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七十章:缓和(莲房姑娘和氏璧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明明是瞪人的那个,可却是被气到了,她瞪过去后,李颜宏不但没有生气,原本看着一脸心事重重的人,竟然咧开嘴笑了,这跟本就是故意和她对着来的。

    等拿了碗回来的时候,再看到李颜宏就坐在了自己原来坐的那边,而她的碗早就被推到了里面,心里忍不住生气,所以放下碗的时候也重重的。

    “二春,你这态度可不好。”张老头见不惯孙女对小李甩脸子。

    “没事,是我的错,吃饭还折腾二丫。”李颜宏帮着说话。

    二春没领他的情,又是瞪了他一眼,李颜宏还是傻呵呵的笑,也不多说,拿起酒和张老头对饮起来,二春脱了鞋上炕,李颜宏占了她原来的位置,她的碗筷被移到了炕桌的另一边,这东北的炕桌是长方形的,这样二春就占了短的那一边,坐下的时候左手边是李颜宏,右手边是爷爷。

    二春原打算往爷爷那边移移,不过又怕爷爷看出来多想,弄的得不偿失,最后只能忍下来,转念又觉得两次都是李颜宏不规矩,该心虚的也该是这粗人,也不是自己,也就理直气壮起来。

    李颜宏虽然和张老头说着明天打鱼的事,可眼角一直注意着二春的举动,把她的反应收入眼底,禁不住又勾起了嘴角,要说他虽然是被下放,村里人是都不待见他,不过也没有人敢和他耍态度的,只有二丫敢甩脸色给他看,李颜宏隐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发火,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二春在怎么说他他都没脾气,甚至心里还美滋滋的。

    有时李颜宏也觉得他是得了怪病,要是见到这丫头不瞪他,他浑身说不出来的难受。

    一扫先前的阴郁,李颜宏来了精神,“明天二丫也一起去,找些塑料袋子,咋也得把这一冬天吃的鱼打出来。”

    二春就不愿看他说大话,也忘记了原本一直不想搭理他的那茬,“别到时一条也打不到,丢了面子可圆不上。”

    大冬天的河套里的河早就冻了,要刨了冰窟窿才能打鱼,真那么好打这鱼早就被捞光了。

    “我说二丫,你可别不相信,我老李不吹牛,明天就让你看看我老李的厉害。”李颜宏眼睛一瞪。

    二春不以为然的挖他一眼,“好,那我就等着,打不到鱼,把你扔冰窟窿里喂鱼。”

    “你这孩子。”张老头训斥孙女,可语气里到没有责备,一脸的宠溺。

    “行,明天打不上鱼来,我老李当鱼饵。”李颜宏知道他在二春这丫头的眼里,那就是个大老粗,还是个有问题的人。

    此时他已经暗暗摩拳擦掌,明天非要让这丫头瞪大眼睛佩服他不可。

    二春知道再多说也没有用,这大老粗向来自以为是,便也不在搭理他,眼眸一闪,态度突然好了起来,“你不是去王寡妇那吃吗?咋回来了?”

    她可是看到李颜宏进屋的时候脸色不好,指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李颜宏这人向来没有脸色不好的时候。

    李颜宏找着借口,“旁人帮忙的没有去,我一个大老爷们在那影响也不好。”

    “噢,那怕啥,反正平时王寡妇又给你送吃的穿的,吃顿饭别人还以说啥。”二春故意把话咬的重重的。

    “二春,不许再胡闹。”张老头见小李被逼的不知所措,打断孙女的话,“你李叔说的对,旁人都没有去,只有他在那影响不好。”

    又转头去安慰李颜宏,“这丫头向来这样有口无心,说啥你别往心里去。”

    “老哥,你就放一百个心,我老李咋也不会和这丫头计较。”李颜宏说的可是心里话。

    二春在心里接话,嘴上说的好,私下里却动手动脚的,也不知道他咋就能还这样义正言辞的说出来。

    二春心里不服,嘴上就哼了出来。

    李颜宏就看过去,正对上二春不屑的眼神,李颜宏嘴一咧就笑了,就换来二春又狠狠的一瞪。

    张老头是沾酒就迷糊,坐在那半眯着眼睛,孙女一直针对小李,见小李也不往心里去,也就不在说什么,到底是多宠着自己的孙女一些。

    饭后,二春在外屋洗碗,听到有脚步声,猜到是李颜宏也没有抬头,低下头洗碗正好能看到李颜宏的脚,这人竟然又在她的身边停下来,这又是想干什么?

    二春把手里的抹布一摔,直起身子瞪过去,不待她开口,李颜宏已经说道,“你说的对,以后我还是和你王嫂子远着点,让村里人议论啥不好。”

    说完,人就回了西屋。

    二春看着他异样的举动,再细品他的话,最后给出一个结论,“有病。”

    不是有病是什么?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二春嘟囔着,继续洗碗,突然手停下来,难不成是王寡妇做了什么让李颜宏那个粗人发现了王寡妇的心思?

    除了这个,二春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能让李颜宏能突然这样做。

    五寡妇把李颜宏给吓到了,这还真是奇事,二春忍不住勾起唇角,只可惜不知道内幕,满足不了她的好奇心了。

    等到晚上躺到炕上的时候,二春不时的勾起唇角,她不喜欢王寡妇,看到王寡妇受挫折,自然是高兴,看以后王寡妇还怎么能天天往自己家里跑。

    这一夜注意了有人失眠,比如王寡妇,一个人流泪到深夜,更是把做了一半的棉鞋翻出来,拿起剪子下了几次手都没有舍得剪了,把鞋扔到地上,又是忍不住大哭一场,再想到送给李颜宏的棉鞋,李颜宏就没有穿过,脚上的一直是二春给做的那双,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难受。

    就这样放手,她是真的不甘心。

    她不相信除了她,村里还有谁会看得上李颜宏,她也后悔太过心急,一冲动就忍不住露了心声,不然等下去,在合适的时机,李颜宏一定不会拒绝自己。

    心里坚定了想法,隔日一大早,王云就又去了张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