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十五章 东来洞主(三)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苗毅下山离去后,青菊拿起酒壶帮杨庆斟了一杯酒,问道:“府主,小姐和他有点过结,到时候会不会闹出事来?”

    杨庆摇头道:“顶多是给他几分颜色看,薇薇坐镇镇海山还不至于拿正事乱来,这小子毕竟是我派去的。何况让薇薇做做恶人也没什么不好,没人做恶人,我怎么做好人?否则那小子还以为东来洞洞主是他应得的。”

    青菊回头看看山脚下的人影,忍不住抿嘴一笑。

    苗毅心情惆怅啊!

    南宣府十个山头,秦薇薇去哪个山头坐镇不好,偏偏要跑到镇海山去,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过。

    最后他也只能自我安慰,幸好不是在熊啸手下,否则肯定更惨。

    取了坐骑,见到山门口的钱子奉和周立勤时,他又变得精神抖擞了,故意亮出了手上佩戴的储物戒,朝两人拱手道:“二位有机会来东来洞玩,苗某定当一尽地主之谊。府主有命,我就不逗留了。”

    钱子奉和周立勤相视一眼,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羡慕,人家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显然是东来洞洞主的位置确认了下来,当即双双拱手道:“不敢!东来洞主慢走!”

    就是要听这声‘洞主’的称呼,苗毅喜笑颜开,再次拱了拱手,“告辞!”

    坐下黑炭载着他飞奔而去。

    “才白莲一品的修为,就要坐镇一方了!”钱子奉羡慕不已地啧啧一声。

    多少人哪怕是到了白莲五品的修为也不见得有这个机会,等到自己有这一天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情。

    一离开南宣府,苗毅又驾黑炭偷偷摸摸钻进了山林之中,找到了之前藏东西的地方。

    把东西刨出来检查一顿,确认没少,五指一张,施法于指上储物戒,直接将东西收入了储物戒内。

    握了握拳头,五指再次张开,一杆银枪陡然出现在手中,五指一握,银枪又收入了储物戒内,可谓随心所欲。

    摸着套在中指上的储物戒,心中那叫一个爽,以后再也不用提杆长枪背着大包小包跑了,至少不用担心这次抢来的东西被人看到。

    翻身上马,一拍黑炭,“走!找那贱人去。”

    鬃毛中弹出两根肉须和他相连,胖乎乎的黑炭扬蹄飞奔……

    镇海山之所以称为镇海山,是因为镇海山是南宣境内唯一靠海的地方。上有常平府的天秀山,下有万兴府的归义山,将南宣府的镇海山夹在了中间,地理位置呈两府夹成的三角地带。

    而东来洞就是镇海山这个三角地带的最尖尖,靠海。

    如此被两府夹制的地理位置,杨庆把秦薇薇派驻到这里自然有原因,同时能第一时间知道两府动向以防不测的地方,自然是要派自己的心腹来,心腹中的心腹除了秦薇薇没有第二人选。

    而杨庆答应让苗毅来东来洞,又对苗毅处处收买人心,未必没有一点相同的原因。

    此时身在镇海山山门外的苗毅很无语,还没见到秦薇薇的面,就已经尝到了秦薇薇给的颜色。

    一开始让守山门修士通报的时候,人家还有笑脸,谁知通报回来后,人家脸就臭了下来,说山主有要事,让他先在门外等着。

    苗毅想塞点东西给两位守门人,搞搞关系,顺带问问情况,谁想人家不收钱不要紧,反而把他给训斥一顿。

    他是一大早赶到这里的,从早上等到中午都没一点让自己进去的意思,他有点明白了,那贱人果然在整自己。

    苗毅也不会在太阳底下傻等,领着黑炭到了树荫底下,一人一龙驹,都躺了下来,靠一起各睡各的。

    夕阳西下,太阳眼看就要下山了,某阁楼上靠在躺椅上优哉游哉的秦薇薇轻轻出声问道:“他还在睡觉?”

    一名侍女躬身回道:“是的,山门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他还在睡觉。”

    秦薇薇冷哼一声,站了起来,背手下楼道:“他不是喜欢睡吗?那就让他在外面多睡一晚。”

    天彻底黑了下来,苗毅又不是猪,哪能一直睡得下去,何况黑炭也在一旁哼哼唧唧表示肚子饿了。

    苗毅拍拍它,指了指不远处月色下反光的湖面,“去抓条鱼来,要大点的。”

    黑炭立刻飞奔而去,等到苗毅烧好了一堆篝火,浑身湿漉漉的黑炭已经咬了条估计得有十几斤重的大鲶鱼来,往他边上一扔,自己回头又跑湖里折腾去了,想填饱肚子还得靠自己,主人不可靠。

    这一幕把山门守卫看得一愣一愣的,这胖得跟猪一样的龙驹竟然还会下水抓鱼?

    龙驹会水他们知道,但是能帮主人抓鱼的龙驹还是第一次见到。

    穿着大鲶鱼烤的苗毅瞥了眼,心想没见过吧?好让你们知道老子并不孤单。

    幸好他早知道来秦薇薇这里不见得有好事,早有准备,从附近城里买了点东西。

    吃饱喝足后,一颗愿力珠扔进嘴里,开始盘膝修炼,这样时间过得快,那贱人有本事让自己在这里等一年,反正有老板娘给自己的那颗愿力珠,加上后面搜刮来的,自己在这里修炼上个一年都不缺货,还有人帮自己免费护法。

    苗毅就不信杨庆委任自己为东来洞洞主,那贱人真能一直拦下去,总之自己不能上那贱人的当,必须忍住。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秦薇薇不可能一直拒不见他,只想熬得他受不了,如果苗毅受不了这个羞辱跑掉了,那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把东来洞洞主的位置给苗毅。

    次日上午,山门守卫走到一旁提醒道:“山主在大殿内召见你。”

    苗毅收功吐了愿力珠出来收好,又对一旁的黑炭说道:“这里不安好心的人多,躲远点,别让人靠近。”

    他得防备有人对他坐骑下手,黑炭搞死过秦薇薇的坐骑,指不定秦薇薇又会对黑炭下毒手,让自己走路去东来洞也是有可能的。

    还真别说,他猜中了,秦薇薇的确安排了人这样做。苗毅会不会走到东来洞去她不知道,至少这边是不会给苗毅另配龙驹的。

    苗毅一进山门,黑炭立刻机灵地跑远了。

    守山门的一名修士看着黑炭远去的身影忍不住笑道:“这猪一样的家伙还真通人性。”

    镇海山大殿内,一身白衣如雪面容娇冷的秦薇薇高坐在上,垂视着下站的苗毅淡然道:“本山主昨日有要事,刚刚忙完,倒是让你空等了不少时间,希望你不会介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