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七十章 半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谦见到姜宪的时候,她多数都在笑。

    站在王瓒旁边礼貌地微笑,看见曹宪时宽容的莞尔,对着清蕙乡君时纵容地抿嘴而笑,在宫女内侍面前克制地笑……可他却从来没有看见过姜宪此时模样。

    她板着脸,面无表情,一双大大的眼睛如白水银里养了两丸黑水银地瞪着她,点点的笑意却像星子慢慢地浮现在她在眼帘点,闪烁着悦愉的光芒。

    李谦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跳得厉害。

    他突然间明白那天他为什么会用手去捂姜宪的眼睛了。

    三月烟雨般朦胧的目光不应该出现在姜宪的眼中,她就应该像此刻,高傲仰着头,肆无忌惮地瞪着他,从心底笑出来……

    “郡主!”他迷迷糊糊地上前,低声道,“你这样笑,真好!”

    让他仿佛跌进了那满天星子的夜空,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白昼夜幕。

    姜宪看着他眼中的迷茫,却是心神俱震,笑容僵在了脸上。

    前世,李谦也曾经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让她误会……可最终,他还是带兵闯进了慈宁宫……在那之前,他们也曾好好的……好好地说话,好好地说笑,好好地商讨国事,他送她莫名其妙的小东西,她让他增兵买马……然后就只有恨!

    恨自己的愚蠢,恨他的虚伪,还有说不出口的诘问,****夜夜,如刀般一刀刀地割在她的心上。到了后来,她甚至能够理解赵翌的无情,赵啸的不甘,赵翊的奉迎,却始终无法对李谦释怀。

    从前的旧事又像水银般无孔不入地在姜宪的脑海一帧帧地翻过,她心痛如绞,不由扶胸弯腰,面如素尺。

    李谦神色大变,想也没想地上前扶了姜宪,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他早就听说过嘉南郡主的身子骨很不好。十天就有九天病着,还有一天卧病在床。

    谁知道姜宪却狠狠地打落了他的手,厉声道:“我没事。你如果是想劝我回慈宁宫避祸,此时天色已晚。京城禁严,回不去了。你如果是来拿投名状,对不住了,那东西我藏了起来,你若反叛。自会有人拿去给曹太后看。”她说着,直起了身子,脊背挺得笔直,脸上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欢愉,呆板的面孔像戴上了个面具,看他的目光闪闪发亮,仿佛有两团火在烧,再也没有了刚才那似薄冰下流淌着春水的柔情,有的只有冷漠、疏离、愤怒、戒备……

    李谦愕然。

    就算他后知后觉,此刻也感觉到了姜宪对他的不同。

    何况他素来对人际关系非常的敏感。不然也不可能小小年纪就有一帮臣服于他的门客和家将了。

    她为什么会这样对他?

    仔细想想,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和冲突。

    就算他这次参与到了镇国公府的事情之中,也是姜宪给他牵得线搭得桥……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对,就是这个感觉。

    姜宪对着他就开始阴晴不定,涩晦不明。

    不像对其他人,总是那样的从容镇定,淡然不迫。

    这样的认知让他觉得难受,可隐隐地,他心底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雀跃。

    他想到姜宪对着别人纵然是笑眼底也是一片清明的表情……好像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表现出她真正的喜怒哀乐……就像刚才。她纵然板着脸,眼中也是发自内心的笑,瞬间就点亮了她的脸庞,让她整个人都璀璨起来。

    李谦觉得自己好像透过表象看清楚了姜宪。

    她就是个别扭的小姑娘。

    如同书里所写。近之不恭,远则生怨。

    他想和她说话,就得忍着,哄着,顺着,宠着……像他娘从前养的那只猫。被爪儿挠了不能生气,还得把那猫抱在怀里抚着她的背脊帮她顺毛,她下次才会毫无芥蒂地跳进你的怀里和你玩。

    家里的小丫鬟们都不喜欢那猫。

    可他却觉得那猫脾气虽大,却知道好歹,知道谁才是真正喜欢她的人。

    好比眼前的嘉南郡主,这样的乱发脾气,肯定很多人都觉得她不好,可他不过帮了她一点小帮,她却回报了他一个给李家脱胎换骨的机会。

    若是时间久了,她也一样分得出好坏来吧?

    要紧的是她发脾气时候不能惹怒了她。

    不然她肯定会像他娘养的那只猫一样,见着了就张牙舞爪,躬着背,呲着牙,随时准备挠你一爪……

    这些念头在李谦的心头很快地掠过。

    他决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先把这小猫咪抱在怀里安抚好了再说。

    “没有,没有。”他立马露出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真诚又关切地再次扶了姜宪的手臂,“我不是那不知道轻重的人。如果没郡主,李家哪有这次机会。我是绝不会反悔的。甚至为了怕我父亲怀事,我在他茶盅里下了很多巴豆粉,他拉肚子拉得腿软,都不能来万寿山给太后娘娘拜寿了……那投名状既然给了你,自然由你处置,藏着也好,给人也好……倒是你,刚才为什么不舒服?还是去叫了常给你看病的御医过来好了。就算没事,也请请平安脉。我来,就是想看看你在干什么?镇国公虽然让我见机行事,可我猜想,应该今夜就会动的。我怕你被太后娘娘叫过去陪她……你可别存着什么镇国公府、为皇上排忧解难的心思。人的命只有一条,没有就没了,什么都没了,把自己看得珍贵些,犯不着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冒险!再说了,是男人就不能让女人出头,我每次看史书,看到那些拿公主去和亲的帝王,就觉得这样的人根本不能成为名留青史的贤君,也不知道这些言官是怎么想的?自己不行了,就把自己姊妹送出去求饶,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国家社稷!国家社稷要是这样才能清泰平安,还有那些镇守边关的将士干什么……”

    为什么每次和他说话他都能絮絮道道地说出一大堆废话来呢?

    姜宪累得连和他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指着大门道:“你给我走!”

    李谦毫不为忤,还是一副温和的眉眼,道:“我马上就走。可你得记住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出这个门。”然后又特别真诚地问她,“这殿里服侍的都是你身边的人吧?我要是突然出现他们不会去告你的状吧?我走之前得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去给你请个御医来瞧瞧,这可不是闹得玩的……”

    姜宪终于忍不住了,像炸了毛的猫,跳起就把李谦往门外推:“你给我立刻就走!不然我就喊护卫了!”

    ※

    亲们,350张月票加更。

    PS:O(∩_∩)O~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