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六十五章:哭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老头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嘴上连连应着,见孙枝来了,也没有和孙女再多说,把棉袄放到炕上,先抽起了旱烟。

    “老四媳妇,你过来有事?”张老头完全没有了刚刚那高兴的样子。

    孙枝坐到炕上,“大爷,还不是为了小萍过礼的事,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又过来的,给对方过礼要做两身衣服,在高福生家借到的布票只够做一件衣服的,还有一身没有着落。”

    “找我来又有啥用?我们家就一个将死的老头子和个不懂事的孩子,啥也帮不上,你还是到别处想办法吧。”张老头直接就回决。

    “大爷,小萍这孩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这个时候你要是不帮,还有谁能帮上忙。”孙枝心里憋着气,要不是为了女儿的婚事办的体面,她才不会到这里来低三下四的,不过是个老跑腿子和个名声坏的丫头,村里的人谁愿意和他们来往。

    想归想,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这老跑腿子每个月都有工资,四季还发衣服,冬天还有被褥,这条件别人家真没有。

    “小萍结婚,我这个当大爷爷的少不得随礼,每个月有工资,除了家里用的,咋也能拿出点礼金来,旁的也没法帮她。”张老头巴哒着旱烟,就是不松口。

    两人说话的时候,二春也挨着爷爷坐下,面上淡淡的,却也注意到四婶的眼睛不时的往那件新军用的棉袄上扫,冷翘起唇角,到是敢想,想来是主意又打到了这件新棉袄上了吧?

    现在这个年代,穿军装都让人羡慕,谁家有亲戚在部队的,都会要身旧的军装穿,那都代表着面子,何况此时炕上放着的还是一件新的军用棉袄。

    “大爷,今天我也厚着脸张回嘴,我看这件棉袄是新的,我用老四的旧棉袄跟你换一样,你看行不行?老四的棉袄也是去年新做的,这件新的就拿去过礼,也不用再准备裤子,李家那也不会挑礼。”孙枝脸有些发热,特别是对上二春那看过来的别有意味的眼神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四媳妇,这些你就不用想了,二春和李家的婚事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心里也清楚,要不是看在咱们是一家的份上,换个人家到我面前来这么说,我二话不说就把人骂出去。”张老头抽完了一袋的烟,手里的旱烟袋在炕沿上敲的直响,“铁柱的孩子是好,那也是和二春有过婚约的,这两人的婚事刚黄,你们家马上就和李家过礼,这不是帮着李家打二春的脸?打我的脸?找个好婆家不容易,这要不是关系小萍的一辈子,你能容下你们干这事?”

    张老头话的意思也很直白,他现在不动怒,不是看在他们家的面上,而是把张萍这个孙女当回事。

    孙枝脸色变了变,“大爷,你对小萍的好,我们咋能不知道呢,不然有了这样的事情,哪敢还上门来。当初小萍一直不同意,是我这个当妈的给应下的,这女人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就是小萍不嫁,李家还是找别人,铁柱那孩子老实,哪怕让大爷和二春埋怨我一辈子,我也认了,我也是个当母亲的,哪个当妈的能不为儿女着想呢。”

    说到最后,孙枝拿起衣角抹起泪来。

    “四婶,你也别多想,你们家和李家的婚事是你们两家的事,我和李铁柱的婚事不成也怨不到你们。”二春见四婶又哭上,知道爷爷会心软,就开了口,“一件棉袄到不是我爷舍不得,但是我和李铁柱毕竟有过订亲的事,这新棉袄一拿出去,不用问换成谁都看得出来那是我爷爷的,李家看了心里也会犯膈应,这结婚过礼原本就是件高兴的事,再让对方膈应,就不好了。四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老四媳妇,你回去吧。”张老头的脸也阴了阴。

    打和李家退了亲之后,在村里张老头遇到李德也像仇人一样,李家虽然退亲也是有正当的理由,可到底那也只是流言,村里人虽然不待见二春,不过背后讲究李家的也不少,这样李家心里也怨上的二春这边。

    两家人自然是两看相厌,都不待见对方。

    张老头的想法里,错的是李家,李家竟然还敢不待见自己家,心里哪能不生气,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心,又硬了下来。

    孙枝看着二春是又气又恨,眼看着就要到手的东西,就这样又没了,偏又不能发火,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无功而归。

    等人一走,二春还不忘记叮嘱爷爷,“我看四婶那边不会死心,爷还是把棉袄穿上吧。”

    等二爷真的动身过来,爷爷又把棉袄穿上了,就不相信他们还会要一个旧的,只怕他们自己都会觉得晦气。

    张老头马上就明白孙女的意思了,心里还有着对李家的气,大嗓门道,“就是当火烧,我也不会拿给李家,还真当我张跃进是好脾气,孙女就让他们随意欺负不成。”

    又担心孙女伤心,“你放心,爷和你贵书打过招呼,有好的第一个紧着你来。”

    难怪爷爷昨天会说有好事,原来是这个。

    二春心下暖暖的,一肚子不想嫁人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好,我知道。”

    到底不忍心让爷爷担心。

    等二春去忙着拿冻白菜的叶子喂兔子,二爷上门了。

    二春呆在外屋没有进去,隔着门也能听到二爷的话,无非还是苦穷,可爷爷的态度也强硬,嗓门格外的大,最后二爷爷走的时候脸色自然也是不好看,把门也摔的直响。

    李家那边也在为过礼的事情发愁,在农村男方给女方过礼,身价钱有三百三和二百二的,衣服要准备十二套,还有两双鞋,看着东西不多,可这年头家家就是生产队的工一个不落,到了秋天结算的时候,都还欠队上的钱,分的那点口粮一家人都吃不饱,哪里还有多余的去卖,能攒下钱的就是卖鸡蛋和卖年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