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五十一章:干扰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听到有人进来,结果就没了动静,她回头去看,就见李颜宏正盯着自己看,二春心一怒,这大老粗盯着她看干什么?而手里又拿着洗衣盆,二春耳朵一热,难不成是在想那天的事情?

    二春狠狠的瞪过去,“看啥?”

    “我看你天天洗澡也不闲麻烦。”李颜宏被撞破盯着对方看,也没有觉得抹不开脸,还大言不惭的直说。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二春懒得搭理他,回过头去继续干自己的活。

    李颜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想和眼前的丫头说几句话,哪怕听到她骂自己几句,这心里也舒服,果然被二春一骂,这心里就瞬间舒服了,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想到这些,李颜宏就直接说了出来,“二丫头,你说我老李听你骂我,这心里咋还高兴呢?”

    二春干活的手一顿,然后回过头瞪着李颜宏,上下打量着李颜宏,见他认真的看着自己,还点点头,不是在说假,二春不急多想,骂了一句“脑子有病”,就又扭回头去。

    心跳却莫名的跳的快了起来。

    要不是看李颜宏脸上一副认真又没有旁的表情,二春觉得听了他的话,自己一定会多想,觉得这人是意有所指,可是看看他那大咧咧的样子,跟本就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会让人多想。

    “嘿,我老李可不就是有病了吗?不然咋一天不听你骂我,这就浑身都不舒服呢,就像犯了酒瘾一样。”李颜宏大着嗓门笑着去洗脸,说的是一点也不客气。

    二春没搭理他,就听李颜宏又道,“二丫头,那天你唱的是啥歌,怪好听的,我老李没啥喜好,就喜欢听歌,啥时候你再唱首。”

    “后来全中国解放了,在部队的时候也轻松,有时就会有文工团的到部队里来演出,我看还不如你唱的好听。”

    “要是我老子还能有回去的一天,你入伍进文工团咋样?我老李的眼光差不了,保证差不了。”

    李颜宏自顾的说着,二春不搭理他他也不在意,自己说的起劲,二春端着洗衣盆就进了屋,李颜宏拿着毛巾擦脸,还想再说听到开门声,回头就见王寡妇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颜宏显然有些惊呀,“这么晚妹子还过来,可是出了啥事?”

    “没啥事,这两天也没空过来,就过来看看。”王寡妇笑了笑。

    今天中午下了场雪,只觉得半天的功夫,冬天就来了,王寡妇穿了一件碎花的棉袄,下身是条藏青色的裤子,整个人看着胖了很大一圈,显得有些臃肿,不过到底还年轻,保养的也算不错,一双大眼睛不说话看着你时,配上一条搭在肩前的辫子,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啊。”李颜宏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

    在部队里呆了那么些年,或者说在李颜宏的这三十二年的人生里,只有这半年和女人接触的机会多,就是没有下放到村里来的时候,他结婚也多是呆在部队,很少回家,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和女人接触。

    王寡妇了解他的性子,也没有挑理,“这几天天冷,我把我家那口子的旧棉裤翻出来改了一下,兄弟拿着换洗穿吧。”

    王寡妇这么一说,李颜宏才注意到她手里还拿着个布包,“这咋行。”

    “就拿着吧,又不是外人,你看你又客套上。”王寡妇直接把布包塞进李颜宏的手里,压低声音,“李家和张树学家通了气,这两天就过礼,二春那边咋样了?”

    “张萍?”李颜宏听了王寡妇的话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是哪个来。

    来村里半年,李颜宏都是被批评的那个,除了上工,平时都呆在家里,从来都不出去,所以村里的人还没有认清。

    王寡妇点头,“你们这两天去山上,也不知道村里的事,这两天你们也盯着点二春,别让她闹出啥来。”

    “好。”李颜宏应了一声。

    王寡妇一看他就是心不在焉的应下,跟本没有上心,脸上的笑了有些淡,不过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棉裤,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些,“那没啥事我也先回去了,天也不早了。”

    “好。”李颜宏把人送出门,又道了谢,“王家妹子,我老李谢你了。”

    王寡妇说了一声客气了,笑着的脸直接转身往外走,才落了下来,以前还好些,这阵子明显李颜宏对她比以前要客套,让她有种无力的感觉。

    李颜宏来村里的时候,王云见村里人都指着他议论,他不但没有东躲西藏像见不得人一样,还大声的顶回去,从来不怕会被批评,这样顶山立地什么也不怕,王云见过的男人从来没有这样过的,让她不知不觉的目光就落到了李颜宏的身上。

    哪怕就是那样,王云也没有觉得自己是喜欢李颜宏,直到村里传出李颜宏和张二春在山上抱在一起滚了,王云坐立不安,忍不住上门来想探求一下真假,哪怕知道是村里人在乱瞎,心里还是不踏实。

    直到这时,王云才发现自己对李颜宏的感觉,从开始的只是欣赏他天不怕地不怕的真性子,不同与村里的那些胆小怕事的老爷们,到慢慢接触多了,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到心里来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听到张二春和李铁柱婚事黄了的时候,王寡妇担心的却是住在张家的李颜宏,孤男寡女的,万一真有个什么事情又怎么办?

    屋里面二春把洗衣盆端进屋里,听到王寡妇进来也没有打算出去,见李颜宏进了屋坐到南炕上,屋里就单独两个人,二春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浑身说不出来的别扭,南炕上坐着的李颜宏也是身子僵硬,他是想趁着吃饭前这空档把李铁柱和张萍的事说一下,不过等一进屋,单独面对二春,这嘴就怎么也张不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屋子里明明坐着两个人,却出奇的安静,哪怕二春坐在小北炕上,身子被帘子挡住,只有两条腿挡在炕边上,不能看到南炕上坐着的李颜宏,二春也不敢动一下,总觉得他似在盯着这边看一样。

    大洗衣盆里的热水冒出来的热气,让屋里也暖了起来,给屋里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李颜宏的脑子也热了起来,他咽了口唾沫,扭了扭身子往炕里移了移,他*娘的,今天这也不知道是咋了,怎么觉得自己像个娘*们一样矫情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