章:粉色的小书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真是多谢你了,要是没有你帮忙,我可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天京大学的校园里,以为金色短发的中年人正诚挚地向一位年轻学生表达谢意。

    学生看来刚入学不久,满脸青涩,对于金发中年热情的谢意感到颇为不好意思。

    “哪里,我就是带个路。总之这里就是二教楼,您要找的谭老师就在这里监考,等考试结束您去找他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你!”

    告别了热心带路的学生后,中年人走进二教楼,面上笑容依旧,目光却变得冰冷起来。

    他已经清楚地感知到了目标的位置,就在二楼正南角的教室之中,和这栋楼中其他的上千名学生一样,紧张答卷,对即将到来的一切都毫无防备。

    当然,白金不打算把事情做得太绝。在超级大国的校园内制造恐怖袭击一般的灾难,那会使得他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容身之处。曾经有一伙儿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尝试过一次恐怖袭击,结果当月就连同他们的宗教圣地一道被华夏的星河号战列舰打成了齑粉,至于圣地中数以万计的普通信徒,华夏只是不咸不淡地表示了遗憾。

    星河时代的文明仅限于能够互相威慑的大国之间,白金实在不想有朝一日自己全家都惨死在华夏的报复之中,所以他必须掌握好分寸。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人,一个被家族孤立、不名一文的少女,只要一次擦肩而过的机会,他就可以将手上的毒针神不知鬼不觉刺入目标体内,毒性会在十二小时以后发作,死者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毫无痛苦。而在毒性发作前,他已经乘上前往歌凯边缘星球的飞船,远走高飞。

    这是贵族与绅士的杀人手法,也是白金最得意的技巧之一,值得炫耀的并不是杀人这件事本身,而是精致而效率的事前准备,成熟全面的应急预案,安全妥善的撤离措施,以及……亲手毁灭一个美好事物的愉悦。

    白金用整整三天时间策划并执行了这次行动,他借着上次前往丹烨的机会与茵讯公司的一家客户搭上了线,如今这条线就被利用起来,白金买通了内部人士,唆使他们对合同提出异议,然后逼得文茵不得不亲自前往丹烨灭火。

    这是最简单的调虎离山,也是整个刺杀计划中最关键的而一环,为了执行好这一步,白金的团队耗费了相当多的资源,单单是买通那家公司的中层高层就花了五位数的资金,一名女性团员还付出了并不怎么开心的一夜。

    此外,他还付出了六位数的订金,买通樱岛人去刺杀王师傅——对此,他的团队中有很多人表示了质疑,但白金坚持认为王师傅才是整个行动中最大的变数。

    这是他身为S级雇佣兵的直觉,为此付出的资金,他认为物有所值。

    而在做了充足的准备以后,刺杀的过程反而简单,别说一个身手高明的S级佣兵,哪怕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只要按部就班执行计划也能轻松得手,但白金却坚持要亲自出马,因为这一步是他最为看重也最为享受的一环。

    他喜欢女人,宠爱女人,享受女人,折磨女人,摧毁女人,他喜欢在女人身上施展世间一切善行与恶行。这是身为歌凯贵族的高雅爱好,怎能假手他人?

    这一次时间有限,机会有限,他没办法与文馨有更多接触,但是能够亲手将这位妙龄少女的美好人生瞬间抹杀,也足够回味许久了。

    ——

    白金并没有在教学楼内滞留太久,他选择进楼的时机非常巧妙,刚刚走到二楼,楼内就响起了考试结束的铃声,安静的楼道内顿时被喧嚣声填满。学生们大声交流着考试的感想,间或夹杂着监考老师螳臂当车一般的维持秩序的声音。

    不多时,第一间教室的门打开,几个兴致勃勃的学生率先冲了出来,人潮紧随其后,很快就铺满了整个走廊。

    白金混在人群中,有意遮掩之下并不显眼——华夏是多民族融合的国家,天京大学又是国际性高等学府,校内学生来自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金发碧眼的学生尤其多。

    白金一边随着人潮涌动,一边漫不经心地锁定了自己的目标,逐步靠近。前方不远,文馨正和几个同学有说有笑地向外走着,浑然不知危险将至。

    十米、八米、六米……眼看目标越来越近,白金心中的愉悦不可抑制地翻涌上来。

    只要一次轻轻的擦肩,绣在衣服肘部、细若牛毛的毒针就会轻易穿透少女单薄的裙装,将剧毒的化学物质送入她的体内,并暂时潜伏起来,待毒性发作之际,白金已经身处歌凯境内,可以悠然享受着红酒、赏金、以及文馨毒发身亡的新闻。

    四米、三米、两米……白金的步伐有条不紊,右手的手肘微微抬高,伺机而发。

    最后一步,当白金距离文馨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忽然从旁边挤来一只粉色的书包,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

    人潮之中的拥挤在所难免,白金不以为意,向旁绕开一步,换了个方向接近文馨。

    然而那粉红色的书包却像是故意的一样,再一次挡在他面前,不但阻止了他继续前进的脚步,也遮蔽了锁定文馨的视野。

    白金心中微感警觉,立刻绕开步子,换了个方向,这一次,粉红色的书包终于没有再跟上来,让他略微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白金心中却豁然一惊。

    视野中,文馨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一转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这怎么可能?走廊里的学生虽多,却也没多到能将一个大活人瞬间淹没的地步,更何况以S级佣兵的感知之灵敏,单凭气味也能在人潮之中将目标锁定起来。

    事情不对!

