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十六章 约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出宫的名册就下来。除了姜宪身边的丁香和藤萝还有白愫身边服侍的两个大宫女,太皇太妃身边服侍的两个大宫女和一些低品阶的宫女、女官。

    和上辈子一样,姜宪身边的百结和情客升了七品官女,白愫那边升了柳叶和柳眉。

    按太皇太后的意思,既然丁香她们都要出宫了,也不耽搁这一会的功夫,升了品阶的宫女和女官这就开始各司其责,出宫的宫女和女官们则早些歇息下来,该道别的道别,想去哪里看看走走也麻利地把事办完了,九月二十二日那天统一安排,全都出宫去。

    姜宪记起前世丁香和藤萝两人出宫的时候,她不仅赏了不犯忌讳的衣服首饰,还各赏了三百两银子。今生自然依旧,等丁香和藤萝把手中的事交接清楚了,姜宪拿了二十银子让百结请丁香她们吃了顿饭,然后赏了东西。

    丁香和藤萝进来谢恩的时候神色有些茫然。

    姜宪不记得前世两人是否也流露出这样的神色来,想到这两人服侍了自己快十年,她不由温声宽慰道:“你们就是出了宫若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只管往镇国公府去送个信,我会嘱咐世子爷照顾你们的。”

    世子爷就是姜律。

    两人忙磕头,起身的时候已是泪眼婆娑,惹姜宪也伤心了良久。

    倒是白愫,约了曹宣在慈宁宫的大门口见面。

    姜宪看她穿了件半新不旧的玫瑰紫遍地金素面褙子,却戴了对春节时太皇太后赏的南珠耳环,映衬着一张脸娇若芙蓉,她不由抿了嘴笑。

    白愫被她笑得面红耳赤,匆匆丢下一句“我走了”,就疾步出了东暖阁。

    曹宣早已在慈宁宫门口等。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白愫约他做什么。

    白愫看见曹宣却是眼睛一亮。

    难怪曹宣会被人称为“京城第一美男子”。

    他就那样随意地站在慈宁宫门前大槐树下,斑驳的光影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脸上,肌肤如雪,眉目隽永。

    白愫第一次理解了姜宪的想法——看到这样的脸,这样温柔的笑容,至于他是怎么想的,谁又会有多的心思去猜呢?

    她笑不露齿地上前,朝着曹宣福了福,抬头却发现大槐树下还站着一个男子。

    他穿着禁宫侍卫的衣饰,身材修长挺拔,皮肤白皙红润,五官硬朗,两道浓密的眉毛衬着高高的鼻梁,有种英姿飒爽的俊美。

    如果说曹宣是朵桃花,这男子就是一颗树。树虽然没有花那么打眼,却比花更耐看。

    白愫忍不住又看了那男子一眼。

    那男子感觉到了他目光,不仅没有回避,反而冲着她笑了笑。

    那笑容明亮灿烂,如阳光般仿佛可以趋散一切阴霾,让人看着心里无端端就明朗起来。

    只有幸福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笑容。

    这个男子肯定出身很好,在家里父母恩爱,兄弟和睦,长这么大一路顺风,没有遇到过什么阴暗东西和受到过什么严重的挫折。

    白愫想着,困惑地望着曹宣,道:“这位是?”

    曹宣笑道:“这位是福建总兵李长青的长子李谦,你别看他小小年纪,他去年已过了院试,提前行了冠礼,字宗权。如今在禁卫军任侍卫。”

    白愫非常的惊讶。

    她没有想到李谦就这样站在了她面前。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没有想到李谦居然有功名。按道理,像李氏这样以军功立世的家族,子女压根不会走仕途,也就更谈不上读书了。这个李谦不仅读了书,还读得很好,结果最后还是扬长避短地进了禁卫军,好像李谦读书只是为了断文明理似的。

    李长青这是想让儿子做一个“上马能击胡,下马草军书”的大将军不成?

    那他对自己的这个长子还真寄于了无限的厚望。

    只是不知道他的这个长子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白愫心里嘀咕着,面上却不显,笑着和李谦打了个招呼。

    李谦可能知道她是谁,对她比较好奇,除了第一眼仔细看过她之外,接下来就颇为守礼没有再直视她,给她行了个礼就退后几步,站在了曹宣的身后。

    白愫的计划全给打乱了。

    她总不能当着李谦的面去问曹宣吧?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李侍卫。”白愫客气地道,“不知道李侍卫现在在哪里当差?住得可还习惯?”

    李谦也没有想到白愫会和自己说话,他颇为意外地望了曹宣一眼,眼底闪过几道暧昧不明的异采,微躬着身子笑道:“我刚刚进宫,还什么都不懂。太后娘娘让我暂时留在坤宁宫当差。”

    慈宁宫和坤宁宫有些不对劲,白愫想到李谦以后就是曹太后的人了,莫名觉得有些可惜,敷衍地应酬了两句,就和曹宣说起话来:“前些日子太后娘娘赏了匣子红豆饼,说是您从宫外带来给太后娘娘尝的。郡主吃了觉得很好吃,特意让我来问问那红豆饼是从哪里买的。”

    不会吧?

    把他宣进宫来,就是问这个?

    不过,他什么时候往宫里带过红豆饼,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曹宣愕然,又怕姜宪照着地方去买饼不敢随便胡诌,只好含糊不清地道:“我送过好几次红豆饼进宫,也不知道太后娘娘赏的是哪一次的?我这就去坤宁宫问问,再来给你回话,你看成吗?”

    “那就多谢承恩公了。”白愫笑着辞了曹宣。

    曹宣却很激动,拉了李谦小声地道:“看见没有,那就是北定侯府白家的大小姐清蕙乡君,长得漂亮吧?我告诉你,这京里有资格来拜见太皇太后和太后娘娘的,我多数都认得。比清蕙乡君门第显赫的不少,可没一个比她长得漂亮的。比她长得漂亮的也有几个,却没有一个比她出身好。这样的女子很少,我姑母为了你也是花了心思的,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推了个女子到你面前。”

    也正是因此如此,听说白愫要见他,他这才带了李谦过来的。

    李谦笑了笑,没有说话,眉宇间带着几分这个男子见到适婚女子的羞赧,道:“多谢太后娘娘和承恩公,只是这婚姻大事毕竟是‘婚妁之言,父母之命’……”

    言下之意是别插手的好。

    曹宣哈哈大笑,觉得李谦这样子颇为有趣。

    李谦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明显地转移着问题,道:“承恩公,太后娘娘有没有给您挑门亲事?”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