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师 > 第046章 拒绝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开篇一句离开一高,kai(县)被和谐,我郁闷了好久才找到,晕死了。)

    苏明州的确是来挖黄景耀的,进门后若有若无看着谭伟明,等谭伟明说要出去买包烟时黄景耀才出手制止,从自己办公桌下拿出一包丢了过去。

    “苏主任,你大驾光临可谈不上打扰,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不知道苏主任有什么事?”

    苏明州则苦笑起来,他不觉得黄景耀这种姿态是故意留下室友然后在室友面前炫耀什么的,这恐怕是对方在表态暂时没有离(kai)县一高的意思。

    被拉拢被挖角这种事还是私下里进行更好,许多话也更方便说,多留个外人也等于向一高其他人宣布黄景耀暂时不打算离开。

    一进屋还没表明来意就遇到这种局面,苏明州的眉头也轻皱起来,随后他还是笑道,“既然黄老师明白我的来意,那我就直说了,不知道黄老师有没有意思去三高执教?只要你去,咱们县的财政指标马上解决,而且黄老师的工资,……”

    很多老师口中戏称的事业指标以及正式的财政指标,其实实际差距并不大,前者是学校领导招人,由学校发放工资补贴福利等等,后者是县市级财政局,除此外这并不影响老师的评职称等事。

    因此一开始说指标解决,苏明州是表达善意,随后说出来的才让黄景耀听得微微心动,一旁的谭明伟更是呼吸都粗重了。

    最简单来说,黄景耀去了三高就会工资翻倍,表面上一套私下里另一套。

    除此外各种考指奖励也将和一高截然不同。

    一高这里班级出了清华北大或是复旦人大等等学生,才会有考指奖励,三高直接给的是只要班级里出一本生,一个考上就给3000块班主任考指,甚至二本也有,出一个二本生500块。

    若黄景耀能在高考时带出十个以上一本学生,明年就会安排他购买教职工宿舍楼里的房子,甚至可以欠款。

    各种学校教职工宿舍楼,房价往往比县城市区便宜一半,可对大部分老师来说也有另一个要求,那就是没有房贷可用,必须一笔付清现款,100平的房子在罗权县校外要32万,但那可以用房贷首付等方式,校内你竞争过后一次拿出16万才是你的,拿不出会让给另外的能拿出的。

    三高竟然说可以赊欠?

    除此外考上一个一本就是三千,出十个三万?二本都有?一个五百块。

    这猛一听去很让人惊叹,细细思索也在情理中,罗权一高不强,比起同外、安城市一高那种名校差太远,前者应届班加复读学校去年才出了200多一本生,后者都是一千左右,差距何其大?

    谈到二本,同外和市一高都懒得宣扬什么的,一高去年二本线上的也只有六七百。

    可三高,三高别说北大清华没有,复旦人大之类也只出了一个,应届班复读班加起来一本线上只有四五十个,二本以上三百多。

    而且三高的学生丝毫不比一高少。

    一高七个高级骨干教师,三高只有一个。罗权县另外两所高中情况也是和三高差不多的。

    这样的高中若高考考指奖只指定清华北大生?那才是和所有老师开玩笑。

    对黄景耀来说,让学生冲上一本线也明显比冲击清华北大人大复旦容易太多了。只要他愿意使用文气外加各种心理学鼓励诱导,别说十个一本生,二三十个都不难。

    冲二本线?黄景耀都很难对此有什么表态了。

    惊叹后他还是摇头道,“多谢苏主任好意,不过我暂时并没有离开一高的心思。”

    苏明州愕然,他知道拉拢黄景耀不容易,但没想到对方拒绝的这么快,一侧谭伟明都很惊愕的看了过来。

    黄景耀没有多解释,又肯定的表了一次态,等苏明州察觉到了这份肯定,坐下又说了几句客套话,说以后黄景耀若有意思可以随时联系他,留了电话走人后,谭伟明才夸张的低叫起来,“我说景耀,你拒绝的这么干脆,都不考虑考虑?”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黄景耀反而笑着打趣起来。

    “日了,你这么牛,杨二彪、林鹏那些渣子生两个月提升100多总分,半年过去一本不好说,二本几乎是稳定的,更别提原本比他们更好的,三高给出来的考指指标简直就是让你发财的,反而在咱们这你有把握提出来几个名校生?”重重咬了咬几个,谭伟明才又惊叹道,“除了奖励还有地位,你去了三高恐怕就是老师群体里的第一了,没人敢给你脸色难看什么的,哪怕咱们当老师为的不是金钱权利和地位,可咱们也是人啊,生存压力这么大,能活的好一点为什么不去做?像我这样,几十年积攒买一套房,结婚生子生不起养不起?我都快绝望了,换了我,我下午就收拾东西过去了。”

    一开始语气是惊讶着急,后面却多了一丝对自己的感慨和怜悯。

    黄景耀一开始是好笑,笑着笑着又沉默了,几秒钟后他才道,“你哪用这么悲观?咱们还年轻呢,谁说得准以后的事?我几个月前刚被市一高赶出来时比你还狼狈的多呢。

    “你狼狈归狼狈,但你有实力,我哪有你这种实力?”谭伟明又笑骂起来,黄景耀发现他真是在笑,似已放开了刚才的抱怨和怜悯,才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了,你不是也天天在学么。”

    “不过我不去三高,也是杨校长告诉过我一件事。”

    “他说了什么?”谭伟明又好奇起来。

    “杨校长前几天就给我说,以我两次考试的表现,肯定不会缺外校人来挖我,如果真有谁开出来极好的条件让我心动,他也不会阻拦,不过他还是建议我留在一高,至少教完这一年,中段考试月考毕竟是小考,只有高考才是最有利的证明,如果我一直用心让那班学生在高考爆发,考的越好以后挖我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开出的条件也会越来越好,反倒现在就被外校拉走,未必就是我价值的真正体现。”黄景耀笑着开口,他说的还真是杨学坤的原话。

    这些话都是很有道理的大实话。

    当然,黄景耀略微惊叹后就拒绝苏明州的拉拢,可不是因为这,这是他对谭伟明的解释,真正原因是他对五班那一群学生有了感情。

    两个多月天天聊天了解那些学生,想尽一切办法鼓励诱导,本就很容易建立感情,上次他出了事后一个个学生见他脸色不对就主动问询给予他关心,那种感觉同样让他享受。

    谭伟明某句话也很正确,做教师这行业的,真有不少并不是为了金钱权力地位而来的,否则你不管经商还是考公务员恐怕都比这更容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