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六十二章 住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靖海侯府因此和朝廷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李家做为被朝廷委派到福建的总兵,两家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李家也算是受了无妄之灾。

    李廉有点担心赵啸。

    赵啸是靖海侯唯一的儿子。

    以靖海侯和朝廷的关系,赵啸不可能只带了几个侍女随进宫。

    以赵啸的深谋远虑,一旦万寿山有变,他发现有利可图,不知道会不会也搅和进来?

    还有辽王。

    曹太后把他和赵啸安排在了块儿住,是防着这两人呢?还是告诫靖海侯要以辽王为戒,看清楚形势呢?

    李谦微微笑,突然有点期待看见赵啸……还有那个他从未曾谋面,却有着“知人善用”的贤名的辽王。

    ※

    姜宪如愿住进了庆善堂。

    闵喜哪里也不敢去,殷勤地站在庆善堂正殿的屋檐下候着,直到小豆子被人领着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他暗暗撇嘴,笑着迎上前去,亲热又不失恭敬地喊了声“杜公公”。

    小豆子原名叫杜胜。

    他满头都是汗,看也没看他一眼,一面往里走,一面高声道着:“刘公公,郡主怎么突然住到了庆善堂?皇上还等着和郡主一块儿去玉澜堂用午膳呢!”

    刘小满在正殿指使着从慈宁宫带过来的内侍开了随行的箱笼,按着姜宪平时的习惯摆放器皿什物、字画赏玩,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偏殿茶房里忙着指使宫女们烧炉子沏茶摆点心的刘冬月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笑着和小豆打招呼:“杜兄弟来了!郡主天没有亮就跟着皇上出了宫,船又颠簸得厉害,郡主从上船到现在做也就喝了两口水,在码头上的时候又受了气,一直脸色都不大好,刚才才躺下……”

    言下之意,让他小声点嚷嚷。

    小豆子脸色一红。

    刘小满从正殿走了出来。

    他神色温和慈爱。笑着解释道:“郡主受了累,有点不舒服,刚刚歇下。午膳只怕不能用了。”他说着,放下挽起来的衣袖。“要不我和你走趟仁寿堂吧?也免得皇上担心。”

    小豆子不敢多问。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皇上、郡主的热闹。

    之前郡主发脾气把万寿山管事监丞丢到湖里事不仅是皇上知道了,礼部侍郎沈佩文和晋安侯蔡定忠也都知道了。

    皇上原本就担心郡主受了委屈心里不痛快,让他来请郡主过去午膳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后来还是觉得无论如何也要问候一声。这才派了他来,到了临出门的时候还叮嘱他:“要是郡主心情不好,就让人单独给她做点好吃的端到庆善堂去。至于给内、外命妇小憩的地方,我看就安排在宜芸馆算了——那边比庆善堂还大些,就是隔的有点远。”

    沈佩文不赞同,道:“那里离玉澜堂也近,万一有人走错了地方就不好了。”

    过了玉澜堂就是赵翌住的地方,这边是要安排重兵把守的,到时候有些不方便。

    蔡定忠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

    听皇话里意思就知道皇上这是想包庇嘉南郡主,他可不想把自己往枪口上撞。

    赵翌听了果然很多高兴,道:“那我要侍卫做什么?”

    能做到礼部侍郎就不是个愚傻之人,赵翌的意思已经如此明确,沈佩文自然是从善如流。

    姜宪就这样在庆善堂住下了。

    这些经过小豆子都知道,听刘小满说要代嘉南郡主亲自去给皇上陪不是,他连连摇头,道:“皇上素来看重郡主,想着这一路辛苦,怕郡主的身体吃不消。这才遣了奴婢过来看看。郡主若是觉得不舒服,歇了就是了,哪里还要您去趟仁寿殿啊!刘公公您放心好了,皇上不会责怪郡主的。要怪。也怪那闵州没有眼界,那个侍卫多管闲事。”说完,问自己能不能去给姜宪问个安。

    刘小满叫了小宫女进去示下。

    小宫女出来说姜宪已经歇下了。

    刘小满和小豆子都知道姜宪这是不愿意见人。

    小豆子忙给自己找台阶下:“既然郡主已经歇下了,那我就回了皇上,等会再来给郡主问安。”

    刘小满客气地和应酬了几句,送他出了门。转身去了姜宪的内室。

    “郡主,您要不要用了膳再歇息?”刘小满很担心姜宪的身体,“田医正下午才会随太后娘娘的凤銮过来,倒是皇上那边随行小田御医是田医正同族的侄儿,您看要不要宣他过来给您把把平安脉?”

    姜宪觉得自己还好。甚至连这次跟着赵翌过来肯定会遇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想到了,闵州的怠慢和轻视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还是等田医正来了再说。”然后见这都折腾到快未初了挂在天上的太阳却如正午般明晃晃的,她不由道:“那个侍卫还跪在水木自亲码头吗?”

    “还跪着呢!”刘小满道,“您看,要不要让他起来……”

    李谦曾经跟着曹宣去过慈宁宫,刘小满和李谦打过照面。

    他对李谦的印象很好。

    觉得像他这样开朗爽愉的年轻男子京城很少见到。

    随手推舟地给他说几句好话他觉得这没什么。

    姜宪摇头,道:“这件事你别管了,他愿意在那里跪多久就跪多久好了。”说完,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向刘小满解释道,“我在水木自亲码头的事皇上都知道,李谦得罪了我被罚跪在水木自亲码头反省的事大家肯定也都知道了。自会有人去救他……”

    就算是没有,他也有办法让自己脱险。

    姜宪并不担心。

    不过,太阳太大,是会灼伤皮肤的。

    姜宪玩弄着手中的梳子,吩咐情客:“我先睡会,醒了再用膳。让他们给我熬点素粥。”

    情客笑着应诺。

    刘小满不好再呆下去,躬身行礼去了正殿。

    百结去端水,情客就帮着姜宪御妆。

    宋娴仪在旁边帮忙,见姜宪神色温和,忍不住喃喃地道:“郡主,听说万寿山管事的那个监丞,办寿宴很有一套,是太后娘娘亲点的。您把人给扔进了湖里,皇上什么也没有说,之后会不会请了您去说话……”

    她自幼服侍赵翌,自然知道赵翌对曹太后身边的人有多忌憧。

    如今姜宪和曹太后的人起了冲突,皇上让她息事宁人,她却依旧不依不饶,虽说两人是表兄妹,如果曹太后责怪下来,岂不是给皇上惹麻烦?

    皇上肯定会不高兴的。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最后两天月票翻番,请亲们继续支持!

    O(∩_∩)O~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