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四十一章:你胖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三个人回到村里,天早就大黑了,一牛车的绊子的树枝,张老头和李颜宏往院里搬,就堆在靠鸡舍的旁边,这样冬天烧起来的时候也好拿,二春则回到家先做饭,又用西屋的锅弄了温水,拿着糠去后院喂猪。

    家里的猪长的不大,二春想着这天也冷了,等到下雪就把这猪杀了,这么小的猪也不用交任务猪,留下来也够自己家吃半年的,肥肉也可以用来靠猪油。

    提着泔水桶回了屋,二春见锅里的水开了,掏出来放到大洗衣盆里,一些给爷爷他洗脸,剩下的自己擦身子。

    现在家家也没有什么精米,都是吃粗粮,二春早上走的时候就把高粱米和小米子泡上了,晚上捞的饭,做的白菜炖土豆,放上帘子,再把从热水里煮的半熟捞出来的二米饭放到帘子上,盖上锅盖蒸,菜好了饭也跟着熟了。

    趁着烧火的空挡,二春用洗脸盆从洗衣盆里弄出半盆水来,这才把洗衣盆端到东屋去,放到北墙那里,等吃完饭正好水也不烫了,擦身子正好。

    上辈子二春在村里是个赖的,到了城里之后被生活逼的不会干活也会干了,又要麻利的用最少的时候干最多的活,她总是能在一个时间内安排好几个活也不耽误这几个活。

    等二春把炕桌放好收拾了碗筷,那边李颜宏也进屋了,二春扫了一眼,见爷爷没有进来,一旁的李颜宏已经开口解释道,“你爷还牛车去了。”

    牛是队上的,家里又看着,到不用借,牛车却是队上的,总要还回去。

    二春淡淡的嗯了一声,结果见李颜宏还盯着自己看,心里一恼,二春扭头瞪过去,“看啥?”

    “没啥。”李颜宏到不觉得啥,“你这丫头看不出来挺胖啊。”

    胖?是怎么知道的?

    还不是上午在山上滚下来的时候抱在一起他摸出来的。

    二春的脸慢慢涨红,恨恨的瞪着李颜宏,李颜宏也察觉说错了话,“我这也没旁的意思,胖点好,健康。”

    李颜宏是真没有旁的意思,平日里看这丫头穿的衣服又胖又大,只当她是太瘦衣服撑不起来,今天抱着人往山下滚的时候,这才发觉看错了,身上的肉一把都掐不透。

    身上的肉多,可看着脸就不胖,还有些娇弱的样子,这就是老人说的偷着胖吧?

    其实李颜宏也喜欢女人胖点,晚上躺在炕上搂着媳妇,谁不喜欢搂个胖的,搂着也舒服,只是她前妻却一直喊着减什么肥,李颜宏记得他当时听到还发了脾气。

    当年抗战那么苦,都吃不上饭,这才过几天好日子,竟然还学那些资本家减上肥了。

    李颜宏这话才一落,二春忍了半响,才憋出两个字来,“流*氓”。

    说完也不搭理身后的李颜宏,开锅往屋里端饭菜。

    李颜宏就不干了,“哎,我说二丫头,我老李说你胖,咋就成流*氓了?你平时怎么说我老李,我老李都不在乎,可说流*氓不行,我老李那可是个军人。”

    “军人会因为作风问题到这来?”二春头也没有回的顶他一句,“得得得,你别在这我和争辩,你说你不流*氓,那你说你咋知道我胖的?你是看到了还是摸到了?”

    话说到这份上,二春也顾不上害臊了,她就不相信李颜宏敢说看过摸过,他要是敢说,自己手里现在拿着的勺子就敢扔到他脑袋上去。

    李颜宏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他是看过也摸过,但这让他咋承认,承认了不就是变向的应下自己是流*氓吗?可这要说不,那又是咋知道这丫头胖的?

    这一刻,李颜宏那向来有些鬼主意的脑子也不好使了,知道自己是被这丫头给绕进去了,“我老李也不和你一个小丫头计较。”

    算你知趣。

    二春哼了哼,手抹布垫着饭盆,端起身转身进了屋。

    等进了屋把饭盆放到炕上,二春还觉得自己的耳朵滚汤滚汤的,好在自己活了两辈子,心里上来说早就不是个小姑娘,而是个老娘们了,所以才敢不矜持的说出这样的话,让李颜宏哑口无言。

    张老头回来的也快,西屋里李颜宏听到人回来了,才从西屋出来,坐到炕上吃饭,二春也很饿,中午只垫了点干粮,可是看到二米饭,还是吃不下去,上辈子活到最后那些年虽然苦,可是能天天吃到大米和白面,现在又回过头吃高粱米和小米子,二春觉得刮得自己嗓子都疼,但想着爷爷那点东西要存下来为日后做打算,二春又打起了精神,强吃了一碗米才放下筷子。

    李颜宏到是不挑,什么都行,再说这普通的饭菜二丫头手艺好,做的比别人也好吃。

    张老头也不在乎,可看着孙女就心疼,“春儿啊,家里有阵子没有吃细粮了,明天得了空去供销社买点白面回来。”

    “不用,这个行,咱们家这还是有粮吃,别人家就是粮食都没得吃,还吃啥细粮。”二春教育起爷爷来,“这两个月你开的工资加在一起有七十块钱,去了给你买酒的,还有五十块钱,这指不定啥时候家里就要用到钱,哪能一点也不存都花了。还有一个月十多斤的酒,喝酒到没事,可酒喝多了也伤身子,你得少喝点了,以后一个月就给你打五斤的酒。”

    这口气完全不是商量,而是作主。

    “五斤都不够塞牙缝的,十斤,就十斤。”张老头一听说酒又要被砍,就不同意,还拉着李颜宏给自己助阵,“小李你给评评理,十斤酒不多吧?我这都黄土埋到脖的老头子,再不喝点酒,我还有啥盼头。”

    二春抬眼就瞪向李颜宏,那眼神似在警告,你敢帮着说一句试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