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五十三章:不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枝没有想到会被问,以前她来借东西,大爷可二话不说,看在以往养二春的份上,有一分力也得使出两分力来,所以孙枝才敢在女儿与李铁柱的事情定下来之后还这样大摇大摆的过来借东西。

    说是借,其实也是借了跟本就不会还回来。

    这已经是这十多年来一直不变的事情。

    今天张老头这么一问,孙枝心下有不好的预感,“这不是小萍的事要定下来,得给男方做两身衣服,家里的布都不够用,想着大爷这边还有些,就过来看看。”

    孙枝是知道亲事的事情满不住,想了想也没有瞒着,就透了几分出来,一边注意着对方的神色,可是对方低着头在那抽烟,跟本看不到他什么神色。

    “家里的布票是留着给二春过礼用的,也没有多少,你到旁人家看看吧。”张老头到没有问张萍定的是谁,语气也平淡。

    “二春过礼?找到人家了?”孙枝惊呀,这不是才和李铁柱的婚事黄了吗?

    “现在没找,将来也会找,到时像你们家一样现去借布票,时间也不够。”张老头巴哒了口烟,才略抬起头来,面色冷沉,“小萍定的是哪个人家?以前咋没有听到动静?”

    孙枝被问的只觉得嘴有千斤的重,“不就是李家吗?原本这门亲事我们家是不打算同意的,哪有妹妹不嫁又姐姐嫁的,可那次救火的事,铁柱抱着小萍,村里都传开了,现在就是不想嫁也不行了。”

    孙枝说的一脸的无奈,“当初听到李家来退亲,我心里这个气啊,二春也是我养大的,那和从我身上掉下来没有啥区别,当天晚上我就想着去找李家问问,后来听树学回来说是二春同意退的亲,既然是咱们家主动退的亲,我再去闹还不是让人笑话二春,只能忍下这口气。”

    在小北炕收拾东西的二春,听到这话忍不住的撇嘴,一张嘴都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上辈子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被那样的一家人耍的像傻子一样。

    “是二春同意退的,那样不守信用的人家,我们家也看不上。”张老头把拿旱烟袋在炕沿边上磕打了一下,把里面的烟灰磕打出来,才继续道,“老四家的,要是小萍定的是旁人家,这布票你们就拿去用,还借啥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可你刚刚也说了,妹妹不嫁姐姐家,姐姐再用妹妹攒下来的布票给男方做衣服,这算咋回事?”

    孙枝万没有料到自己借近乎的一句话,会被用来反驳自己,张了半响的嘴,才强挤出一抹笑来,“大爷说的可不正是这个理,只是村里家家什么情况大爷也知道,说起来也就大爷家条件还不错,能拿出点布票来,不然就是把咱们队上的人家都借了,也借不到啊。”

    “高福生家应该有,你去他家借借看。”张老头给她指出了一条路来。

    孙枝一脸的不甘,却也没有办法,知道在说下去非得撕破脸,连敷衍都不弄了,笑着道了别走了,二春这才去了爷爷的身边,竖起了一只大拇指。

    高福生是个杀猪的,哪家有杀猪的,都会给刀口钱,一头猪的刀口钱就是十块钱,有些人家没有钱,就拿些东西以物低钱,只是要打些折来,所以说虽然村里上看着高福生家里穷,又有四五个孩子等着吃饭,可像布票米票这些东西真不少,这也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

    “爷,平时看不出来,原来啥事你心里都有数。”二春真的是挺惊呀的。

    以前遇到什么事,按爷爷的脾气,会直接骂出来,甚至动手赶人,像现在这样还真是头一次。

    “傻孩子,如果今天我把你四婶给骂出去,村里就得传咱们家是眼红他们和李家定亲,让村里人看不起你,爷哪里会那样做,就是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也不能让他们得了意。”

    二春的眼睛又亮了亮,张老头见笑了,“行了,天也不早了,把布票和棉花票拿出来,我也去供销社,赶天黑得回来。”

    “给,路上小心点,可不许遇到熟人去喝酒,早点回来。”二春早就把布票和钱准备出来,用小花布包着,塞到爷爷的手里,“晚上我弄菜团子,给你烫好酒,回来晚了,我就把酒收起来。”

    供销社离家十多里地,走着去也得近两个小时,来回就是四个小时,张老头有时遇到熟悉的人,总会到人家吃酒,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听到孙女这么说,不好意思的干笑的应下,这才拿着东西走了,临走时还和西屋的李颜宏打了声招呼。

    爷爷一走,二春也没有闲着,先把苞米面加了一碗的白面和在一起放在热炕上发了起来,又把大白菜拿回来一颗,剁碎了放在热水里炒了一下攥出来,只等着晚上包菜团子的时候拌馅子就行。

    这些忙完了,也不过一个多小时,二春看了一下家里的摆钟,才九点多,又拿着抹布收拾屋子,其实也没有什么擦灰的地方,家里就两口柜,和一面大镜子,屋地也是土的,扫的时候撒些水在上面,这样也不会起灰。

    西屋里李颜宏在炕上翻过来翻过去的,最后坐了起来,从小到大,加在一起也不如到农村这半年来躺的时候多,大白天的没事做让他躺着,他哪里躺得住,何况耳边时的传来东屋的动静,听得出来二春脚步的轻快,心情一定很好,李颜宏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么了,就像有只小猫在挠,就是安静不下来。

    “咣当”一声,外屋的门响了。

    李颜宏立马来了精神,穿了鞋下了炕,几个大步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去,却站在门口听了起来。

    “二春….”是李铁柱的声音。

    “你咋来了?”二春的声音有些惊呀,后又是不高兴,“铁柱,咱们俩的亲事没了,你又和我大姐要过礼了,你过来算咋回事?让人看到了怎么说?趁人没有看到你快走吧,别让人误会了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