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六十四章:隐忧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颜宏说的和做的都很自然,说完就大步的出了屋,手把着门也没有松开,王云头重脚轻的跟在后面走出来,就见李颜宏又轻手的把门带上,在看着李颜宏给等在一旁的时候,王云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可是当亲眼看到这一幕之后,心还是狠狠的拧了一下。

    脸上的笔也挂不住了。

    “李家兄弟就是心细。”说出来的话,里面带着酸味,后知后觉她心下一惊。

    拿眼偷偷的扫了李颜宏一眼,好在他并没有多想,王云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却又忍不住的难受,是不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变成了这样?

    看着前面大步走着的挺拔身影,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哪怕她每日里都过来,与李颜宏一直走动,可是两个人的关系也没有走近过,如今却觉得对方离自己越发的远了。

    “李家兄弟,张大爷和没和你说过二春婚事的事情?她现在二十二,在公社这片来说可是大姑娘了,再这样拖个一年半载的,找的话就更难。”王云担心的说着,眼睛却一直细细的注意着李颜宏的反应。

    只是在身后看不到脸,到底也不知道这句试探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王云琢磨的时候,前面李颜宏已经大嗓门回道,“我看还是小丫头,在城里二十七八结婚也有,在部队里三十多没成家的也笔笔皆是。”

    这是不高兴她说的话?

    是因为心里有了张二春?

    王云觉得不是自己多想,她也不是个爱挑理的人,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不然一个人守寡这么些年,整日里被人指点,要真是那样多想的性子,哪里能高兴的活到现在。

    她也不是未经事的小姑娘,甚至比一般有男人的女人还看得明白一些,李颜宏今天的回答里明显带着不高兴,两个扒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干什么对方找婆家他会不高兴?

    这还不是说明他心里惦记上人家了吗?

    越往深里想,王云这心里就越难受,慢慢的也升起一团的怒火来,你李颜宏一个大老爷们,还是离过婚的,看上的竟然是未嫁过人的小姑娘,人家小姑娘平时都喊你一声叔,你咋就能敢动这样的心思?

    想着她这半年来的关心,李颜宏跟本没有在意,这不就是眼境高看不上她这个寡妇吗?

    李颜宏坐到了村口停着的牛车上,上面还有村里的两个人,李颜宏与他们不来往,所以也不认得是哪家的,他又是个有问题的人,两个人坐在牛车的前面也没有主动和他说话。

    怀满心事的王云,看到牛车旁,不好不作声,这都是过来帮忙的,牛车前面有人坐,就和李颜宏坐到了后面,要是往日这样安排王云心里会暗下高兴,今天却觉得格外的烦心。

    等牛车一动,在路上她直接忽视李颜宏,和前面的两个村民说话,王云是个爽朗的性子,又会说,一路上牛车上格外的热闹。

    坐在后面的李颜宏,紧抿着军大衣,缩成一团,半眯着眼睛打瞌睡,跟本没有在意被冷落,到是很惬意会在后面不被打扰。

    他这副样子让王云看了,那就是一把无名的火,只会让她心里的火阎更高,却没有消灭的办法,只能暗下受着。

    家里面二春等李颜宏他们一走,也没有急着起来,昨晚到底折腾了一番也没有睡好,她又迷糊了一会儿,隐隐听到院里有动静,还有家里外屋的门被打开,二春才睁开眼睛,精神了一下坐了起来。

    不用看是谁,外屋爷爷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春儿?在家吧?”

    “在家,还没起呢。”二春听到是爷爷,就扯开嘴角笑了。

    屋里也冷,把压在褥子下面的棉衣拿出来穿在身上,在褥子下面,棉衣还是温的,穿起来也不遭罪,在北方冬天的时候,家家都这样弄。

    穿好衣服叠了被子,二春下地之后,见爷爷还没有进屋,觉得有些奇怪,几步到了外屋,看到爷爷手里拿的东西,惊呼出声,欢喜的凑到前面去,蹲下身子细细的打量着。

    原来张老头弄了四只兔子回来,兔子就放在木头做的笼子里面,二春这一过来,里面的兔子下的挤在一起,警惕的看着二春。

    “你贵叔秋天在山上捉了一窝的兔子,他平时放羊也没有空喂,就让我拿回来给你杀了炖肉吃。”张老头见孙女喜欢,笑着在一旁解释。

    “爷,贵叔没空喂也可以杀了,你别哄骗我,这兔子到底咋来的?你要是不说也行,那我拿着兔子到老周屯找贵叔问问,我不信他不说实话。”二春的眼睛盯在免子身上,嘴上却全然不相信爷爷的话。

    现在是啥年代?

    他们这里是有山,也有野味,可打的人多,大山里又没有人敢进去,所以能打到的野味也越来越少,一年到头杀猪才能吃回吃,谁会舍得把一窝的兔子送人?在说看看这兔子,小兔子长的都和大兔子一样,养成了这么大,送人就更不可能了。

    张老头干笑两声,“你这丫头,就不能给爷留点面子,啥事说的那么透做啥?”

    掏出的旱烟袋张老头往里面塞叶子烟,“我看这兔子肥,你贵叔一个人也没人给做棉袄,我们俩就换了,咱们家也不差件棉袄,这么兔子可不好抓。”

    二春抽了抽嘴角,回过头怒瞪,“爷,肉可以不吃,反正这两天咱们家要杀猪,你咋能把棉袄换了,那你就穿着棉大衣回来的?”

    再打量一眼,爷爷身上的绿色军大衣可不是没有脱正穿着吗?

    二春有气无力的起身就进了东屋。

    张老头见孙女不高兴,跟进屋,“我这不是每年冬天都发一身棉衣,也不缺那一件,就是没有兔子,你贵叔开了口,白给我也得给。”

    “过日子哪能像你这样。”二春埋头从柜子里翻出一件新的棉衣,走过去堵气的塞到爷爷的手里,“给,这是最后一件,你再送人自己就没得穿。”

    孙枝进屋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眼睛盯着那件军绿色的棉袄上,眸子闪了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