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四十四章:寻问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小会早就对二春信服,听了她的话,到也没有先前那样的激动,不过到底是小姑娘,脸上的害羞却没有退下去。

    二春看了心下叹气,按田小会现在这副样子,没有见到人就这样,要真见到了人还不是和上辈子一样?

    扯着手里纳鞋底的线,二春照实道,“别的公社早就有知青,我还听说有很多人相中了知青和知青好上的,我看那就是想不开,知青是城里人,将来早晚是要回城里的,咱们农村人没有文化,就是知青能带人回城里,到城里没有工作,还不如在农村过的好,又要被城里的婆婆看不起,城里的生活能迷人眼,在村里不觉啥,可等回城里,城里的姑娘和农村姑娘一比,谁还会看得上农村的姑娘。”

    田小会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听说城里现在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安排他们,才会让他们直乡来支教,这样一来还能让他们回城里吗?”

    这到是现在所有人的想法,以为知青下来就不会再回去。

    二春也是重活一世,才会看得明白,到也没有觉得不耐烦,就解释道,“落叶归根,人到底是城里的,哪有一辈子不回去的,现在国家的政策几年一变,人家有文化是大学生,父母又都在城里,没机会也会找机会调回去,谁会愿意在咱们乡下干巴巴的过一辈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说人家有城里上班的姑娘不要,要农村没有见识又没有工作的,这咋可能呢?”二春变向的把轻重都说了出来,只希望这番话对田小会能有用。

    田小会低下头不作声,二春也不多说,反正这事别人怎么说都没有用,面对诱惑的时候,谁能真的控制住自己呢。

    二春把轻重也都说了,若是田小会仍旧是走老路,二春也没有办法,只怕到时她劝她拦着,在田小会的眼里也成了恶人。

    外屋里李颜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原本他从来没有这个习惯,眼下竟是一边扒着饭菜一边侧耳听着屋里二春和田家丫头说话,最后听到二春说出来的那些,满意的连连点头,一个农村里长大的丫头,村里都没有出过,有这样的见识可真不错。

    那些下乡的知青李颜宏也听说过,对他们的印象也不怎么好,说是大学生,可是到了农村就摆着一副城里来的面孔,鼻子恨不得长到头顶上去,都是一些半大的孩子,在他的眼里那可是毛都没有长齐呢。

    把碗筷洗了出了屋,李颜宏眼皮一耷,爱搭不理的赶李铁柱,“我来弄吧。”

    李铁柱憨憨的笑道,“李叔,我帮着弄就行,你歇会。”

    “一大早上歇啥歇,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客套没有错,那也得看看啥时候该客套,该不该客套。”李颜宏脸一撸,开始不高兴的赶人。

    李铁柱脸涨得红红的,也听话,更是没敢多说就站起来给李颜宏让位置,李颜宏就接过草料往闸刀上递,张老头在一旁按闸刀,到是没多说什么,在他的眼里这也不算是什么事。

    屋里炕上,田小会瞥嘴,“这李颜宏也太欺负人。”

    二春却觉得是李铁柱太好欺负,咋就不能说句话顶出来,那天看着他安慰堂姐可是很会说的,这个时候到是没能耐了。

    似感觉到屋里看来的神线,李铁柱抬起头往东屋看,对上二春的目光,就傻呵呵的扯开嘴笑,然后就跃过李颜宏进了屋,李颜宏眼角扫到这一幕,心下哼了哼,就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冲着别的来的,偏还在这里装着帮干活,看着傻理傻气的,一点也不老实。

    李铁柱进了东屋,站在门口那看着二春抓头,“这鞋快做完了。”

    田小会见他这副样子,就在旁抿嘴偷着笑。

    村里谁不知道李铁柱见到二春脸就红。

    “嗯,快做完了。”二春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没事找话说。

    却哪里知道李铁柱这是误会了,李铁柱昨天看到二春做了一双男鞋,样子也年轻人穿的,就以为是给他做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欢喜,这一大早就又过来了,至于李颜宏那样的态度,李铁柱是跟本没有上过心,在村里李颜宏对谁态度好过。

    “你家现在没活了?”二春见自己不开口,李铁柱就傻站着,心下叹了口气,把身子往炕里移了移,“坐吧。”

    李铁柱憨笑的听话坐下,“眼看着下雪,我爸说这几天去山上捡此木头留着冬天烧炉子,你家冬天的木头还没有捡吧?等我家的捡完了,我再把你家的也捡了。”

    “一冬天要烧,那么多你哪能捡得完,你捡自己家的就行。”二春到不担心这个,“上次不是着了场大火吗?有没有烧透的木头,这几天我和我爷用牛车拉两趟就行了。你在见到我大姐没?昨天我爷去把四叔给带回家,今天我也没有空过去看看。”

    “早上在村里遇到过,我看着人挺精神,没啥事。”李铁柱见二春愿和自己说话,也高兴,只一个劲的傻咧着嘴角笑。

    二春听见‘遇到’就来气,再看他笑的这么开心,咬着牙挤出话道,“那真好,你们可真有缘,总能遇到。”

    李铁柱脸上的笑僵住,“二….二春,你生气了?”

    “我生啥气?”二春反问他。

    李铁柱抓头,一脸的急色,却是说不出来,他感觉到二春是生气了,但是因为什么生气,他还真猜不到,也不明白上一句话还好好的,下一句话这人就生气了。

    田小会在一旁就看不过去的提醒他,“李铁柱,你咋这么笨,二春不是说了吗?你咋和张萍这么有缘,能总碰到呢?还是你们有意的啊?”

    这田小会也是没有心眼,不然换成一般人就是听出来了,也不会这样直接说出来,毕竟张萍是二春的堂姐,人家可是骨血亲,怎么也会亲过她这么一个外人,她这样问多想的岂不会说她在挑拨姐妹关系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