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三十五章:小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抬起头看着李铁柱,笑着嗔了他一眼,只是轻轻的一眼,唇角边又带两个小酒锅,红唇紧抿,两道眉弯弯的,一双杏眼满是笑意,李铁柱又看呆了。

    就是一旁王香听到儿子的话后抬起头瞪过去,见儿子傻呆的样子寻视看向二春,也看了一愣,心下暗道,什么时候这丫头竟有这样的风情,也难怪自己的儿子会傻傻的一颗心都栽倒这个丫头身上了。

    “铁柱说的对,你们两打小就订了亲,其他的事你别多想,打小婶子就一直把你当成自己家孩子一样看,以前你和婶子不亲近,现在看着你也懂事了,婶子心里也高兴。”晚上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王香也没有再多说旁的。

    “那我去看看婶子的棉衣。”二春也不再矫情,知道适可而止。

    抿嘴一笑,扭身进了屋。

    王香见门着,才小声的叫儿子,“人都进去了,还傻看啥,把地扫了再进去。”

    也看出儿子是一头热就认准了二春,今天看二春也确实变了,王香也不像先前那样再去针对二春。

    李铁柱耳朵一红,低下头快速的扫地起来,那样子看着就是急着地屋的。

    屋里二春拿炕上的包裹打开,反正李德和爷爷又在一旁坐着说话,二春也没怕自己翻东西会让人多想什么,打开之后,就看到上面放着的是一件做了一半的棉衣,下面叠整齐的是一件做完的。

    二春只拿了上面做了一半的出来看,想到上辈子在这上面翻到的虱子,二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想了,也是不是太小心了,把棉衣外面打开,细细的翻看着里面,借着昏黄的灯光,二春被棉衣里面缝上的一个黑点吸引住了目光。

    先前只是不确定,这一刻看到上面的虱子,二春心里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果然上辈子也是堂姐做的手脚,上辈子她不情愿给李婶子做棉衣,棉衣多是堂姐帮着做的,只是棉衣是在她家做的,后来翻出来虱子,自然也就怨到了她的身上。

    今天突然听到李婶子说衣服拿回来了,还让她做,二春就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果然是证实了那句话,不叫的狗才咬人。

    堂姐平日里看着和气又热心,这样黑心的往棉衣上放虱子,哪里能让人想到是她干的,若是今天不翻看就把棉衣拿回去,二春相信这罪名又要背上了。

    二春压下心底的滋味,说不恨是假的,只是到底上辈子也有自己造的孽,被人算计了也是活该,她拿着棉衣又往灯下靠了靠,现在村里家家的灯都是八十瓦的小灯泡,一个大屋里也就这一个,在屋里的棚中间吊着。

    二春早就看清了,她往灯下靠,也不过是做给屋里的人看,比如坐在炕头坐着的李德。

    而她的举动,果然也引起了李德的注意,“二春,咋了?”

    其实打二春进了李家的门之后,李德就一直在打量着二春,越是打量这心里越满意,举指稳重又有眼色,特别是面对自家婆娘说那番话时,能不动声色的回过去,还把里面的影响指出来。

    小小年岁,又没有长辈子教导,能做到这样,李德觉得已经是太不错了。

    就是在村里长出这样的来也不多,就是强过二春的,那也是有家里的长辈子指导。

    张老头听李德这么一问,也向孙女看去。

    二春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大方的把棉衣往炕里推了推,“也没有啥事,我看这棉衣上好像有虱子。”

    李德愣了一下,扯过棉衣,二春就往衣缝那里指了指,李德看了一眼就叫外屋的自家娘们,“柱子妈。”

    外屋王香应了一声,就推门进来,身后跟着李铁柱,“咋了?”

    “你新做的衣服上咋有虱子?”

    王香听了愣了一下,就去扯衣服,“哪呢?不能啊,咱们家也没有那东西。”

    王香爱干净,家里的衣服几乎天天洗,可当看到衣缝上的黑点时,王香也是一惊,“这是咋弄的啊?咋还有这东西。”

    看着自己新弄的衣面和棉花就有了这东西,王香是一下也不想碰了。

    “行了,拿六六粉泡一下就行。”李德直接打断了自家婆娘的话,转身又和张老头说话去。

    王香却知道自家男人是告诉自己这时候不要多说,而且她这棉衣只拿到了张萍那,这虱子从哪里来的不用说也猜到了。

    “二春,那这还是算了,生了这东西,一时半会也做不了。”王香伸手把那虱子捏下来放在炕沿上撵死,把棉衣卷成一团,直接拿出了里屋。

    二春知道这是要拿到院子里放着了。

    李铁柱怕二春多想,在一旁小声解释道,“我妈爱干净,棉衣上有虱子,放在屋里她会浑身不舒服。”

    “我知道。”二春嗔他一眼。

    在他眼里自己就那么小心眼不成。

    转身的功夫王香就又进了屋,也没多说,拿着包裹和李铁柱做完的那件棉衣又出了屋,二春看了心里不得不承认,看到这一幕,她的心里很舒服。

    重活一世,总算是赢了堂姐一回。

    按李婶子的怀格又压不住事,指不定明天就得找到堂姐那去,二春很好奇堂姐陷害不成被戳破,会慌乱什么样。

    不过马上二春就压下了心底的欢喜,以堂姐的聪明,想来只几句就能解决,不过不管怎么样,二春觉得这件事,该让堂姐收敛一些。

    到底天太晚了,二春和爷爷没再多坐,就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二春看着东屋的锅台上放着空碗和筷子,都洗了干净,透过西屋门上的玻璃一片漆黑,又一点动静也没有,知道是歇下了。

    次日一大早,因为现在不用上工,二春也偷了个懒,没有早起,只是迷糊间就听到有叫喊声,还挺大的,二春睁开了眼睛坐起来,还没等穿衣服,就见小北炕的炕帘被扯开,四婶一脸怒气的站在了炕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