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四十四章:解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德见人总算是回来了,也顾不上计较等了一个多小时,就迎了上去,可是抬头看到李颜宏也坐在牛车上,到嘴边的话就让他又咽了下去。

    “李德,有事吧?”张老头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

    只是平日里他不爱动脑去想。

    李德点了点头,“也不急,先把东西搬到院里在说。”

    张老头点点头,也没有多问,有了李德帮忙,二春就直接去开了门锁进了屋,先洗了手,接着就是做饭,晚上很简单,早上走的时候在锅里就架起木头煮的苞米茬子,这在锅里闷了一天,只要再架上木头烧开锅也就熟了,至于菜,二春想着今天回来的早,就拿了棵白菜回来,打算炒白菜和土豆片。

    她也不是傻子,进院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李德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然后又往李颜宏的身上看,这样的举动代表着了什么,二春不敢去深想,那天和王寡妇吵架之后,王寡妇这几天没有过来,她是不怕得德王寡妇,可就怕她会在外面乱说。

    心不在焉的打菜切好,又看了看东锅里煮的苞米茬子还欠点火,二春又去外面抱了点木头绊子回来架上,这才进屋里炒菜。

    饭菜做好又把西锅里添水烧上,二春才放桌子收拾碗筷,再把自己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其实二春干活的时候很小心,这个时候山上又下雪,衣服也不脏,只是打重生回来之后,二春越发的洁癖,只要在外面干一天活回来,第二天这身衣服怎么也上不了身,就是晚上不擦身子都觉得躺不下。

    今天李德过来,张老头也没有先去还牛车,反正明天还要用,就直接拉到了院子里放下,听着人都进了屋,二春也没有出去,抬头见爷爷带着李德走了进来。

    “叔,还没有吃饭吧?”二春打着招呼。

    李德笑道,“吃过了,你婶子在家也没有啥事,家里饭吃的早。”

    说着间就坐到炕上,“二春啊,我到是想吃口萝卜,你家有吧?去给叔切一块。”

    这是要支走自己?

    二春看破没有挑破,“行,那叔等会,我去厢房去拿。”

    等二春出去之后,李德也不得不露出满意的目光,有眼力见,多好的孩子,心下却又忍不住惋惜,屋里没有外人,李德才扭身面向炕梢坐着的张老头,“叔,你也看出来了,我今天要说的是二春的事。”

    张老头抽着旱烟袋,头也不抬的看着地面,听到李德的话只淡淡的嗯了一声,李德就继续道,“白天听了些流言,现在暗下村里怕是都传开了,这事谁都不会当着叔的面说,但是事关二春,我只能厚着脸皮来问问。”

    张老不作声。

    李德知道是默认让他说下去,他有些胖的脸这才浓色的把听到的事说了,话音一落,一直反应平静的张老头,就骂了一句‘滚蛋’,就差把手里的烟袋给扔到地上去发火。

    “这是谁看到的?睁眼说瞎话,昨天儿个我们一起去的山上,二丫头那是从山上滚下来,小李拉她没拉住两人一起滚下来的,这是要干啥?颠倒黑白,你告诉我是谁看到的,我现在就找他家去。”张老头说话的时候恨不得跳起来。

    李德听了这样的话心是放下了,但是却还是一脸的担忧,“这样的流言传出来,谁会站出来承认,哎,你说二春的命咋就这么苦,好好的总是出这样的意外。”

    张老头熄下怒火,回过头看李德,“你这是啥意思?也不用绕来绕去的,你有话直说。”

    张老头那也是在外面混过的,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来李德话里的意有所指。

    李德一脸的尴尬,“叔,你知道我这样说你不高兴,我这也是没有办法,铁柱妈知道这事之后就一直闹,我是喜欢二春这丫头,可是眼下这么个情况,二春嫁过去和铁柱妈处不好,家里也会整日鸡飞狗跳的,我看要不这事就算了吧。”

    张老头不说话,怒气的瞪着李德,那眼神似要吃人一般,在战场上打过仗杀过人的,此时浑身也透出杀气来。

    外屋里,李颜宏虽然在洗脸,可是也一直侧耳听着西屋里的动静,他也不是个好奇的人,但是在外面搬树枝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李德的目光不时的打量过来,所以进了屋之后,李颜宏才留了个心眼。

    结果一听到是这个,而李德的来意竟然是为了退婚,李颜宏也忘记了擦脸,任由着水从脸上滴到衣服上,他更是要大步的进屋去,被原本说出去取萝卜却站在外屋偷听的二春给拦住。

    二春什么也没有说,只紧紧的盯着李颜宏看了一眼,李颜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战场上连敌人都没有怕过的,就被二春这一个眼神给钉在了原地,二春制止住李颜宏,深吸一口气,大步的推开门进了屋。

    随后将门一带,把李颜宏隔在外面。

    这事原本就因为与李颜宏才产生误会,按李颜宏的脾气,这个时候放他进来,他只会把事情闹的更糟糕。

    二春突然进来,让屋里的人也是一惊,李德脸上闪过尴尬之色,不敢迎上二春的目光,张老头则是一脸心疼的看着孙女。

    “李叔,既然这样,那就退亲吧。”二春是相中李铁柱,觉得他是个过日子的好手,可是却不能让别人践踏爷爷的尊严,这一刻若是自己不站出来,以爷爷疼爱自己的性子,一定会求李德,这是二春不想看到的。

    二春面色坚定,没有一点被退亲的伤心,“李叔,人都说清者自清,我也相信这句话,日久见人心,人心什么样日子久了也会看得清楚。这件婚事就算了,买卖不成人义在,李叔能现在过来把话说清楚,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好挑理的。”

    平淡又没有波动的话,二春虽然一身秋衣秋裤的站在那,加上她有些乱的不整齐的头发,可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像一抹幽兰,山谷里有在多的奇花异草,等你步入进去的时候,在万花丛中,却能第一个就注意到它,被它吸引。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