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师 > 第054章 措手不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校长心情郁闷的招呼声里,刚进来的王震也有些惊讶,他知道黄景耀在这里是因为做了一个下午的思想斗争后决定去一次罗权县,一高校长交代下的任务,他能不能做成和去不去做,这可是两种不同的性质。

    决定了去试试,他就带着满心不情愿的何培军去了罗权县,去之间他没有打电话,为的是表明自己诚意,也有万一黄景耀在电话里拒绝他拜访只会让事情更难进展的意思。

    可到了后才知道黄景耀请假了,再从级主任李茂那得知来了市里参加一个二高老师的喜宴,各方打听才来了这里。

    惊讶的看了眼坐在黄景耀身侧的唐校长两个,又看了眼李辉,王震还是大笑着就走向了黄景耀。

    没有理会李辉他也懒得理会,对唐校长的调侃也只是微笑一下算回应,走到黄景耀身前后王震才一脸感慨的道,“黄老师,你可让我找的好苦啊,之前不知道你来了市里,我还带着何老师去了次罗权呢。”

    一句话下满堂错愕,惊叹。

    开始不认识王震的此刻也明白了什么,有李辉和唐校长的笑语足以让他们明白,一高的级主任?一高的级主任官面上级别没唐校长牛,但那是一高级主任。含金量丝毫不比唐校长低。

    有事找黄景耀先驱车下县,跑空了再详细打探赶来这里?

    这行为蕴含了多少诚意?

    “唐老师,以前我王震有做错对不住你的地方,今天就是特地来向你赔罪的。”其他老师还在感慨王主任的诚意,王震又诚恳的对黄景耀开口,说完这话就抓起一个玻璃制小酒壶,“今天是吴老师大喜的日子,我这个老家伙来的突然,这壶酒算向吴老师赔罪,也算向黄老师道歉,我先干。”

    话语落地在黄景耀起身,吴俊涛跨步来阻止时,王震已经干净利索一口气把酒壶里小半壶喝了干净。

    那只是小酒壶,酒壶里也只有一半酒,但这一口也三四两左右。

    “哎,王主任,你这,你这……”

    没能阻止成功,吴俊涛很惶然也很无语的接下酒壶,开了口一句话都没说完整,他是认识且见过王震的,毕竟他的新妻方玉就一直跟着王震随级走的。

    “哈,吴老师,说起来我还是方玉的娘家人呢,你可是把我们一高的美女拐跑了,你说是不是?”王震又突然转身,这话让吴俊涛脸色灿烂时他才再次道,“这么一说我们也是自己人了,你和黄老师是老同学,我以前做错事对不住黄老师,你可得帮我多说几句好话啊。”

    哪怕一而再大庭广众下认错,对王震自己也是一种折磨和难堪,可只要这么做了不管能不能把黄景耀拉回市一高,至少给他下令让他看着办的那位校长就不会对他有多大意见了。

    所以王震放得很开,反倒这一连串话让吴俊涛手足无措,求助的看向黄景耀,黄景耀也无奈的抓起自己之前的酒杯,“王主任,以前的事既然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他对王震还有介怀,但对方放低这么多姿态赔罪,大庭广众下又拉上吴俊涛,也没办法深究太多了,话语后他也爽利的喝了一杯。

    “好,好!黄老师这么年轻就这么大肚量,我是服了。”王震再次一挑拇指,才看向身后,“何老师,到你了吧。”

    何培军直到现在还是满身不舒服,一张脸青绿不定的来回变幻,变着变着等王震视线逐渐凌厉,何培军才低哼一声,“真要我像你这么低声下气?我做不到!”

    而后何培军转身就走,一口气走出门口消失无踪。

    屋内不少老师愕然,反倒王震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何培军没道歉就离开对他可是好事,拉不回黄景耀他也没任何责任了。

    “可笑,这样的人还真是即可气又可笑。”

    心下欣喜王震口中毫不含糊,骂了两声才对左右充满茫然的老师们道,“诸位可能有不少疑惑,不知道我和何老师在是搞什么,这件事也不复杂,以前黄老师和何老师起了点摩擦,那位就仗着资历向我施压,要我整黄老师,我也是顶不住压力,加上小瞧了黄老师才做了很多过分的事……”

    直白的把事情起因解释了一遍,哪怕这是他的丑事,说出去他自己也是很大的丑角,可问题是这些事瞒不住,真正一高人打听下就知道,外校多费些功夫也能打听出来。瞒不住的事他现在若再欺瞒还不如不来,之前的低姿态赔罪也白费了,大方的说出来,还会展露出坦然容易博人一点点好感,主要是博黄景耀一点好感。

    众多旁观者听的恍然大悟,大悟后老师们的表情也变了,一是纷纷诡异的盯向李辉,二则惊叹惭愧的看向黄景耀。

    王震说了他是一星期内让黄景耀课业量加倍,外加重病时他还没批假才导致黄景耀受不了辞职。

    李辉说的是什么?猛一听去大致情况相当,但一周代两节和二十节一样么?

    黄景耀被别人整的辞职,现在到了其他学校后硬生生靠自己的实力让以前整他的王震都主动来道歉认错?

    这逆转就太厉害了,让十多个二高老师佩服死。对于一些底层里经常受苦受累又背黑锅的老师来说,简直就是偶像级的。

    可想起不久前他们对黄景耀的各种冷言冷语,各种误会,一众老师又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他们受了李辉的蒙蔽,但事情也像黄景耀要走时解释的那样,他们都是成年人,被李辉随便一些话说的就认为那是事实,从而把自己在学校里的委屈乃至对校内一些靠关系混上去的老师的不满发泄在黄景耀身上,认为黄景耀也是那种只靠关系为所欲为的人?

    这些行动岂不也充满了可笑?!

    “卧槽,你这家伙当初到底是什么心思啊?”羞臊中说黄景耀最多的老杨突然站起身子,抓起酒杯泼了李辉一身,才狼狈看黄景耀一眼,“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就是个傻比,二十七八了还这么容易受别人的话语影响,怪不得混那么差,原来是我情商太低,反正我是没脸呆在这了,我先走了。”

    老杨这一走也带动另外几个羞愧的要逃,等吴俊涛急急上去拉人时,反倒王震愣了,“怎么回事?”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他明白事情出在李辉身上还和黄景耀有关,这也不难打听的,因此他看向李辉的视线也微妙起来。

    李辉崩溃了,他到现在脑子都乱成一团,不相信黄景耀做出那么恐怖的成绩,让三高、一高领导级都来拉拢,王震看向他的微妙视线也让他不寒而栗。

    他都想哭了,这现世报来得太快了吧?快的让他措手不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