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二十二章:被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颜宏性子粗,再加上王寡妇的事一解决,早就把昨晚的事扔到脑后去了,还没有进院子,就扯开嗓门喊了起来,“我说小丫头,正好我老李还想让你教教这麻杆咋拔呢。”

    全然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二春看得出来,李颜宏并不是故意装不知道,而是从来没有觉得那是事,真以为自己是他手下的兵,打骂过后事也就过去了呢。

    二春没搭理他,更没有接话,到是听了他的话,直接就进了屋。

    李颜宏性子粗,可是不傻,见二春不爱搭不理的态度,就知道人家丫头是还在生他的气呢,李颜宏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村里被鬼*子给毁了,逃出来那年正好七岁,又被部队给救了,他就跟着部队赶也赶不走,首长看他也算是个能闯的,就收了他当小警卫员。

    而他跟着部队抗日就一年,抗日战争就结束了,后来跟着首长又打内战又抗美,直到十六岁那年在抗美的时候,他领着一条小游击队从敌人后方出击,这才从警卫员变成了连长,然后一路到首长。

    虽说他一直到现在三十二岁,虽然接过婚,可他还是在部队呆的时候多,所以说对和女人接触那是一点经验也没有,打交道的时候也少,偶尔回到家里那也是晚上一关灯,解决完了就翻身一睡觉,哪里去想过和媳妇谈谈心啥的,在他的认知里,爷们那是不会管家里事的。

    如今到这村里之后,和村里的人接触不多,他也知道自己是有问题的人,被村里排斥,到了张家这里有个张二春这丫头,他又是那火爆的性子,所以和二春这丫头接触的时候,就有些手足无措,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做啥,可就惹得这丫头和他像仇人一样。

    前几天这刚刚缓和的关系,又让他给闹没了,李颜宏也明白这个理,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说两句好话,今天这一主动打招呼,那小丫头结果理都没有理他,到让李颜宏觉得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浑身的力使不出来。

    李颜宏拿着木墩坐在院子里,一手拿着小刀一手拿着麻杆,脑子里想的都是要怎么说能让二春这丫头不生气,可直到王寡妇过来了,也没有想出个办法来。

    王寡妇手里提着碗,外面用头布包着,提在手里,里面正是她中午贴的饼子,队上开了会,村里人争论了一番,到底是流言也没有证据,批评了王寡妇几句让她自爱,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王寡妇可不管村里人说啥,她就做自己的,何况今天在队上李颜宏也站出来证明两人的清白,一回到家王寡妇就做了午饭,想着赶中午前送过来,也正好让李颜宏吃上。

    结果这一进院,就看到李颜宏的手正流着血,他还不自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两只眼睛望着远处,王寡妇可顾不得这些,急步上前,一边道,“李兄弟,你咋这么不小心,快放下,手都划破了。”

    王寡妇这么一说,李颜宏才发觉,看到自己手指上那划破的小口,也不在意,“没事,打战的时候我老李天天见血,比这个还大,还不是活到现在。”

    “理是这个理,可也不能这样糟践自己的身子,你快放下去洗洗手,我给你包一下。”王寡妇仍旧是一脸的担心。

    李颜宏也不动,“大妹子,你咋过来了?”

    见他这般,王寡妇也没有再多劝,扯了一个木墩坐在他身旁,解开头布把里面的碗拿出来,里面还有一双的筷子,“李家兄弟,你也别嫌弃,趁着热吃吧。”

    李颜宏打早上到现在也没吃过东西,说了句谢,接过碗和筷子就大口的吃了起来,在部队里呆过的人,那吃东西生猛的狠,王寡妇在一旁看李颜宏吃的香,心里也高兴。

    东屋里,二春坐在炕上,透过窗望扫了院里的两人一眼,心下屑,看来又是自己多事,早知道就不把那饼和菜放到西屋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着晚上再给他送饭了。

    二春把包裹里的碎布找出来,眼看着要入冬,冬天的棉鞋也要做了,趁着这几天天气好,她也想晒点硌巴,就是把这一块块巴掌大小的碎布铺在板子上,然后用面合了酱子一层层的粘在一起,等干了之后从板子上揭下来,板着鞋底大小剪出来,每一只鞋鞋底都是用咯巴弄的,都要十层八层的,每层边缘用白布或都布包上边,纳在一起就成了鞋底。

    上辈子她和爷爷的鞋都是二奶给做的,这辈子二春可不想让他们家花着自己家的钱,做了两双鞋自己家还踏着他家的情一样。

    院子里王寡妇在李颜宏吃饭的时候就拿过小刀和麻杆,“这麻杆细,割边的时候得小心点,你是在部队上呆着的人,哪像我们这些在村里呆了半辈子的人对这个熟,做的时候也不能急。”

    一边说一边给李颜宏演示,小刀在麻杆上头的横面轻轻的划一下,两指往下顺着一扯就见扯下一条麻来。

    李颜宏把最后一口菜扒到嘴里,抬手抹了把嘴,“大妹子,这细活我老李是学也学不过你们。”

    王寡妇笑着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一边接过他手里的碗,“这算啥事,拔几次就熟练了,那李家兄弟你忙着,我也先家里去了。”

    “大妹子,队上把我的口粮分到了张老哥这里,以后你就不用惦记我吃饭的事,你这样跑让村里的人看到对你影响也不好。”李颜宏那是大老粗,只一心往这方面想。

    王寡妇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临走的时候才往东屋里扫了一眼,见二春在炕上忙着,跟本没有看他们。

    王寡妇这一走,院里也安静了,李颜宏又拔了一会儿,结果没有一根是长的,都在半路断了,甚至有时段好几次,他不耐烦的放下东西,觉得口喝进了屋,等看到西屋炕上的饼子和菜,李颜宏嘿了一声笑了。

    他就说那丫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面上不搭理自己,这饭菜可都留着,李颜宏现在这想夸二春,却忘记了他昨晚上是怎么掀人家东西的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