    多年出生入死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恐怕要向着最恶劣的方向发展了。

    他的行动已经暴露,文馨身边早就有人在暗中保护,自己非但难以刺杀得手,更可能被人瓮中捉鳖!

    这里毕竟是天京大学,是华夏人的主场!

    顷刻之间,白金心中就做出了决断,立刻中止任务,以自保为第一要务。

    衣袖上的牛毛细针被他随手掸落在地,特殊的结构使得毒针很快就降解掉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而白金前进的方向也变为了二楼走廊尽头的男卫生间。

    那是他事先安排好的逃生通道,一旦事情发生无法掌控的变化,就找个没人的机会从卫生间靠窗的隔间打开窗户直接跳出去,楼下会有事先停好的工程车,车内则是伪装成施工人员的雇佣兵。

    摩肩擦踵中,白金很快就来到了男卫生间,期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粉色的书包,但佣兵心有余悸,直觉传来的警讯宛如巨雷炸响,在脑内回荡不休,提醒他此时的危机。

    尽头靠墙的隔间不出意外地显示着有人,确保在考试刚刚结束,使用人数正多的时候,这个隔间可以被空出来。白金走上前去,伸手一拧一推,那隔间门就轻松开启,令几个等候位置的学生啧啧称奇。

    白金走进隔间,锁好门,然后立刻打开玻璃窗,身形如灵猿一般矫健迅捷地冲了出去。下方是一辆身形硕大的工程车,车顶的机械臂正好遮住窗口,也让白金的逃跑得以隐蔽。

    跳到车顶后,白金迅速打开天窗进入车厢,三两步走到驾驶舱前,一边拍着司机的座椅一边说道:“行动暴露了,尽快撤离。”

    说完,就准备坐到副驾驶位上,然而目光瞥去,却发现座位上已经有东西提前占住。

    一只粉红色的书包。

    一股凉意顷刻间从头贯彻到尾,白金毫不犹豫地向后撤身飞退,并尝试开启车厢末端的车门,不出意外已经被锁死。而头顶的天窗也恰于此时轰然合拢。

    “好了,瓮中之鳖,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老实一点不要挣扎,可以少吃一点苦头。我们华夏共和国还是有优待战俘的传统的,不信的话可以等以后有机会问问你在牢里的歌凯同胞。”

    说话间,司机位上的人已经转了过来,露出一张俏丽、淡漠、满是不耐烦的少女的脸。

    而随着她转过身,白金的心脏忽得猛烈跳动起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绝望情绪顷刻间占据了他的内心。

    白金的四肢开始颤抖,头颅不由低垂,额头上的冷汗很快顺着眼眶流入眼球,火辣刺痛,视线模糊不清。

    投降的念头开始占据主体,雇佣兵的坚强心理在顷刻间就摇摇欲坠,面临土崩瓦解。

    “我……”

    挣扎着,白金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音节,投降二字已经呼之欲出。

    少女冷冷地看着他的挣扎,露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讽刺笑容。

    名动多国的S级佣兵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毕竟是游兵散勇,遇到职业军人立刻原形毕露,亏得风吟那家伙明明身为超级战士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简直像是大象在畏惧蚂蚁,恋爱中的男人果然会变蠢。

    然而就当她以为局面已定的时候,却见面前白金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厉色。

    “我呔!!”

    伴随怒吼,白金猛地向旁挥肘冲击,宛如重锤一般砸向挂在车厢上的一只金属盒,顿时一阵电光缭绕。

    火花散尽,车厢内的氛围又是一变,白金面上再无怯懦之色,目光满是狠辣,随着他微微直起上身,整个人陡然变得高大威猛起来,如同饥渴择食的猛兽。

    “情绪抑制仪?哈哈,华夏人就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把戏?”

    安装在车厢内的情绪抑制仪,可以定向释放干扰波,强烈影响人的情绪,令人瞬间陷入绝望低谷,任是铁打的汉子也难免跪地求饶。然而白金终归是S级佣兵,凭着自身的意志硬是挺过了情绪抑制仪的攻击。

    对此,前方的少女只是冷笑。

    “不识抬举的杂种,老老实实投降多省事,非要无故吃些苦头。”

    下一刻,白金只觉眼前一花,视线中失去了少女的踪影,而后腹部一阵撕裂般的剧痛,沛然无可抵御的力道冲破了肌肉的防护,直接震荡内脏。

    噗!

    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白金浑身力气都烟消云散,软软倒在地上。

    然而,在倒地的瞬间,他却露出一丝狞笑。

    因为他已经按到了安放在底盘上的机关。

    砰!

    伴随闷响,工程车底盘发生了一次小型爆炸,厚重的金属板掀开了巨大的豁口,而大量的烟雾霎时间堆满了车厢内部,与此同时,趴在地上的白金已沿着豁口出逃,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女惊怒交集,这工程车是她预设的守株待兔的囚笼,明明经她排查了一遍,想不到还留有机关!这些游兵散勇实力未必怎样,但狡兔三窟,真是油滑得紧!

    听着通讯频道里,战友们的议论纷纷,少女脸色陡然绯红,既是尴尬也是愤怒。

    “好啊,放着活路你不走,那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少女一愣,然后在战友们的哄堂大笑生中猛地抽了自己一耳光。

    “气得我话都不会说了!”

    <ahre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