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六十三章:谈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颜宏不以为意,“就是只耗子,要我说就是你们女孩子太娇气,当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的时候,这可是好东西。”

    “快别说了。”不用听下去,二春也知道他下面的话要说什么,胃就忍不住的一阵翻滚。

    李颜宏呵呵的大笑,也知趣的没有再说下去,拿着耗子直接从窗口扔出去,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只见前一刻还在他手里乱动的耗子,摔到地上之后就不动了。

    二春瞪大了眼睛,这样都行?

    明明她看着李颜宏只是轻轻一扔,没有想到竟然是那么大的力道,这耗子硬是让他给摔死了。

    “这炕有几天没扒了吧?等开春的时候得扒了看看,这有耗子从里面出来,炕里该被道了不少的洞。”李颜宏低身去翻褥子,四下里查看还有没有。

    他是好心。

    二春也知道。

    “你用拿过耗子的手到处摸,这还能睡人吗?”只是这人也太不讲卫生了。

    那耗子身上万一有传染病怎么办?

    李颜宏听了就把手往衣服上擦了擦,“我看就这一只,外面天冷,它也寻热地方猫着,晚上不能再有,明天白天我抽空合点泥把炕上的洞堵一下。”

    对于他的举动,二春已经不知道要再多说什么,翻了个白眼,“今天麻烦你了。”

    “呵,难得听你说声谢。”李颜宏咧嘴笑,“二丫头,我老李也不求你的谢,就是想让你心平气和的对我老李做个评价,你眼里的我老李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这人,就是这样。

    蹬鼻子上脸。

    端正的五官似刀削一样的有型,此时咪着眼睛看着你笑,到像个贪玩的孩子,与平时严肃的样子截然不同,只是那一口的粗话,完全把这副美好的画面给影响了。

    二春想到今晚他到底帮了自己,也没有再去针对他,“这还真不好说,有时粗心大意、性情浮躁,不过真正遇到大事的时候,又很有主意心也细,淡泊不追求名利,有时又像土匪。”

    说到最后,二春觉得对李颜宏这个人实在没有固定的评价,他这个人你只要了解下去,会看到他有很多面,往往那些坏的毛病,在他的面前却已经不是毛病,他总是能让人忽略他那些细小的毛病。

    李颜宏就坐在炕上,一只手摸着下巴,品着二春的话,抬起头时一脸的认真,“那看来在你眼里,我老李还是个好人。中,这样就行。”

    二春挑眉,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人开口,气氛也陷入沉寂,二春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会让人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又说不出来的别扭,还是在大黑天的,两人又在一个炕上。

    “这被褥脏了,你换一床。”李颜宏站起身,撩开帘子赤脚下了炕,“有事叫我。”

    李颜宏从门走出去,小北炕的窗户又开着,二春坐在小北炕上就能看到李颜宏去把死耗子捡起来,人出了屋,不多时就折回来,直接就着洗脸盆里的水洗了手,之后又换了手重新又洗了一次。

    等他忙完这些抬起头时,见二春还在看他,“要不我帮你把脏的被褥拿走?你也别沾手,就这么办。”

    说着,李颜宏就又进了屋,帮着二春把脏上的褥子卷起来,“还有没有换着铺的?”

    “放南炕就行,明天我在洗。”二春变向的回了话。

    李颜宏抱着褥子去了南炕,二春就把靠北墙叠着的另一床褥子拿过来铺上,又怕再有耗子,把四周都翻了个遍,虽然没有,可经了刚刚的事,心里还是说不上来的膈应。

    “睡吧。”李颜宏人已经到了外屋,对着窗户里的二春说了一句,才回了西屋。

    二春伸手把窗户带上,暗骂自己一句没出息,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刚刚也是情急之下才发生的事,李颜宏都当没有发生过,她还在这里矫情,到像心里有啥想法一样。

    二春躺到炕上,这次没有关灯,脑子里李颜宏抱着她关心她的那一幕,像走马关灯一样的不停的回放着,想甩都甩不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男人这样温柔的对待,才会让她觉得刚刚那一幕温馨。

    上辈子刘文青与她在一起,也是她追的刘文青,两人后来在一起,刘文青也秉着要有规矩的话,对她一直都是关心只在嘴上,跟本没有行动。

    上辈子二春不懂,以为刘文青是知识份子,所以才会有知识份子的傲气,直到后来才明白,哪里是什么傲气,是刘文青跟本就不喜欢她,之所以与她在一起,是因为那时初到农村,以为这辈子都回不去,又受不了农村的苦日子,爷爷又是唯一一个开工资的,家里在村里条件也算是好的,生活水平也高,才让刘文青选择了她。

    外面静悄悄的,身下热炕缓缓传来的热意,暖了身子也暖了心,二春打了个哈欠,原本没有睡意,经这么一闹,躺下没有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西屋里,李颜宏透过门缝,能看到外屋隐隐的灯光,不过却没有翻身的动静,笑着摇头,到底是个小丫头,这样就吓到了。

    又等了一会儿,李颜宏见再有动静,这才睡了。

    次日,二春是被吵醒的,耳边有王寡妇的声音,还有李颜宏低低的说话声,二春不快的睁开眼睛,只觉得刺眼,抬手一拉把灯光了,不过隔着帘子还能看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毕竟屋里都亮了。

    “李家兄弟,难得看你起的晚,要是身子不舒服,今天你先不用去。”王寡妇的声音永远那样清脆没有一点的疲惫。

    “没事,我老子是个闲不住的,干活没事,呆到是能呆出病来。”李颜宏的声音和平时不同,今天到是不大。

    二春翻了个身,难不成是真的病了?不然平时他的嗓门大的就差把房顶掀开了。

    “真没事?”外屋王寡妇的声音也透着不确定。

    “没事。”李颜宏声音又低了几分,“二春还没醒,别吵醒她,咱们走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