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七十四章 谈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曹太后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姜镇元抬起头来朝曹太后望过来。

    那一瞬间,姜镇元仿佛柄出鞘的剑,锋芒四射,划破长空。

    气势十分的惊人。

    这就是名将的风采吧!

    奇异的目光在李谦眼中闪过,他不由自由地握紧了手中的剑。

    他突然非常感激起父亲和姜宪来。

    父亲悉心地培养他,把他带到了父亲所能触及的大人物面前,让他见识了什么是京城的繁华,什么是边疆的荒芜,什么是百姓的疾苦,什么是贵族的奢侈,什么是平庸的官员,什么是名臣的光芒。而姜宪则把他带到了顶阶的贵族圈里,让他有机会去和这些人对比,让他有机会知道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在哪里,让他能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李谦望着姜镇的目光灼热得能烧出个洞来。

    姜镇元却像一无所察。

    他的声音低沉冷静而优雅:“太后娘娘,正因为姜家世代忠烈,所以才谨尊圣旨,听从皇上的差遣。微臣不觉得自己有错。就算是到了黄泉碧落,见到了先帝,见到了太庙里的各位先贤先烈,微臣也无愧于心。”

    曹太后冷笑,道:“你就不怕飞鸟尽,良弓藏?”

    姜镇元还没有说话,赵翌听着却急了起来,他上前几步,大声喝道:“母后,要不是您把我逼得没有办法了,我怎么会请镇国公帮我主持正义,我又不是那喜欢揽权的人,只要母后您愿意退居内宫,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孝顺、敬重您的!严阁老他们,我也不准备追究了。镇国公奉命行事,更应该得朕看重才是,朕怎么会去责怪镇国公!”

    李谦听着在心里暗暗叹气。

    难怪姜家要留下曹太后了。

    瞧瞧皇上说的这几句话。

    严阁老是内阁首辅,文官之首。他既然是曹太后的人,曹太后还政之后。皇上就应该让严阁老致仕,重新选拔自己的人。

    这还没有怎样,曹太后一句话,皇上就承认把严阁老留下了。以后就算是曹太后退居内宫。严阁老知道自己是曹太后保下来的,以后朝廷上的事纵然不敢公然地违抗皇上,但可做些手脚,让事情随着曹太后的意思发展,完全可以瞒得过像皇上这种从来没有亲政过的人。那些朝臣又全是些老奸巨滑之辈,一旦看清楚形势,谁还会把皇上看在眼里,曹太后没有垂帘一样的听政……还不还政,有什么区别!

    姜镇元难道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性格?

    帮个这样的烂泥,得用多少力气才能扶上墙啊!

    或许是,姜镇元想把姜宪嫁给赵翌?

    可赵翌和自己的乳母搞在一起……这也无所谓吗?

    他到底有没有把姜宪当成自己的侄女?

    李谦再看姜镇元,目光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姜镇元也在心里叹气。

    他没有想到皇上这么不中用!

    要是没有姜宪提前示警,他这一路走下去,恐怕最终只能让姜家背个不忠不义的罪名了!

    他不敢再让曹太后说下去。

    曹太后再多说两几句。皇上还不知道要许下什么诺言,说不定最后把他也给卖了。

    毕竟现在曹太后最恨的就是他了。

    “太后娘娘,皇上一片孝心,朝野共睹。”姜镇元步履稳健地走了过去,道,“夜深露重,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太后娘娘回到德辉殿去。明天臣等还要给太后娘娘拜寿,皇上也可趁机见见几个从边关赶过来的总兵!”

    姜镇元的话提醒了赵翌。

    是啊!

    他才是皇上。

    他才是天下之主。

    他才是那个让群臣敬畏,让嫔妃们巴结。内侍们奉承的人,走在哪里都是众人焦点的人……

    赵翌给自己的母亲行了个礼,笑道:“母后,镇国公说的对。现在还是回德辉殿歇着好了,朕已经吩咐了汪几道,明天由他代表文臣给母后念祝寿词,他此时应该已经在给母后写祝寿词了……”

    如果姜宪在这里就能听明白。

    此时的内阁首辅是严华年,赵翌亲政之后,严华年被迫致仕。换上了现在在内阁论资排辈排在第三的汪几道做了首辅。

    现在赵翌这么说,不过是要告诉曹太后,内阁也有人支持他,严华年不听话,自有汪几道顶上。

    曹太后已经冷静下来。

    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所能依仗的人到底怎样了?她有没有可能得到自己心腹武臣的救助。

    “曹国柱呢?”她沉声道,“他人在哪里?你纵容姜镇元这样的逼迫我,我不能让自己如刀俎上的肉,任姜镇元随意屠割。你让曹国柱来见我。”

    赵翌笑道:“那曹国柱不听朕命,朕已经让人把他给杀了。他的头明天就会吊在城门外示众,母后就不要算他了。”

    李谦的话得到了证实,曹太后的心越发的沉重了。

    她该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

    这可不是她的性格!

    曹太后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李谦。

    李谦几不可见地微微颔首,上前几步,紧紧地跟在了曹太后的身边。

    曹太后暗自懊悔。

    她太大意了。

    应该留一个卫所的侍卫在德辉殿的。

    可她不管怎样也是个女子,身边来来往往的全是内、外命妇,身边怎好让侍卫频繁出入?如果她是个男的,如果她是皇帝,凭他一个小小的镇国公,一个个姜镇元,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制住她!

    不过,她身边还有几个身强体壮的内侍……

    曹太后想到了奉她之命去找曹国柱的程德海。

    没有程德海在,也不知道那几个内侍顶不顶事?有没有那个机灵劲知道护主?

    程德海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曹太后想问一声,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尽落下风,说得越多,姜镇元就越能窥见自己的用意,还是少说话,等会让李谦去打听好了。

    她的脸阴得仿佛要下雨,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德辉殿去。

    赵翌高兴得都要手舞足蹈了。

    这是第一次。

    从他记事起第一次,她的母亲按意他的意愿行事。

    他是不是从此以后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赵翌忍不住朝姜镇元望去,悄声道:“镇国公,我们,是不是成事了!”

    ※

    亲们,450加更!

    PS:看了评论区,谢谢凤仪韶华的指正。

    因为字数的关系,我们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

    关于简王的身份,在文里的确是我写错了。他和孝宗皇帝,也就是赵翌的祖父是一个辈份的。因为之前的设定,孝宗皇帝的父亲,也就是赵翌的曾祖父独宠的是静妃安氏,简王和孝宗都是安氏所生,这样孝宗喜欢的又是另一个女子,又有另一番故事,但之后朋友觉得我把配角线拉得太长,然后把静妃安氏安在了孝宗的身上……写得时候却没有改过来。

    抱歉,我立刻改过来。

    很多人说我写的文有逻辑,实际上是大家一直在帮着捉虫。

    非常感谢!

    O(∩_∩)O~

    亲们若是再遇到这样的问题,还请及时提醒我。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