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十九章 花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宪和王瓒循声望去。

    就看见张明晃晃比夏日阳光还要灿烂的笑脸。

    这是谁啊?

    王瓒满脸茫然。

    姜宪却差点就跳起来。

    居然是李谦那厮!

    他怎么在这里?

    姜宪困惑地望着李谦。

    李谦却望着她咧了嘴笑,笑容更灿烂了。

    姜宪强忍着才没有别过脸去。

    李谦已经厚脸皮和王瓒套起近乎来:“恩亲伯世子爷不认得我了吧?上次安国公世子爷在琼花楼请客,席毕从琼花楼出来,在门口遇到了世子爷和西山大营的几位同僚,曾经给世子爷请过安……”

    王瓒恍然大悟,道:“你是福建总兵李长青之子,在宫里做侍卫,叫李……李……”

    李谦忙接音道:“我叫李谦,字宗权。”

    “我记起来了,”王瓒笑道,神色间还有几分因为之前没认出李谦的不自在,“刚才看着你就觉得面熟,那天人多又混乱,我一时没有想起来。”说完,他流露出些许狐疑,道,“我记得你应该是在坤宁宫当差吧?怎么……”

    李谦的眼神就落在了姜宪拿了半块玫瑰糕的手上,徐徐地道:“承恩公说,郡主想吃红豆饼……”

    姜宪和王瓒这才发现李谦手里提了两盒点心。

    王瓒笑着伸出了手,道:“是曹宣让你送来的吗?多谢了!我表妹身子软弱,这红豆饼能不能吃得请了御医院的御医看过了才知道。我先帮她拎回去。”

    李谦目光幽幽地闪了闪。

    看姜宪的样子就知道她身子骨不好。曹宣随手在街边上买了两盒点心就让他送进宫来给白愫,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听说宫里喝的水都是专门从玉泉山里运进来的。

    嘉南郡主从小在宫里长大,这肠胃只怕早就养得娇弱得不成了。

    要是这点心做得太粗糙,嘉南郡主吃了不舒服……瞧她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只怕是要遭大罪了。

    他走到半路上又折了回去,试了七八家铺子,没一家觉得好吃的,想着父亲为了让他结交京城的贵人,还特意让他带了五、六个厨子,从鲁菜到粤菜,就没有拿不出手的。他干脆回家让家里那个擅长做粤菜的师做了两盒红豆饼,豆沙细腻,又不太甜,他尝过觉得好,这才拿进宫来。

    不曾想进宫就看见了嘉南郡主和一男子亲亲热热地并肩坐在古柏树下说着话,那甜甜的笑容看上去真诚、自然又毫无保留,哪有一点和别人说话时清冷矜贵和傲然。

    李谦立刻意识到姜宪很喜欢眼前的这个男子!

    他悄悄地往古柏树去,睁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

    然后发现那男子是亲恩伯府的世子王瓒。

    他暗暗松了口气。

    莫名就想起嘉南郡主的婚事来。

    据说皇上和嘉南郡主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惜嘉南郡主家势太显赫了,曹太后又一直不愿意还政于皇上,根本不可能让皇上娶嘉南郡主。

    不然曹太后也不会给曹宣机会让他自由出入内宫了——曹太后还需要镇国公府的支持,不能逼着嘉南郡主嫁给曹宣,就只好让曹宣想办法引诱嘉南郡主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家受召进京的缘由了。

    曹太后想抬举他父亲,让他父亲渐渐地能和镇国公姜镇元分庭抗礼。

    皇上再喜欢嘉南郡主也没有用。

    可就算是这样,京城中略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就算是曹太后不可能让皇上娶嘉南郡主,那嘉南郡主也是皇上喜欢的人,求娶嘉南郡主,那就是和皇上抢女人。皇上现在不能计较,十年以后,二十年以难道也不计较?

    而亲恩伯王廷软弱无能,从现在亲恩伯府的行事来看,太皇太后恐怕是想让亲恩伯府做个富贵散人,那王瓒就算是喜欢嘉南郡主,太皇太后也不可能让自己的侄孙娶了自己外孙女——这要是皇上哪天想起来要清算这件事,她的两个至亲的日子都不好过!

    何况还有个曹宣在旁边虎视眈眈。

    谁也不愿意拿着家族的前程去赌这个胜负!

    这样想来,那嘉南郡主也很可怜。

    看着尊贵无比,实际上也就是只养在笼子里的小猫。

    还是只虚张声势的小猫。

    这些念头在李谦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已毫不犹豫地把点心递给了王瓒,笑道:“那就有劳亲恩伯世子了!”

    王瓒笑着点头,示意姜宪离开这里。

    姜宪会意,神色温婉地站在一旁装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听王瓒和李谦寒暄完了之后,头也不回地随着王瓒往慈宁宫去。

    出御花园的时候,王瓒悄悄回头,见李谦还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注视着他们离开,蹙了蹙眉头,低声对姜宪道:“别理这个李谦,他在坤宁宫当差。李长青虽然是土匪,御下和打仗却很有一套,山西巡抚陈同鹤、五军都督府曾勤,兵部李瑶,都败于李长青之手,我爹还以为朝廷会派你伯父前去围剿,谁知道吴宴道接任陈同鹤做了山西巡抚之后,李长青却莫名其妙地被他招了安,让吴宴道做了兵部侍郎,还被吹嘘成了当朝第一将军……”

    把个曾勤活生生给气死了。

    姜宪忍不住道:“结果太后娘娘还真以为那吴宴道行军布阵有多厉害,把我伯父从大同召回来,让他去打鞑子……”

    然后被鞑子长驱直入,连攻三城,差点就打进了京城。

    曹太后只好亲自去镇国公府请姜镇元出马,把山西大营的虎符交给了姜镇元。

    吴宴道被满门抄斩。

    王瓒看着无奈地笑,温声道:“你别不把这件事当回事。要不是吴宴道狂妄自大要和姜世伯一较高下,非要去领兵抗鞑,吴宴道未必会落得如此下场……如今朝廷,毕竟是酒囊饭袋的多……靠一两个忠臣,毕竟独木难支……”

    姜宪默然。

    她是做过摄政的太后的,比王瓒的感触更深。

    这个朝廷,真的没救了吗?

    如果这是天命,她们又将何去何从?

    王瓒和姜宪在慈宁宫门口道别:“你私下里什么也别做,等我的消息,我最多这两天就带你去见那个萧容娘。”

    姜宪收拾起茫然的心情,道:“你不进去给太皇太后问个安吗?”

    “不去了。”王瓒笑道,“免得她老人家问起来我为什么进宫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下次再来拜见太皇太后好了。”

    ※

    亲们,今天的加更!

    收藏好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