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 第四章 重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谦是第二次和曹宣打交道。

    第一次是通过浙江总兵李道引荐,随着父亲到承恩公府拜见曹宣。

    第二次是单独随曹宣进宫拜见曹太后。

    他自然不可能看着曹宣扬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李家在整个朝廷的地位,他自己在其中所应该起的作用,他却看得清楚明白。

    不用曹宣再多暗示,他今天若是得罪了这位金枝玉叶的嘉南郡主,他以后,李家以后,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有可能是十年、二十年内,都别想进入朝廷的核心圈了。

    可他到底哪里出了错呢?

    他和这位传奇般的嘉南郡主可是头一回见面。

    两人之间别说是恩怨了,连句话都没有说。

    他干嘛看见自己像看见了鬼似的。

    李谦想着,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摸摸自己的脸。

    他飞快地睃了姜宪一眼。

    不过,这位嘉南郡主长得可真是……一般啊!

    瘦瘦小小的,像个豆芽菜似的。那皮肤,白得跟雪似乎,一点颜色也没有。鼻梁又挺又直,端肃而不失秀雅,在女人的相貌里很是少见。一双眼睛又圆又大,清澈澄净,黑白分明,如白水银里养了两丸黑水银,到底是非常的漂亮。此时睁大了瞪着他,明亮璀璨,让他无端端就想起自己小时候养的那只波斯猫,每当遇到家里养的那只京巴狗时,就会害怕地跳到窗棂或是矮榻上居高临下地蹲在那里盯着那京巴狗,看上去优雅从容,实际上却如临大敌,防备着、警惕着,只要那京巴狗有点动静就准备随时跳起来逃走。

    李谦没能忍住,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垂着眼睑,装着温和无害的样子毕恭毕敬地上前给嘉南郡主问安,可他还是咧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

    姜宪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踢出去。

    又这样!

    又这样!

    每次见面都这样!

    别人都垂着眼睑恭谨地向她行礼。只有他,睁大了眼睛盯着她瞧,轻佻无礼地冲着她笑,她正正经经地和他说话,他就嬉皮笑脸地应答,她要是退后一步,顺着他的话安抚他,他又做出副大义凛然、浩然正气的样子来……以至于每次他进京岁贡,她前两个月就会开始紧张,等见了面,她觉得半条命都没了。

    她索性免了他的岁贡,结果他还不领情,让他的幕僚洋洋洒洒地写了十几张纸的折子向她表忠心,说自己无论如何也会进京给她请安的,还小人得意地威胁她,说如果辽王和靖海侯看见他没有进京请安,还以为他对朝廷,对太后有了二心,想“清君侧”,引起战火可就麻烦了……她气得好几天都没有吃饭。

    姜宪瞪着李谦的眼睛更大了。

    李谦实在是没办法控制自己。

    他笑得更灿烂了。

    嘉南郡主这个样子,和那炸了毛的猫有什么两样。

    真是太好玩了!

    难怪宫里的嫔妃都这么喜欢她。

    要是他有个这样的妹妹,每天逗逗她,指定也很喜欢。

    姜宪肺都要气炸了。

    这混蛋,除了笑还会什么?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口好牙似的。

    他肯定不知道只有吃玉米棒子长大的人才能有这样一口好牙?

    不对,他爹李长青才是吃玉米棒子长大的。

    等到他的时候,他爹已经诏安,被曹太后从山西汾阳弄到了福建做总兵。后来赵翌亲政,李长青不知道怎么走通了赵翌的大伴,后任司礼监大太监的王纳福,做了大同总兵。

    李家如虎入丛林,从此再也没有人够挟持。

    等到自己做了太后的时候,更是割地赔款,不知道答应了他多少丧权辱国的条件……简直是她毕生之辱!是提也不想提起的噩梦。

    念头一闪而过,姜宪微愣。

    不对啊!

    现在李谦还只是名声不显的毛头小子。别人提起他来,不过是以李长青长子的身份相称,根本不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小儿止哭,被朝臣们私底下称做“武安君”的潼临王,她干嘛要忌惮他啊?

    真是给他吓糊涂了。

    姜宪顿时如释重负,精神焕发,心情大好。

    李家想回山西老家是吧?

    想回到老家称王称霸是吧?

    啊!想得美!

    也不看见你遇到了谁?

    小瞧我!想威胁我!

    可惜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李谦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看我怎么整治你!

    你们李家就给我好好呆在福建打倭寇好了!

    到时候让身材高大,皮肤白净的李谦晒成个黑碳那就更好了。

    姜宪想想那场景就觉得心情飞扬,一双大大的杏眼弯成了月牙儿。

    然后想到了刚才的失态……

    “曹大人!”她习惯地喊着曹宣,友善地道,“没想到会在宫里见到外人,吓了我一跳……”

    原来如此!

    曹宣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困惑。

    谁都知道嘉南郡主是个香馍馍。

    今年端午节,安陆侯太夫人带着孙子进宫给太皇太后问安,嘉南郡主突然被安陆侯世子拦在抄手游廊搭讪,她用一双眼睛寒冰似的直直盯着安陆侯世子,硬生生地把安陆侯世子瞪得磕磕巴巴,没说上两句话就落荒而逃。

    他当时看着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她那也是第一次见到安陆侯世子。

    他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她怕生。

    曹宣的脑袋飞快地转了起来。

    难道有人私底下带李谦来见过姜宪了?

    或者是听说了什么?

    眼下的形势却容不得他多想,他压下心底纷乱的念头,风姿卓然微微躬身行礼,笑道:“哪里,是我们唐突了。”然后张大了眼睛望着姜宪,水汪汪的桃花眼如秋水泛起了一道道涟漪,“有没有吓着你?”

    声音柔得如三月里的春风。

    姜宪有些恶寒。

    曹宣每次想要说服别人按着他的意思来做事的时候,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摆了摆手,神色间显得宽和又大度,道:“还好,还好!”

    李谦心里却生出些许的感慨。

    身份再尊贵有什么用?

    从小在这宫规森严的紫禁城长大,抬头天井大的天空,低头巴掌大的一块地,怎会不胆小怯懦。

    他敛了笑,正色地上前给姜宪行礼:“嘉南郡主,失礼了。”

    姜宪很是意外。

    李谦竟然这样谦和地和她说话……难道是因为他年轻还小的缘故?

    她审视地看了李谦一眼,笑吟吟地还了礼,道:“曹大人怎么会和李大人一起进宫?还在茶房里喝茶?”

    注:“武安君”是白起的封号,此处暗指李谦的凶残。

    ※

    看书的亲们,后台总也登记不上去……我已尽力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