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师 > 第003章 神转折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新书开张,求收藏求推荐票,每一张推荐票对方向来说都很重要!)

    火气越来越大,黄景耀努力让自己冷静,想着想着他也真的冷静了。

    他都差点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怕还和以前一样,只要愿意等几个月或一年,以他的实力也有信心重新通过招教考试考入其他公立高中,何谈他现在拥有了那样的异变,得到了录运簿册和文昌大印。

    这两件仙宝功效逆天,就算无法对持有者本身使用,他试过却看不到自己的各种天赋,但他也试探着查验过仙宝里还残余着一部分文气,就算只有四百多点也是了不起的数字。

    有这些文气,找到安身立命之地,哪里不能让他靠自己靠这仙宝重新走出一条路来?说不定那还会是超出他想象的辉煌的大道。

    毕竟他不笨,没有仙宝时安城师院里就一直名列前茅,全省热门的安城一高招教,名额极为有限他第一次就能成功,入校一年教学水平快速进步,至少不比任职四五年李辉差了。

    没有仙宝他也最多荒废一年,何谈现在?

    想到这里黄景耀才深吸一口气,对着身后的面包车司机说了声就走向宿舍楼方向,刚走出一步他又被手机铃声惊动,抓出手机一看他才变了脸色,脸上堆出一丝笑容,试着笑了声才接通,“爸,吃过饭了吧,有什么事么?”

    “既然在那干不好得罪了人就回来吧,我给你打点好了,回咱们县一高,咱们一高也是省示范性高中,不差太多。”

    手机对面一道带着醉腔又充满关怀的声线响起,黄景耀傻眼了,他昨天才辞职,父亲怎么知道的?还帮他找好了学校,老家县一高?

    “爸,你给我打点好了?你怎么知道我辞职的?”

    “啊,你这孩子,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还委屈的哭了,全忘了?”对面的黄父也一愣,“我昨天听了你电话就在想办法,早上给一个老同学打了电话,他是咱们县一高杨校长的小舅子,说了你的情况后杨校长已经点头了,他是抓教学的二把手,老校长马上高升,他是最可能的新校长,知道你是安师的,毕业后一次考进市一高只因为得罪人被整的辞职,轻松就点头了,你随时可以回来。”

    “……”

    黄景耀彻底无语。

    他昨天给父亲打电话把事情说的,还哭了?这时候他震惊的想给自己一巴掌,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多少年没哭过了,除了上小学时经常因调皮被父亲打之外,从初一开始,哪怕去年和女朋友分手时都没有再掉过泪。

    还是那句话,他性格内敛,想让感情奔放都很难放得开。

    可那些事已经发生了,他父亲不止知道了,还替他跑好了关系随时可以回家。

    黄景耀老家就是安城市的,不过是安城市罗权县,县下某乡里农村。他父母也只是农村大队小学里任教二三十年的小学教师。

    他亲属里毫无权势富贵者,要么务农要么在沿海城市打工。

    黄景耀不止有羞愧害臊,同样疑惑昨晚父亲才知道的,怎么可能在今天就帮他解决了工作?

    罗权一高也是省示范性高中,理论上和安城一高一个级别,黄景耀的高中生涯也是在县一高度过的,对那里不陌生。

    他也知道罗权县一二三高外加一个平关高中总共四座高中里,只有一高是省示范性高中,其他全是普通高中,不过安城市三县两区就有八座省示范性高中了。若计算全省的示范性高中,只能呵呵了。

    示范性高中和示范性高中之间,名气实力地位等差别也极大,安城一高是省内名校,外省来学习的教师都有不少,各地学子争抢入学的一样多的吓人。

    罗权一高,就像三本大学对比一本大学,同是本科两种性质。

    但不可否认一高在他们县是最顶尖的,正校长还兼着县教育局副局长,他父亲只是一个农村小学教师,怎么这么快走通关系?

    父亲的性格他也清楚,几十年任教从头到尾只是普通教师,哪怕有教育水平不算高的原因,可更多还是他不会钻营,不懂得拉关系求人。

    这事也别看父亲说得轻松,恰好老同学是某校长的小舅子,实际过程呢?

    他父亲在他读大一时患了脑血管疾病,虽然四年前好了,这几年也没再复发,可从那以后就滴酒不沾,那脑血管病需要忌酒。

    话筒对面他却能听得出父亲的醉意。

    接下去呢?

    他对走后门之类有些排斥,也对自己有信心不用那样做,现在却突然要成为戏称中的事业指标了?

    不回去,父亲已经为这件事做了不少,尊严,心力或者财物等等,他不回去只会让父亲随后更难以应对。

    “回来吧,我还在陪他们吃饭,只是先给你打个电话报喜,先挂了。”黄景耀默然中,黄父才嘟囔一句挂了电话。

    黄景耀自己却抓着电话还在发呆。

    “啊?我说小黄,你……”黄景耀发呆时一侧却响起一声震惊的呼声,等黄景耀看去,就看到李辉一脸忍俊不禁的看来,“不是吧,从咱们市一高辞职,我还以为你真有新路子,怎么是回你们县一高?”

    黄景耀因为震惊讲电话时早站住了脚步,他所说的也被对方听到了。

    李辉也震惊了,他虽然各种阴阳怪气却知道黄景耀的实力,一次能考入安城一高,不亚于刚毕业就参加公务员招考一次进入市财政局之类热门岗位,等一年半载去省城,考入其他省内名高中希望也很大,但罗权一高?

    神转折啊,也是足以笑死人的神转折,他们那屁大的小县城有什么,升学率渣的要死!

    “就他那教学水平,回罗权一高也是糟蹋人家的孩子。”何培军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又不屑的开口。

    对何培军来说,他和黄景耀也不是太大仇恨,平时何培军就算趾高气昂,看不起新丁也不会太过分,那一次是他本就因为私事生气,碰到学生违反校规就拿学生出气了,黄景耀插口是让他把火气转移了,毕竟学生下跪哭求传出去也不好听。

    如果黄景耀被他骂一阵子不还嘴,等他火气消了事情就算了,谁想黄景耀敢打他,还是当着学生的面,这才是他非整死黄景耀的原因,大庭广众被打他哪吃得了这种亏,事后各种刁难羞辱,面对黄景耀辞职,高二级主任也有心不做的那么绝,打算告一段落,还找了何培军说那小子也吃了这么大亏,应该会长教训,不如就这么算了。

    骨干教师虽然重要,何培军也不是唯一一个,真做的过分其他中教一级二级的怎么看?整体影响不好。

    是何培军听了后对级主任说,要么我走要么他走,事情才走到这一步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