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三十九章:不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心里反感,毕竟当着外人的面,四婶这样救自己,还说出那样的话,自己回绝就会让人觉得她无情,重活这辈子二春可是想在个好名声的。

    想着屋里坐着的田小会,还有院里的李颜宏,二春暗下马上把李颜宏刨出去,他怎么看自己不重要,反正自己就是好在他眼里也是个坏的。

    “四婶,不是我不帮四叔,你说这样的话四叔都有胆子说,又说的是赵婶子,四叔现在是得罪了队长家,有几个人敢和队长对着来的?”二春做出一脸无奈的样子,“现在村里的人可都看着,要是四叔就这样被放了,以后还有谁会信服队长?婶子把这事想的太简单,这里面的道道可深着呢。咱们也都是有觉悟的人,犯了错就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认真的改,争取宽大处理,四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二春说完,都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滴水不漏,都扯到觉悟上去了,就不信四婶还能拿感情牌来打。

    “可是你四叔咋整啊?我听说要用鞭子呢。”孙枝急的直哭,也知道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哭着往家里去搬救兵。

    看着人走了,院里的气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张老头骂道,“不知深浅的狗*东西。”

    一边骂一边和李颜宏干活。

    二春可不相信这事这么好解决,“爷,一会儿就是我二爷来,你也别去,四叔这次闯这么大的锅,你去了赵家会给你面子,可心里指定不舒服。”

    “这事我都知道,你进屋去吧。”张老头挥了挥手。

    二春见爷爷不耐烦听自己说教,也没有再多说,扫了一眼低头干活的李颜宏,扭身进了屋。

    一进来,田小会就一脸兴奋的小声道,“二春,你真厉害,那些顺口溜我是听都不敢听,你还敢说出来。”

    “那有啥,”二春笑着上了炕,扯了小被子盖在脚上,又拿起棉鞋来做,“一个个面上看着老实,心里谁没有小九九,反正你咋做背后都有人说你,是为自己活着,管别人说什么,自己活着痛快就行。”

    打那次在火场救了田小会之后,田小会与二春也走的近了,一接触下来,发现张二春总是让人一次次的改观,也就越发的爱往这边走动。

    田小会的个子矮,随了她妈,长的又黑,眼睛到是大大的,睫毛也浓厚,只是人这一黑,就影响了模样,也让人注意不到她的模样。

    此时听了二春的话,田小会细细的品着,越品越觉得有理,手上的活也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对方,“二春,村里的人都说你傻,可是我看你是活的最明白的。”

    二春也停了手里的活,笑看着她,“人和人交往这都要看投不投缘,以前你看我不顺眼,现在咱们俩接触了,你又说我好,你看这不就是因为接触后投缘了吗?”

    田小会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知道跟在赵美丽身后威风,暗下里被人讨厌,但是那时候也不知道咋了,就鬼迷了心窍一般,现在回头想想,好在和你来往的多,不然还不知道啥时候能看明白。”

    打和张二春接触之后,田小会就被赵美丽不喜,但是想到自己差点死了,田小会也不想再与赵美丽接触,如今每天没事就多到张家来坐着,帮张二春搓纳鞋的线,一边说话唠嗑,也觉得看事情越看得明白了。

    “我以前还不是一样。”二春对着田小会眨了眨眼睛。

    田小会想到二春以前做的事比自己还蠢,再对上二春眨的眼睛,也忍不住笑了,两个女孩子在屋里不时的传出笑声来,让院里的张老头和李颜宏都不时的探头往屋里看。

    “这丫头,总算是有些女孩样了。”张老头看到孙女开心,这也笑了。

    李颜宏听到‘女孩样’,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那两团似面一样的揉软,结果下一刻就感觉到手上一疼,低下头竟发现自己走神,手在切草料的闸刀上划了条口子,血就往外涌。

    “这是咋整的,快进去包上。”张老头也看到了。

    “没事。”李颜宏心虚,加上又在战场上打过战,到不觉得啥。

    赶巧这个王寡妇就来了,还没等张老头再说,王寡妇就大步上前来,“这可不行,这么大的口子,不包上伤风了咋整?李家兄弟快进去。”

    一边又问张老头,“大爷,你家有去痛片吧?擀两片给李家兄弟敷到伤口上止血。”

    “有有有,进屋让二春给你们拿。”张老头应下就又扬头对东屋喊,“二春,找两片去痛片出来。”

    东屋在炕上的二春和田小会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二春也没有说啥,反正王寡妇总是这样,到是田小会不满的撇撇嘴。

    凑到二春的身前小声道,“你说王寡妇到你家就得弄挺大动静,你咋不说点啥。”

    “她爱弄就去去,又不管我的事。”二春放下手里的活,转身去炕上的被架下面,把小柜子的门打开,从里面翻出了一条的去痛片。

    回过身王寡妇也进了屋,“麻烦二春了。”

    二春也没有搭理她,看都没有看好一眼。

    王寡妇也不在意,在去痛片上撕下来两片,王寡妇就又忙出了屋,二春坐回去,还能听到李颜宏大嗓门的说不用,结果到底扭不过王寡妇,就扯到西屋上药上去了。

    田小会见二春并没有不高兴,这才道,“村里人都说王寡妇和李颜宏有啥,我看还这事指不定是真的,他住在你家,你得看着点,他们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你家也要有包庇罪的。”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在说他们就是真有那胆,也不会那样做。”二春知道田小会是为自己好。

    李颜宏不是那样做的人,王寡妇也精明,就是真对李颜宏有想法,也干不出那事,对这两个人在这一点上,二春很放心。

    田小会不急多说,就被外面又把视线吸了去,一边忙着叫二春,“快看,你二爷二爷来了,真被你说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