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四十六章:骂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香见自己关心儿子,儿子却只在乎张二春,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平时她就一直忍着,现在自家的男人都把婚退了,她也不忍了。

    “铁柱,现在你去打听一下,村里谁不知道张二春和住在他们家的李颜宏在山上滚了?你还问怎咋回事?那样不知廉耻的女人,咱们家可不能要。”王香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儿子,话语更是咄咄逼问,“妈也知道你心里在意张二春,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你爸把婚也退了,张家那边指定在心里恨上咱们家,我告诉你,不管你以前心里咋想的,现在都给我打住,离着张二春远点,等这几天消停一下,我就拖人再给你说门亲事。”

    李铁柱急红了眼,知道和母亲说没有用,只能看向坐在炕头抽烟的父子亲,“爸….”

    可是他的哀求并没有让抵头抽烟的李德抬起头来,也没有回应他。

    “亲事也是你爸退的,你现在求你爸也没有用,咱们也算仁义尽致,是张二春自己不知道珍惜,这几天你也不用出家门,好好的在家里给我呆着,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去张家,看我怎么收拾你。”王香也撂了狠话。

    李铁柱从小到家就听话,性子又憨厚,此时见父母这般坚决的态度,又听说亲事退了,只觉得心里苦涩难咽,也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又不能反驳父母,像打蔫的茄子一般进了里屋。

    王香先前还气冲冲的,等儿子一进里屋,整个人也像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了一般,愣愣的坐在了炕上,她不怕别的,就怕这傻儿子一根筋的做出点啥事来,她们夫妻就这么一个孩子,虽然家里穷,可那也是捧在手蕊里疼的。

    当年张老头退伍回来,名声响又有工资,家里只有祖孙二人,谁不想巴着这样的亲事,那时候张二春也见谁都不低头不敢说话,谁能想到长大后人就变成了这样。

    “铺被睡吧。”良久,李德磕了磕手里的烟袋,开了口。

    王香这才打起来铺被,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只是一直到躺下,也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这心也七上八下的。

    里屋的炕上,李铁柱就一直傻傻的坐着,满脑子都是二春那甜甜的笑和两个小酒锅,然后又变成满是恨意的眼神瞪着他,想着小时候二春被村里孩子推到小河里,他把她拉出来,她趴在他怀里哭的瘦弱身子,一个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一个是像木头一样不被孩子喜欢的他,两个小孩子就这样玩到了一起。

    后来张爷爷回来了,他和二春订婚,他那时时候隐隐已经明白,将来二春就是自己的媳妇,就像父亲和母亲那样,他和二春要在一起过日子,在一起生活,他想到了就高兴。

    后来二春变了,讨厌他,再然后二春差点淹死,二春又对他好了,他总算盼着二春多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料到最后是自己的家人把婚事退了。

    李铁柱从小到大没有想过要什么东西,一直是听父母的话和安排,直到这一刻,他突然恨起自己这样的性格,连自己的婚事都做不了主。

    这一晚李铁柱一直坐到天亮也没有睡,张家那边同样有些人也是个无眠的夜。

    夜深了,二春听到南炕还有动静,撩开帘子看到黑暗中那一会暗一会红的火点,“爷,早点睡吧。”

    爷爷向来觉大,今天晚上失眠定是因为退亲的事。

    “你也睡吧,我马上就睡。”黑暗里,张老头的声音透着一抹的沧桑。

    “爷,过阵子不是有知青要下到咱们村里来吗?那些可是大学生又是城里人,要是有单身的,我给你找个知青当孙女婿咋样?”二春也是宽慰爷爷。

    黑暗里二春先听到了爷爷的笑声,“你这孩子,城里人又是大学习,哪里会看上咱们农村人,睡吧,爷爷经过那么多的大风大浪,心里啥都明白,不用你在那里瞎合计。”

    知道孙女是担心自己,张老头再想着自己都不如孙女,也不敢再表露出来,可到底心有不甘啊。

    二春知道爷爷听了进去,就放下心来,“那可不一定,你孙女这么好,咋就配不上他们。”

    放下帘子,二春还能听到爷爷的笑声,还有说的好字。

    二春笑了笑,随后笑意才退下去。

    至于是谁看到她和李颜宏滚到一起的事已要不重要,现在这事在村里传开,亲事也退了,其实和上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同,上辈子也是因为她被李颜宏从水里抱出来被村里议论,这辈子仍旧是和李颜宏的流言没了亲事。

    或许是因为她和李铁柱没有缘分吧。

    重生回来之后,她努力了这么多,终是与李铁柱没有走到一起,二春也不觉得遗憾,现在躺下来细想想,有那样不喜欢自己的婆婆,和有些势力的公公,李铁柱又是那样的性子,真嫁过去日子也不会好过。

    她一直想嫁给李铁柱,也终是因为上辈子的遗憾,和那样悲惨的生活,让她遇到李铁柱这样老实本厚的男人就不想放手,心里其实也不过是怕再走上辈子那样悲惨的走。

    不过既然她现在什么都看得开,只要不被虚荣迷了眼,相信一定不会再遇到像刘文青那样的人。

    辗转反侧,二春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在西屋那边,李颜宏听到东屋没有了说话的动静,这才闭上眼睛,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习惯了晚上躺下之后听东屋的动静,自己都没有发觉,只是今天的事,李颜宏却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明明很愤怒,可心底却有一抹他自己说都不出来的轻松。

    原本这事就是因为他才让二春被退亲,他却觉得轻松,这是不该有的感觉,李颜宏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李颜宏又是那大咧咧的性子,有想不开的事情也不会去深想,更不会让自己为这个而费脑子,赶走脑子里的想法,伴着寂静的夜深深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大早,早饭刚端上桌子,来到张家的第一个人却是王寡妇。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