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二十章:搭伙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寡妇与李颜宏的事原本就被传的让人议论,何况现在又被纠出来了,大队那边异常的热闹,换成以前二春自然也是跟过去,如今却没有了那看热闹的心思,知道自己现在躲着,也是背了这个黑锅。

    早上刚把大饼子贴出锅,就见高月来了,二春抬头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又去刷锅炒菜,现在这个时候,家家菜园子里的菜早就罢园了,除了白菜就是萝卜土豆的,好一点的就像二春他们家这样,一些老茄子和老黄瓜还能有一些。

    二春做的就是土豆片炒老黄瓜,高月进来就站在了门槛那,看着二春低头炒菜,打量了一眼,才小声道,“二春,美丽那边叫你去队上一趟。”

    二春头也没有抬,“去干啥?给你们做伪证?你不是一向心善吗?咋还做这种丧良心的事情了?”

    嘴上回着,二春的手也没有停,动作利落的把锅里的菜翻炒着,高月也是从进屋就看着的,明明二春只放了那一点的猪油,可这菜味却格外的香,又往锅里的菜扫了一眼,高月才又开口。

    “二春,你也知道,美丽的脾气,话我带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没再多说,高月走了。

    二春抬起头扫了她的背影一眼,算高月聪明,知道自己此时不好惹,不然再多说下去,自己更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二春的菜出了锅,那边打了一晚牌的张老头也回来了,二春见他的脾气不好,就知道是输了,也没多问,只叫了人吃饭。

    炕桌上,张老头扫了眼炕上的饭菜,简单的苞米面的饼子和炒老黄瓜,他巴哒一下嘴,“这么好的饭菜,没有酒可不好,去把我的酒拿来。”

    二春把手里的筷子摔到桌上,“爷,昨天不是说好的吗?一天只能喝一次,再说家里顿顿吃这个,哪看出来是好饭菜,你也别找这些借口,昨晚又输钱了吧?我还没有说呢。”

    张老头干笑了两声,可这没有酒,熬了一晚虽然又饿又困,可也没有了胃口,正当这时,就见赵美丽带着人来了,还一副大仗势的样子,呼啦的来了一群人。

    赵美丽打头进来,看到张老头身上的气势减了几分,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张大爷,我们找二春有点事。”

    “啊。”张老头拿起饼子,含糊的应了一声,也没多说。

    二春却不动,自顾的吃着,“有啥事就在这说吧,要是说让我去指证王寡妇,那你们就走吧。”

    “张二春,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知道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了脸,赵美丽当时就大声喝了起来。

    结果就听‘噹’的一声,众人看过去,就见是张老头摔了手里的碗。

    二春也不作声,抬起头就看着赵美丽,赵美丽早就被张老头的举动给吓到了,咬着唇不作声,要说这队上谁最厉害,那也厉害不过去张老头,那可是退下来的三等甲残兵,连公社那边都不敢动一下,就是生什么病去市里的医院都是免费的。

    “赵家的丫头,平时我和你爷处的也好,看在两家交情的份上,今天我也不说你,你咋来的就咋回去,以后别再来找我家二春,她脑子笨,比不上你们。”张老头的话也算说的直白。

    按他的脾气,谁惹他不高兴,他就指着谁的鼻子骂,哪有敢骂回来的,今天这样的话也算是给赵家面子。

    赵美丽咬了咬唇,“张大爷,你是老革命,要有觉悟,你这样做是害张二春,不是疼她。”

    屋里其他原本来看热闹的人此时早就大气也不敢喘了,都猫着,就怕引了注意让张老头骂。

    “放*屁,啥叫觉悟?你个丫头偏子还敢和我说这话,我在战场上和鬼*子拼命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赶紧走,别让我不给你留面子。”张老头直接拍了桌子,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一张干枯的脸虽然满是皱纹,此时却透着一抹戾气来,那眼神似刀,赵美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了面子,可面对张老头她又不敢惹,把恨都推到了张二春的身上,恨恨的瞪了一眼,转身挤开人群走了出去。

    “你们不走还想干啥?”张老头再一瞪,屋里站着的其他人这才你推我我推你的走了。

    屋里安静了,二春也庆幸爷爷在家,不然自己还要与他们周旋,抬头见爷爷又大口的吃了起来,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二春笑了,结果爷爷下一句话就让她笑不出来了。

    “饭菜给你李叔留了吗?”张老头大口的吃了口菜,“昨儿个队上也说了,人既然住在咱们家,也就让他在咱们家搭把伙,他的口粮也直接送到咱们家。”

    “爷,我看这事不行,他就这样到咱们家搭伙,咱们是不多想啥,那李婶子家呢?你也知道李婶子她那人向来重名声,万一她对这事有意见,我和铁柱之间也不好。”二春知道找别的理由爷爷不会放在心上,若是关系到自己的婚事,爷爷一定会同意。

    张老头一听事关孙女以后过的好坏,也认真的思考起来,“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都答应队上,这事再推出去也不好,这样吧,我下晌去李家走一趟和他们说清楚了,也省着到时让他们多想。”

    二春愣了一下,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爷,这样不好,没事你去解释,到像是有什么事一样。我看要不这样吧,王寡妇也总过来,咱们把队上给的口粮给他,让王寡妇给他做不就行了。”

    “胡闹。”张老头喝了一声,又觉得声音大了,下一句声音收了回来,“寡妇门前事非多,原本没啥事再让她这一做饭,就弄真让人说出点啥来。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就是做饭的时候多抓把米。”

    二春见爷爷是下定了决心,也当场落下脸,“反正我不做,爱做你做。”

    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推,起身就去了小北炕,更是把帘子一落,将张老头的视线给挡了。

    “你说你这孩子,这两天刚好,咋又闹起脾气了。”张老头虽然在指责孙女,可语气里并没有真的责怪。

    见孙女不搭理自己,张老头的态度也没有刚刚那么强硬,“你看你这丫头,要真不行,也得等过段时间的,我这刚应下,你就说不行,我和队上咋说?你就将就些日子,等下回分口粮,我再和队上说还不行?”

    二春躺在北炕,也知道现在多说啥也没有用,只是心里在和自己较劲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