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逍遥小镇长 > 4.老王快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很多朋友在书评区喊着要爆更,这个臣妾暂时做不到哇,因为新书期是有字数要求的。不过,如果成绩还不错,那上架的时候弹壳肯定要爆更的!****

    十二月初,一切准备完毕,王博回到京都拖着皮箱背着包踏上了探秘之路。

    中国和新西兰一个是北半球一个是南半球,之间隔着一万多公里。飞机无法从首都机场直接飞去,需要中途转机,王博买的是经济机票,飞机在香港转机,然后十个多小时后飞到了新西兰的首都惠灵顿。

    坐在飞机上,王博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难免又焦虑忧伤了起来。

    结果,他身边的一位金发美女打量了他一会后,忽然很热情的来找他聊起了天,说他身上有一种忧伤深沉的气质,很让人动心。

    毫无疑问,美女这是发出约炮暗示了。

    但王博很不解风情的拒绝了,不是他正人君子,而是这会他正在担忧自己小命和健康,另外身在异域他不敢乱搞,生怕约炮后一觉醒来连炮带肾都不见了。

    现在他多了一个领主之心已经够烦的了,要是再丢了胯下大炮和宝贝肾,那他可真连死的心都有了。

    一番长途航行后,深夜时分,飞机终于降落。

    相比中国,新西兰是个小国家,面积不足三十万平方公里,可是经济却很发达,旅游业和农业尤其厉害。地理方面,这个国家主要由两个大岛组成,分别是北岛和南岛,王博要去的奥塔格位于南岛中南部,最近的国际机场便位于这个国家的首都惠灵顿。

    和中国的首都机场相比,惠灵顿国际机场一点没有一个国家首都机场的气势和风度,它面积不大、候机楼不高,可能时间太晚的原因,人也很少。

    机场大厅的边缘设置了几个入口,每个入口后面都有穿着天蓝色制服的海关工作人员在工作,一行人排队接受海关检查。

    轮到王博的时候,那海关官员看清他的面容后却愣了一下,这时候一名金发美女跑了过来,对王博喊道:“王,外面很多人拿着你的照片在找你!”

    这金发美女就是他在飞机上认识的那一位姑娘,名字叫做金妮-布兰德,是一名来自美国德州的女牛仔,曾在香港留学,对中文普通话和粤语都有研究。

    金妮声音落下后,那海关官员也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快速的喊了一段话。

    王博英文不太好,听不懂这海关官员说的整句话,但他毕竟是新时代的大学生,好歹听懂了几个关键词:‘奥哈马哈日不落领’、‘中国人’、‘在这里’、‘抓捕他’……

    这些关键词让他有了不好的联想,而在这时候,空旷的机场大厅里忽然多了好几个穿着黑西服、拿着对讲机的男人,这些人出现后就向着这边跑来。

    看着这些男人,金妮喊道:“王,快跑!快跑!我听到了,有人说要狠狠教训你!”

    联想身体里不明不白的领主之心,加上金妮的话和围上来的这些黑西服凶狠的样子,连日来一直处于担惊受怕情绪中的王博崩溃了,转身推开后面排队的人就跑。

    “别跑,法克!该死的中国小子!”

    “博-王!停下,过来你这家伙!”

    “******,前面的伙计,拦住他!”

    黑西服大汉一边追一边喊,王博拿出吃奶的劲向着停机坪狂奔,金妮在后面不断大声的喊叫:“快跑,王!快跑!我会向你们大使馆求救!”

    回头查看了一下情况,老王绝望了:耶稣菩萨,满天神佛啊,麻痹老子惹谁了啊这是?!

    一个干巴巴的黄种人青年,怎么可能从一群如狼似虎的白种大汉围捕中逃脱?

    机场围观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后面发生的事完全不是众人想的那样,只见王博如上了发条的机器兔子一样,连跑带跳、加速减速、直线跑曲线跑偶尔还来个漂移,将黑西服大汉们耍的团团转!

    “雪特,这中国人真能跑!”一个围观的老外赞道。

    后来机场的保安也加入了围捕行列,足足二十多人在广阔的停机坪上一番奔跑后,终于有一个机场保安将王博扑倒在地。见此,围观众人以为事情结束了。

    结果王博一个兔子蹬鹰,将那机场保安直接踹飞了,然后他爬起来继续跑,一个大汉和他狭路相逢,王博焦急之下侧身来了个野蛮冲撞,那膘肥体壮的白人大汉惨叫一声被撞飞了……

    看到这一幕,机场围观的人齐齐发出惊叹声,有华人叹道:“这是哪位大侠出国了?”还有外国人在那里比比划划的喊道:“阿打阿打,布鲁斯李!中国功夫!”

    足足半个小时的围追堵截后,领主之心改造过的人形猛兽也力竭了,追在后面的大汉这才追上他,将他扑倒后,立马有人将他双臂扭在身后抓了起来。

    王博虽然也是老王,可他和大刀王五那个老王并不是一回事,后面那位老王是武林高手,面对洋鬼子能喊出老子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前面的老王是码农,面对洋鬼子只能哭喊:“救命啊!我是冤枉的!我是好人啊!”

    一群白人大汉哼哧哼哧喘着粗气,王博以为自己的待遇会和美剧中演的那样,这些暴躁的白人汉子抓到他肯定要对他拳打脚踢。结果并非如此,这些人只是将他扭了起来,并没人对他动手。

    过了一两分钟,又有一个白人跑了过来,这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过来后断断续续的骂道:“你、你、你妈炸了!你、你、你在中国练长、长、长跑的啊?你刘翔啊?真、真能跑!我、我、我的心、心肝脾肺肾都尼玛给跑出来了……”

    追捕期间,其他白人喊的是英文,王博听不太懂,这会这白人却是用普通话说的,因此他大喜,赶紧叫道:“先生,我不是坏人!我没做坏事!一定有什么误会……”

    “当、当、当然是误会!我说你、你跑什么跑?让我喘口气,呼呼。”中年人双手扶着膝盖骂道,“你跑什么跑啊?还有你们,抓他干嘛?放开他!”

    扭着王博的大汉迟疑的说道:“先生,如果他再跑掉,我们恐怕很难抓捕他!”

    “抓他干嘛?!”中年人又吼了一句,然后继续喘粗气,“呼、呼,听着,王博,你是王博对吗?日不落领的新领主?呼、呼,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我叫查理-史泰龙。该死的,我太累了,让我再喘口气……”

    王博呆呆的看着这个人,然后他心里快速思索,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博,我想知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跑?”查理休息了一下问道。

    老王很委屈:“你们抓我,我怎么能不跑?我朋友说,她还听到你们说要教训我!”

    “她肯定是听到了我一个伙计抱怨的话,请你原谅,我手下的伙计总是管不住他们的嘴。”查理瞪了黑西服们一眼,挥手示意他们和机场保安退开。

    接着,他好声好气的说道:“这显然是误会,伙计,我们没想抓你,我们只想找你!事实上,我是新西兰官方安排来接你的人,带你去日不落领接收这块领地。换种说法,最近一段时间我是你的助手,帮你解决接手这块领地期间遇到的困难。”

    听了他的话,王博茫然起来,迟疑道:“那个史泰龙先生,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日不落领到底怎么回事吗?”

    查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带他离开机场上了一辆路虎越野车说带他去酒店休息,在路上他将有关日不落领的信息给他介绍了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