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逍遥小镇长 > 50.牛羊拖回家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牧场开始,小镇的土地要利用起来了,领主之心也要开始发威了,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够喜欢,而如果喜欢那就投一下推荐票吧,哈哈。****

    莫塔克的妻子给他们准备了饮料,还特意准备了凉茶,莫塔克请他们品尝,老王喝了一口后惊喜道:“哇哦,味道真棒,有点甜、有点酸,我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听了他的话,莫塔克得意的笑道:“这是你的一位同胞留下配方,他来自你们祖国的南方弗兰省,来我们新西兰旅游打工,是个棒小伙,超爱喝茶和吃辣。”

    弗兰省是什么地方?老王想了想,问道:“是湖南吧?”

    “不不不,绝对是弗-兰,这个发音我清清楚楚,因为他教我孩子学中文的时候我跟着学过几个词。”莫塔克认真的说道。

    “OK,那就是弗兰。”

    双方熟悉了一下,莫塔克开始介绍他的牧场。

    苜蓿花牧场是专业牧场,他以出售羊牛犊为主,牧场里的牛羊虽然是放养的,但饲喂牧草饲料。

    他养的肉牛主要是安格斯牛,这种牛耐粗饲、肌肉发达、胴体质量高,而且适合和绵羊一同放牧。

    奶牛以荷斯坦奶牛为主,有一部分弗里斯牛,至于羊则是以罗姆尼羊为主,这种羊是绵羊,可以毛肉两用,在新西兰很受欢迎。

    “在价格方面,你是中国人,我喜欢中国人,因为你们努力勤奋,是我们毛利人的榜样,所以我给你个折扣,3月龄安格斯牛犊是八百五十块一头,45日龄罗姆尼羊崽是一百头两万八千块,怎么样?”

    王博听了报价后点了点头,他来之前在网上查过资料,现在市场价方面,3月龄的安格斯牛犊是八百八十元左右一只,而45日龄的罗姆尼羊崽是一只三百元左右。

    所以,莫塔克给出的报价很实在,老王没有再砍价的必要。

    接受了这个价格,莫塔克和妻子带着四人前去挑选牲畜,老王对鲍文使了个眼色,后者自信的点点头,小声道:“瞧我的吧。”

    整个牧场被圈分成了十来个区域,有的区域全是黑色的强壮肉牛,也就是安格斯肉牛,这种牛没有角,长着大块头,但性格温和,在草地上安静的吃草。

    有的区域是荷斯坦奶牛,也就是中国农夫常说的黑白花,身上一块黑一块白,一般是母牛带着牛犊。

    除此之外就是罗姆尼羊的圈舍了,这些绵羊估计刚被剪完羊毛,身上光秃秃的,透露着红彤彤的皮肤色,丝毫不嫌阳光炽热,在圈舍里走来走去晒太阳。

    45日龄的罗姆尼羊还是小羊,羊毛没有长起来,不过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还不如刚剃完毛的大羊好看。

    走到后面王博看到了一群猛羊,这些羊身体是健壮的长方体形状,长着螺旋尖角,站在那里颇有几分不动如山的姿态。

    这样老王便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羊?”

    鲍文说道:“这就是著名的美利奴羊了,它们是公羊,能长到一百斤,不过我们还是买罗姆尼羊吧,它们游走能力差,更老实一些。”

    王博想了想,摇头道:“都买一些,咱们是野外放养,虽然新西兰没有狼,但有这些公羊镇守总归安全一些。”

    鲍文问道:“你想买凶猛的公羊?”

    老王点头,见此牛仔说道:“那我有个好推荐,道奇公羊,这个最凶,全力奔跑的时候连老虎都能撞死。”

    “道奇公羊?这么猛?”老王惊骇的说道。

    鲍文严肃的点头,老王看向莫塔克,莫塔克急忙摆手:“道奇公羊确实很猛,我这里没有,因为它是皮卡车啊。我敢打赌,你肯定不想在牧场里养几百辆汽车。”

    “军长,代表组织批评他!”

    “啊,啊,蠢货欠收拾!啊,啊,****没药治!”军长立马扑棱翅膀吼叫起来。

    参观了牧场,王博最后决定购买1000只罗姆尼羊的羊崽、100头安格斯肉牛的牛犊、10头荷斯坦奶牛的牛犊,价格一共是40万纽币。

    其中,罗姆尼羊和安格斯牛的雌雄数量没有限制,荷斯坦奶牛是两头公牛八头母牛,因为产奶就靠母牛,公牛买多了没用。

    此外,他的牧场是新场,所以不能光买羊崽牛犊,还得买成年牲口,他买了二十只成年罗姆尼羊、两头成年安格斯肉牛和两头成年荷斯坦奶牛,得靠成年牲畜来带这些小家伙。

    这样价格就提了起来,成年罗姆尼羊一只要八百块,十只就是一万六千块,安格斯肉牛一头上万纽币,这样又是两万块,再加上荷斯坦奶牛,最后连同小牛羊一共抛出去了四十五万多纽币。

    这还不算完,因为落日镇不通公路,所以使用运输车的运费得老王掏一半,这又是一万块钱出去。

    刚借到手的五十万,一下子花的差不多了,剩下四万块老王索性买了成年美利奴羊,莫塔克给了他一个优惠,四万块卖给了他二十对成年美利奴羊。

    将还没有焐热的支票交给莫塔克,王博哈哈大笑:“花钱的感觉可真踏马爽啊。”

    牛仔小心翼翼的说道:“头儿,我感觉你笑的比哭还难看。”

    查理拽了他一把,小声道:“别再刺激王,他可能有点失心疯了。”

    本来老王还想买点羊驼或者买两匹马来骑的,但现在看来他多想了。

    羊驼是新西兰畜牧业中的特色,也就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草泥马,苜蓿花牧场没有。莫塔克说这玩意儿太傻又太能吃,他的牧场是封闭式牧场,养它们没用。

    牛仔留在牧场来负责挑选牲畜,王博三人则开着车返回城堡,他需要回到老巢去安抚一下受伤的小玻璃心,今天花钱花的太痛快了。

    第二天,十多辆半挂车改装成的运输车慢慢悠悠的开到了落日镇。车厢改装成了畜栏的形式,一群牛羊紧张的待在里面,缩成一团、躁动不安。

    但是进入牧场的范围后,它们变得逐渐平静下来,纷纷挤到栏杆前将脑袋探出栏杆往外看着草地。

    王博骑着摩托车带路,让运输车开到西北角的丘陵地带,他得保证所有的牲畜都进入牧场之心影响的地盘上。

    到地之后,莫塔克从车上跳下来,惊讶的说道:“王,你就打算露天放养牛羊?这里虽然草多,但是这可不是牧草,你得搞清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