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四十二章:异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颜宏听了也不生气,只一个劲的点头认错,态度放的低也好,二春慢慢收紧嘴,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人的脾气两辈子加在一起是什么二春也是知道的,就是他做错了,你指着鼻子骂他,他也会跟你对着来,向来只有他指着别人鼻子骂,没有别人指着他鼻子骂的道理。

    “姓李的,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你这么大岁数的人,又是上过战场的,也该说到做到,别让我看不起你。”二春恨恨的丢下话,大步的出了西屋。

    步子快的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只是在发现李颜宏的异样之后,她就觉得别扭,也知道自己是多想了,又想到那天被李颜宏撞到的事情,原本一腔的怒火,终是因不想单独面对李颜宏而逃回了东屋。

    坐到炕上冷静下来之后,二春又恨恨的锤炕,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过去了呢,不过想到王寡妇当自己好欺负,二春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轻易过去,不然以后王寡妇这种人决对会得寸进尺。

    二春手触到做了一半的棉鞋,再想到刚刚的事,牵怒的把棉鞋扯过来扔到了地上,整个人趴到炕上,再想到爷爷为二爷那一家子没良心的去出头,家里还真是没有一件好事。

    大队那边张老头去了什么也不说,直接拿着镰刀把绑在井上的张树学给放了下来,院子里挤了一下子的人,就是赵队长也在场,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拦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老头把人带走了。

    队长的权威受到了挑衅,村民也都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什么也不要说,都各自散了,原想看着张树学被打鞭子现在也看不成了,等外人一走,关起家门来,赵胜天就拍了桌子,一脸阴沉的坐在炕上不作声。

    赵美丽可没有父亲沉得住气,“爸,你为什么不让人拦着?明明是张树学的错,你让人拦着老张头没有理,他也不好使。”

    因为那个顺口溜,母亲那边已经好几天不出屋,父亲更是因为那些话和母亲吵了一大架,说母亲平日里和男的接触不知深浅,话里话外还是变向的指责自家的老娘们到处勾搭男人。

    现在这个时候,被说成这样,这女人一辈子也完了。

    要不是赵胜天是队长,自家的女人早就被唾沫给淹死了。

    “小姑娘家家的,以后这事你少搀和。”赵胜天喝退女儿。

    赵美丽知道父亲在气头上,也不敢接话,只能闷闷的扭身进了里屋,她家的格局到是和李铁柱家是一样的,通屋只是在中间做了一个隔墙和门,小里屋里平时赵美丽一个人住,这阵子和丈夫吵架,周兰也搬到了里屋和女儿一起住。

    赵美丽带上门,见母亲在炕上背着她躺着,不作声身子却一颤一颤的,赵美丽也没有了往日里的精神,萎捏的坐在炕上不作声。

    心里却把张家给记恨上了,连带着在张二春那里折的面子,所以的恨都记到了一起。

    而张老头把侄子救回来之后,就直接回了家,望着外面的天都冷了,他抱了柴进屋烧炕,发现外屋也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热乎气,心下奇怪今天怎么这个点孙女还没有做饭。

    抱着柴进了屋,张老头就见孙女正在炕上趴着,边放下柴边问,“春儿,睡啦?”

    “没睡。”二春不快的回了一句。

    张老头蹲在炕洞旁,把挡炕洞的木板拿开,就往里塞柴,直到把里面塞满了再也塞不进去,才双抱着柴把小北炕炕洞里也塞满了柴,扫了地屋里收拾干净才回了屋坐到炕沿边上抽旱烟。

    “没睡咋不作饭?这是和爷生气呐?”张老头心知孙女在气他答应了却又没有做到。

    跟本不知道孙女在家里还有一出的事。

    “都是一家子,我不去也不好,村里人又都看着。”张老头到也不是真为了那酒。

    虽然心里气二弟一家子不务正业,可真出了事能帮上忙,哪里真能狠下心来不去管呢,不过是看后来他们认错态度好,也不再端着架子,这才应下。

    “爷,下午王寡妇来家里了,她问我和李颜宏住一个屋,知不知道李颜宏为啥没有精神。”二春气囔囔的坐起来,“爷,多的我也不说,我也不管你咋弄,让王寡妇以后少来烦我。”

    “她真这样问?”张老头一听就瞪起了眼睛,欲要下炕,“我现在就找她去。”

    “算了,这个时候你过去让村里人咋说?她一个寡妇,指不定还说咱们家欺负她呢。”二春拦下爷爷,“等有机会你当村里人的面,让她少往咱们家来就行,我就不信当着满里人的面那样说,她还好意思来。”

    “行,就听你的。”张老头知道先前的事孙女还在生气,也不敢再驳孙女,“春儿,今儿晚上不吃了?”

    “你不是有酒吗?有酒喝也就不饿了。”二春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嘿嘿,这哪行,我都一把老骨头喽,这酒再好也顶不上饭。”张老头干笑两声。

    二春嘴上埋怨着,却还是下了炕去外屋做饭。

    因为太晚了,所以就简单的弄了苞米面糊糊,少放了油暴锅,把切好的土豆条和窝瓜块倒进锅里翻炒,加了水之后一直等土豆条和窝瓜熟了,再把苞米面拧进去,直到粘稠,在加把火让苞米面糊糊在熟一会儿,才从锅里盛出来。

    张老头抽完了一袋的旱烟,闻到香味也放了炕桌,到外屋拿碗筷时又对西屋喊了小李吃饭,听到西屋应了一声,才端过灶台上的苞米糊糊进了屋。

    二春在外屋的碗架子上拿碗筷,起身就见一双大手伸了到眼前,不动不响的把二春手里的碗和筷给拿了去,这人就突然出现,吓了二春一跳,等稳下神来手里的碗筷也被李颜宏拿了去。

    偏这人拿了碗筷就直接进屋,二春想说他几句也错过了机会,只能对着李颜宏的背影瞪了一眼,真以为这样表现白天的事就能过去了,把她当成小孩子不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