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十九章:前功尽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坐在炕上,想着自己打重生回来之后做的一件件事情,只想着去维护好关系,一直让自己去好好的做,直到今天被李颜宏把东西给掀翻了,她才恍然明白过来。

    她真是傻透了,想着不去掺合李颜宏和王寡妇的事情,又何必去对李颜宏另眼相看了,纵然日后李颜宏又回城里当了首长,那和她又有什么关系,两个人原本就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何必又处处去做那些呢。

    李颜宏被二春骂的一时还不了口,也有些心虚,到底眼前的是个小丫头,他这脾气一上来就跟人家耍上了,心里也不好意思,等再打量炕上坐着的小丫头,发现已经不哭了,却笑了。

    诡异的很。

    李颜宏紧了紧眉头。

    一旁的王寡妇也是焦虑不安,试探道,“妹子,都是嫂子的错,嫂子知道你是真性情,咱虽然只接触几天,可你是什么样的人嫂子都知道,今天这也是情急之下,李兄弟才不分青红皂白的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你看在嫂子的面上,别往心里去,嫂子这就让他给你认错。”

    “不必了,不清不白的,你俩又不是两口子,我也没那个身份让他认错,也承受不住,以前是我想的太简单,今天这事也算是让我长了记性,你们走吧,虽然在一个屋檐下避免不了见面,两看相厌,见了也当没看见吧。”二春抹了脸上的泪痕,目光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是一片的冰冷,还有疏远。

    李颜宏愣了愣,他到底是个大老爷们,又被二春这么一说,脸哪里挂得住,“你王家嫂子也是好话,你还不领情,看你年岁小,我也不和你计较,要是换成我的下的兵,老子早就一脚踹过去。”

    “你踹一个我看看。”二春原本都不想计较了,可看李颜宏还在这里叫嚷,二春的火腾腾的往上蹿,不由得又想起上辈子李颜宏在自己落迫的时候对自己的羞辱,那真是新愁加旧恨,扬手指着李颜宏,“滚,滚出去,前几天是我瞎了眼,我要是再和你李颜宏说一句话,那我就不姓张。”

    “老子….”李颜宏眼睛一瞪,还想要说什么,被王寡妇拦了下来。

    “李家兄弟,二春妹子正在气头上,你先回西屋去,我和她说说。”王寡妇红着眼眼对李颜宏使劲的摇头。

    李颜宏那原本就有些冷峻的脸带着怒气,到底看着王寡妇苦苦哀求而没有再说什么,薄唇紧抿,又扫了二春一眼,转身大步的出了东屋。

    二春却不领王寡妇的情,冷声道,“你也走吧,我和你也没有啥好说的,今天这事我认了,是我自己运气不及,以后你们在村东头走,那我就去村西头走。也别什么嫂子妹妹的,我家就我一个,我也和你高攀不起。”

    王寡妇看着好好的修起来的关系,就这样破了,再看二春的态度,了解她的性子,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是无益,叹了口气,低下身子捡地上的茄子,“二春,今天的事不管你怎么想,嫂子都不是针对你,我也没有想事情会变成这样。”

    想到明天自己还要被队上开会,王寡妇也没了话。

    二春直接抬脚踢开王寡妇要碰到的茄子片,目光冰冷,“这里不劳你动手,赶紧走。”

    这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东西,王寡妇平日里那么会做人,二春可不相信她不是故意的,虽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可她的目地二春是看得出来,她就是不想二春和李颜宏能安生的相处。

    王寡妇也是脾气厉害的,她觉得已经低头了,张二春竟还这般,当时火气一上来,直接站起身来,“二春,有时候见好就收,可比这样一直犟下去没有好处。”

    “再没有好处,也比你一个寡妇好。”二春活了两辈子,骂人那还没有怕过人的。

    王寡妇也没有多说,转身出了屋。

    二春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恨恨的抬眼又在茄子上踩了两脚,又会在炕上抹了会泪,这才下地去外屋拿了笤帚进里屋把地扫了,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二春看了一眼,眼看着夜深了也没有见爷爷回来,二春这才把门从里面插上,回了小北炕去睡觉。

    迷糊中也不知道王寡妇什么时候走的,只听到有关门声,然后家里便安静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是大白天亮,二春起来后看到空空的南炕,知道爷爷这是玩了一晚。

    外面的天也放晴了,果然和上辈子一样,这场雨之后马上又热了起来,干燥的像正是秋天的那个时候,原本该入冬的季节,天气突然热了起来,也正是这样的异样引起了森林里的大火。

    休息了这一晚,昨晚阴郁的心情一扫而光,二春顾不上弄吃的,先把昨晚弄切的菜都搬了出去,放在了菜园子里的地上,也防着有鸡会飞进去把菜都弄乱了,来回走了十多趟,最后一个弄完,往屋里走的时候,正好看到从后院回来的李颜宏。

    二春是眼角看到的,没有停步,直接进了屋,进了东屋将门甩狠狠的甩上。

    李颜宏在部队里习惯了,没有晚起的毛病,早上起来看到天放晴了,往后院走的时候看到牛饲料都湿了,就都给挑开了晒,这忙完了一回前院,就看到了二春,李颜宏一个大老爷们,性子又粗,昨晚被王寡妇说了两句,自己再想了一晚,也觉得是自己太冲动,原想着这事也就过去了,哪知道二春跟本没有搭理他,还摔了门。

    李颜宏心下犯嘀咕,这小丫头脾气到是挺犟的。

    不过到也没有往心里去,想着昨晚王寡妇说的事,就出了院往队上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