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师 > 第030章 身体最重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顿饭下来,两人吃吃喝喝外加以前的高中同学关系打底,熟悉感比刚见面时强太多,可他们毕竟五六年没见过,第一次聚餐王明飞就张口借钱,真让黄景耀有些愣了。

    更大的问题是黄景耀没钱。

    大学毕业后开始自力更生,市一高执教一年,一个月工资一千五六,哪怕住宿不需要花钱,可吃饭一个月至少六七百。

    吃饭用去一半,其他电话费、抽烟、儿时玩伴结婚或同事结婚凑份子钱什么的杂七杂八,一个月能攒三四百块就不错了,存上几个月买一身衣服就掏空了家底。

    他从市一高离职后工资卡里也只累积两千多块钱。

    然后在县一高执教一个多月,他也领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六百多,中间吃饭花费,前期没申请下来宿舍时来往路费,购买各种心理学书籍花了大几百。

    他现在真是穷光蛋一枚。

    “我现在手头还真不算宽裕,你也知道现在的老师一个月工资只有一两千。”错愕后黄景耀苦笑着开口。

    “那你有多少?”听了这话王明飞则期待的盯着黄景耀发问,问过后或许也有些不好意思,他给自己满了一杯啤酒,一口闷后才苦笑道,“我也知道咱们这么多年不见,第一次见面就找你借钱太过了,但我这是没办法,之前家里一直不错的,我家在县城就不需要重新买房了,拆迁后家里分了两套房子,去年还买了辆车,谁想前阵子我爸出事了,车都卖了,房子也卖了一套,……”

    带着些狼狈姿态主动解释,黄景耀也听得沉默了。

    按王明飞的原话,前阵子他父亲开车出了事,原本快速行驶在城乡公路上,突然从路边跑出一条野狗,为了躲那狗他父亲紧急刹车转向,狗是躲开了,却连累的后方另一个车道上的车追尾。

    双方都受了伤,责任被判定在王明飞的父亲身上,因为他父亲当时喝了点酒,这事就搞得他们差点破家,好不容易卖车卖房把被撞的那一方安抚住,王明飞父亲情况也不好,需要大笔现金去治疗。

    因为这个他才从省城回来。

    “我家里的亲戚能借的都借了,没办法了才想着找同学借借,虽然缺口比较大,但能借来一点是一点。”解释完后王明飞即期待又尴尬的看着黄景耀。

    “我卡里还有三千,下个月十号就能发工资,借给你两千五吧。”

    黄景耀这才开口,更主动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工资水平还有正常开销。

    不管怎么说这是他关系还可以的老同学,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急需钱,他能帮还是想尽力帮一下的。原本因为第一次吃饭就被开口借钱的尴尬,也早随着王明飞的解释烟消云散。

    “真的?两千五也够几天住院费治疗费了,多谢了,我干了你随意。”王明飞一喜,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满杯啤酒。

    黄景耀也一口干了,结账时他也在抢着付账,结过账两人就拦了辆车前往银行取钱。

    把银行卡掏空的只剩下几十块,王明飞再次多番道谢后才告辞离开,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黄景耀心情也很复杂。

    “原本挺好的一家人,一次车祸就这样了,还真是……”

    王明飞的家庭环境要比他好多了,拆迁改造分了两套120平的小区房,依照现在县城的房价就是好几十万,随便一套房按黄景耀的工资都不知道要积攒多少年,一下子差点全没了。

    替这位老同学感慨后他才打车回校,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继续工作的。

    但这一晚上他的心情都有些沉,直到第二天才变的振奋起来,不断和学生们聊天诱导激励他们的奋发向学心,一忙就是一天,下午五点多走向宿舍时,才又接到了王明飞的电话。

    “老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不过我爸出车祸时手臂胸口都受伤了,他当时没系安全带撞在方向盘上了,最近医院说要动一个手术效果会好很多,手术费需要七八万,我们家杂七杂八又借了七万了,还差一万左右,你能不能再借我点?”

    电话里客套几句后,王明飞又尴尬不已的道。

    黄景耀虽然有心帮忙,可真的没钱,苦笑后他才道,“我去问问吧,要是我能借来就帮你凑,不管怎么说,咱叔的身体最重要。”

    “真是多谢你了,草,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咱们高中时关系也没那么铁,可这阵子来回奔波遇到那么多人也只有你最实在,……”王明飞则在电话对面又笑又骂,甚至声音里带着哽咽。

    黄景耀听得难受,安慰了他几声后才挂了电话。

    电话是挂了,他却不知道该去哪里给对方借钱了。

    回家找父母借?家里有没有他还真不确定,黄景耀家庭环境也就那样,父母一辈子小学教师,虽然有些积蓄,可四五年前父亲那次脑血管病也折腾了不少家底,外加供黄景耀读大学,前两年他们家都还重新盖了一下房子,当时就借了不少外债。

    那时候不重新盖房子借外债都不行,因为黄景耀的哥哥结婚需要新房。

    他家是一家四口,哥哥比他大三岁今年27岁,但他哥哥高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在南方沿海打工,前年结的婚,婚后就带着黄景耀的嫂子又出去打工了。

    因为清楚这些他才知道家里的经济环境肯定不怎么样。

    若家里借不来那找谁借?同事还是大学同学?他那些大学同学早各奔东西分散各方,同事的话才来县一高,也没什么关系太好的。

    …………

    “伟明,多谢了。”

    又是一天过去,中午午饭时黄景耀从校外返回,刚一进宿舍就笑着向谭伟明道谢,谭伟明则上前锤了黄景耀一拳,“那么客气做什么,草,咱俩一个宿舍的还那么见外。”

    从昨晚到现在黄景耀总共筹了五千块,在刚才送给王明飞,这里面有三千是从家里借来的,两千是谭伟明的。

    那还是昨天晚上他心情不好,一直比较沉闷,被谭伟明发现后问询,他在讲出王明飞的事情后谭伟明就在上午拿出了两千。黄景耀都没开口向他借,是那位主动推给他的。

    谭伟明说的也是王明飞的父亲身体更重要。

    “一个多月工资罢了,大不了咱们节省点过。”再次大笑着开口,谭伟明才拉着黄景耀向外走,“走,吃饭去。”

    午饭后黄景耀踏步走向教学楼时又被另一通电话惊动,这是另一个高三同学打来的,对方和黄景耀的关系还是比较铁的。

    “景耀,王明飞找你借钱了,你借给他了?”

    手机刚一接通,电话对面就传来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

    “借给他了一些,他家里不是出事了么,怎么了?”

    “狗屁,我日,那龟孙坑到你身上?我就说他在游戏里又装土豪了,挥金如土!”一听黄景耀的回答,对面的青年才破口大骂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