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六十章:夜谈(求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颜宏从家里出来,一个人就在村西头这边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看到张老头,面上一紧,不等他说,张老头已经又开了口。

    “我要去对面的村子吃饭,晚上不回来,家里你多照顾一下,二春那丫头嘴不好,可心不坏,说了啥难听的你也忍忍。”张老头就怕孙女又上来脾气给小李子脸色看。

    李颜宏听了才注意到人这是要往村外去的,“老哥啥时候回来的?”

    他在这村口两个多小时了,咋没有看到人?

    “刚进屋,放下东西这不就又出来了。”张老头抽着旱烟袋,望了眼漫天的大雪,“这雪只要开始下起来,就会一下十多天也不会放晴,好在家里的活也都干完了,一会儿你回去再多抱些柴放到外屋那堆着,雪越下越大,到时柴也不好抱。”

    “老哥放心吧,我这就去弄。”李颜宏现在就怕闲着,有活干到能让他忘记想旁的事情。

    张老头也没有再多说,就出了村口往西去。

    李颜宏一口气在肩头抗了四捆苞米杆子就往院里走,眼前是一片片鹅毛般的大雪,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到时能看到几抹和李颜宏一样的身影,身上抗着柴伙往院里走。

    这样的天,北方也就开始猫东了。

    李颜宏这样来回走了三趟,把外屋的苞米杆子堆的像个小山似的,这才歇下来,外屋的门就敞开着,他就蹲在门口往外望,虽然下着大雪,不过没有风,到也不觉得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听到身后有动静,李颜宏才回过头去。

    “二春…..”李颜宏叫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再说什么。

    难以启齿,他现在才知道是什么样子。

    二春没有搭理他,手上端着帘子,上面是一个个团好的菜团子,她把帘子放到灶台上就去掀锅盖,李颜宏见了就忙起身,“我帮你烧火。”

    二春也是不作声,全当没有听到,自顾的忙着,不过李颜宏去烧火,二春也没有拦着,锅里添了水又把摆好了菜团子的帘子直接放到锅里,盖上锅盖后二春扭身就进了屋。

    外屋只有李颜宏自己了,他到松了口气,傻傻的扯了个笑出来,虽然不搭理他,不过也没有拦着他不让干活,能这样李颜宏也就满足了。

    屋里二春带上门之后,才轻轻的把胸口里的气呼出来,虽然她面上冷漠不搭理李颜宏,可就那样让他看着,还是浑身紧绷着,也明白是因为上午在厢房里的事,才会让她见到李颜宏浑身都别扭。

    结果这个时候,爷爷还出门不回来,就是再刻意的去避着,也免不了两个人会碰面,二春也不是那矫情的人,知道李颜宏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从家里搬出去,那么碰面是少不了的,以后也要去习惯,所以早习惯和晚习惯都一样。

    “二春,烧两个开行吧?”外屋李颜宏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行了。”二春被吓了一跳,竟不知道她发了这么久的呆,又忍不住埋怨道,“你咋也是从城里来的,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说完就后悔了,李颜宏粗不粗鲁关她什么事,有前面的事摆着,她就该不搭理他才是。

    外屋李颜宏嘴角却咧又大了几分,“我老子活了大半辈子,这一时半会儿可改不掉,让我像那些知识分子一样文邹邹的,还不如拿枪直接毙了我。”

    看看,这就是给鼻子又上脸了,才跟他搭一句话,他就马上又活了起来。

    二春一抿嘴,也不搭话了。

    李颜宏在外屋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动静,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拿笤帚扫了地,把灶台口又用铁片挡上,这才回了西屋。

    他才把门带上,就听到对面东屋的门响了,这明显是躲着他,李颜宏看到这般,心里也说不出是个啥滋味,总之就是不好受。

    二春可没有管他怎么样,从碗架子里拿出盆和碗来,掀开锅把里面的菜团子捡到碗里两个,其他的都捡到盆里,端着碗进屋又对西屋喊了一句‘吃饭了’,便直接把东屋的门带上。

    反正家里就两人,二春也没有打算和李颜宏还有心情放桌子吃饭。

    纵然是这么想,可是等坐到小北炕上的时候,二春一边咬着菜团子,一边听着外屋的动静,她一个菜团子都快吃完了,东屋也没有动静。

    得,这人还来脾气了。

    二春一拧眉,爱吃不吃,不吃还省了呢。

    不过等二春把第二个菜团子吃完的时候,在西屋里纠结的李颜宏终于走了出来,他到了外屋并没有去看灶台上放着的菜团子,而是对着小北炕的窗户看。

    隔着塑料布模模糊糊的,二春还是心慌的一躲,她可不想让李颜宏误会她在注意他,然后就听到了李颜宏有些嘶哑的声音,“二丫头,我老李也是个爷们,做的事就要承担,白天的事….”

    见他又说这个,二春直接跳了起来,“姓李的,你住嘴,再让我听到你提这事,你就滚出我家去。”

    李颜宏这难办了,他想了半天,才下了决心过来说负责,可人家小姑娘跟本就想当那事没有发生过,算来算去还是他占了人家小姑娘的便宜,他一个大老爷们占个小姑娘的便宜,这心里怎么想怎么别扭。

    可在看看这丫头的火气,明显他在多说一句,就敢和他拼命的架势,但是不说吧,他这心里又过不去那道坎。

    屋里二春平了平火气,“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你以后别再提起,你也不用跟我说那些负责任的话,你离过婚的人,又大我那么多,就是负责娶我,占便宜的还不是你,你想的到美。”

    “在说你现在有啥?就是个老光棍,连自己活都难,还谈啥负责任,也不看看自己啥情形。”二春不想说这些埋汰他,也知道伤人,可这嘴就跟不是她自己的一样,直接像倒豆子一样都吐了出来,“我就是在村里的名声再不好,那也能找到个小伙,用不着找你这个老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