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师 > 第022章 厌学心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算了,从市一高回到县一高,不管好班还是差班都差不多,不可能比得上市一高。”

    片刻后,王兴杰被暂时留在大办公室,苏玲则说有些事想请教,等黄景耀跟着苏玲走出,一出办公室大门就隐约听到了苏玲的嘀咕,这嘀咕都让他微微皱眉。

    等两人走到楼道附近看着左右无人,苏玲才转身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条烟,“黄老师,我家兴杰多麻烦你了。”

    “这个不用。”黄景耀摆手推脱,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学生家长贿赂他,对方拿出来的也算好烟了,300一条的硬盒黄鹤楼,以黄景耀一月两千出头的工资平时还真抽不起。

    “没其他意思,就是一条烟,主要是我明白我家孩子不好管,我也不指望他能在学习上有什么进步了,只要他好好读完高中不惹事就行了。”苏玲笑容总算热情了些,不像之前那么难看,硬把香烟塞进黄景耀手里才解释道。

    苏玲能说出这番话也不容易,可也表明了对黄景耀没一点信心,当然,这是在李茂向他介绍什么时刚一开口就被黄景耀敲门声打断的缘故。

    黄景耀再次把香烟塞了回去才笑道,“既然王兴杰成了五班的学生,那些都是我该做的,真不用这些。”

    多番推脱他最终还是没推开,苏玲在强赛后就转身走向办公室又叫了王兴杰出来,当着黄景耀的面让他好好听话,最后才告辞离去。

    “给我分几包?”

    黄景耀正拿着香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时,身侧才响起一道懒散的话音,这是王兴杰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带期中考试的试卷没?”愣了一下后黄景耀才反问道。

    王兴杰翻着白眼回应,“真没意思,你们这些老师就会看分数,那有个屁用啊。”

    “你怎么觉得没用?”不管如何王兴杰都成了他手里的学生,也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都成了事实,黄景耀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声。

    想提升一个学生的成绩,不只是天赋还要激发对方的动力,让他自主去学习,不管黄景耀在这方面经验多少,对付不同学生只能使用不同办法。

    想要了解学生的心态他就必须多问多看多观察。

    “怎么没用?”王兴杰看了黄景耀一眼才嗤笑道,“你自己说呗,咱们国内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课堂上学的东西有多少是有用的?大学毕业后有多少毕业生能靠课堂上学的找到好工作?还不是靠关系,靠钱,靠走后门?”

    黄景耀突然笑了。

    他不怕王兴杰态度不好,怕只怕问对方时什么都不说,若连回答都懒得回答,找不到方向他反而不好下手。

    有了方向就好下手了,王兴杰现在的回答以及心态算是一种典型的厌学心理,就是社会乃至家庭的某些情况影响到学生自身,让他们以为只要有钱或者有背景什么都能做到,学校里学不学全是浪费,从而认为学习无用。

    一旦形成这种心态,结果可想而知。

    但王兴杰若这样才厌学,反而并不难办。

    之前他班里就有一两个家里有钱的心态和王兴杰类似,在他调教下一个月语文单科暴增三四十分的先例。

    轻笑里黄景耀又观看起了王兴杰的天赋,一串天赋下来他直接被惊到了。

    语文,4。

    英语,4。

    数学,5。

    历史,4。

    政治,5。

    地理,5。

    这是什么样的天赋?五班原本的第一学霸张婷,六科天赋是四个五两个四,两次考试都是五班第一!

    王兴杰三个四三个五?这几乎和张婷以前相当的天赋啊。

    又一段时间后,当黄景耀坐在办公室里拿到了王兴杰的所有试卷,眉头也皱的更深了。

    期中考试全市统一,试卷都是一样的。

    王兴杰语文79分,英语78分,数学61,文综152,总分370!

    东华省去年高考录取线,文科一本最低542,二本最低491,黄景耀读高中时还有三本线,但东华省内那在前两年就和二本合并了。

    今天时,罗权一高各科试卷也基本都下发到手了,他清楚记得张婷这个天赋和王兴杰相当的女生,语文是133,英语112,数学104,文综215,总分564。

    去年清华在东华省文科录取线是646,北大文科录取线637,复旦612,其他上海交通大学,人民大学等名校录取线最低也都是590多分。

    张婷的成绩去推算高考清华北大没希望,人大复旦等名校希望也很小,普通一本还是把握较大的。

    和张婷各科天赋都相差不大的王兴杰总分只是370分,距离合并后的二本线都差了100多分。

    当然,安城市期中考试考题难易程度和高考难易程度有差别,以这个分数为基础推算也并不准确,但这两位庞大的分数差距,和相差无几的天赋也再次说明了一件事。

    空有天赋不去学真的屁用没有。

    “介不介意和我说说你当时在市一高打架,是打赢了还是输了?”心下一连串念头闪过,黄景耀才微笑着发问。

    王兴杰明显被这问题搞得错愕,几秒后他还是一撇嘴,“废话,肯定是我打赢了,要不是我把那小子揍的比较惨,他去找他爸妈耍赖,我怎么可能这样退学。”

    “哦?要是你打输了就不用退学?”黄景耀饶有兴致的反问。

    “他要是打赢了,肯定巴不得天天在我面前炫耀,输了才这么不要脸。”王兴杰满脸鄙夷的开口。

    “这么说你背景不够他大,就只能让他靠背景欺压你却反抗不了,我说的对不对?”黄景耀一针见血,王兴杰满是鄙夷的帅脸也当场阴沉了下来。

    他张口想反驳都反驳不了。

    “那你觉得你父亲和他父亲谁的前途更大?如果你父亲前途不如那里,是不是一辈子就只能憋着这口气咽不下?等人家官越做越大,你以后见了他还要主动陪着笑脸,再挨打不止不敢还手,被扇了左脸还要把右脸送上去?”

    黄景耀微笑着开口,他说的有些阴暗了,也不能算社会常态,可王兴杰的厌学心理是觉得学习无用关系背景才是一切,他就不得不从这方面先敲打下他的心理优势,才能挑起他的学习动力。

    王兴杰脸色更难看了,有些愤怒的盯着黄景耀,嘴唇也抿在了一起。

    “我想一下,市教育局局长是正处,和咱们县委书记一个级别,你爸只是副局长,科级干部,既然你和那位年纪差不多,你们父亲也是差不多年纪,你觉得你父亲超越他父亲,有多大机会?”

    “你被人家赶出了市一高只能灰溜溜离开,以后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这口气我相信你有,你难道不想出气么?”

    ……

    “怎么出气?”黄景耀一句句更难听的话响起,直到最后王兴杰才忍不住神色一动。

    “你自己想,我给你一天时间,想不出来我再告诉你答案。”黄景耀笑的更平静了。

    他有了五成把握能激发出王兴杰的学习动力了,靠对方的天赋只要去学,提升成绩真不难,更别提黄景耀还有提升天赋的能力,他手里还有那么多文气可用,分给王兴杰一点也无所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