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十五章:空闲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躺到炕上之后,二春到是睡不着了,毕竟中午那功夫睡了一觉,晚上到没有觉了,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外面的雨声,便没有了旁的动静,直到不多时后南炕传来张老头的呼噜声,才算是打破了安静。

    二春却不觉得吵,就那么莫名的重生回来,或是上辈子那就是一场梦,梦醒了,也让她重新开始面对自己的生活。

    现在是70年,而今年冬天的时候就会有知青下乡,在村里呆上二三年,到73年的时候就开始返城,77年是真正大批城里人返城的时候,也正是那一年她和刘文青返了城里。

    也正是那一年,城里恢复了高考。

    二春没有上过几年的学,小学都没有毕业,上辈子在城里悲苦的生活,她最羡慕的就是那些大学生,这辈子她知道自己考大学是无望,哪怕是有重生,她也没有什么比旁人特别的地方,真要考大学那也得自己一点点的学,二春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也没有打算上考,到是想实际的去挣些钱,然后在城里安家。

    所以要真和李铁柱结婚,以李铁柱的性子一定会听自己的,所以去城里也不难,二春想到这似看到了光明一般,深秋的晚上又是下雨的天,土坯的草房子湿冷,而且明显感觉到家里房顶有哪处漏雨,半夜的时候就有滴水的声音。

    虽然想的长远,可眼前把日子过好了才行,而且记得上辈子也正是隔天村里的红卫兵就上了门,二春闭上眼睛不让自己多想,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这么一想,还真没有几分钟就眼皮发沉,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二春是被外屋的动静吵醒的,她迷糊的睁开眼睛,抬手扯开了窗户的帘子一角往外屋看了一眼,就见李颜宏正光着膀子在那洗脸,一大早的,外面还下着雨,二春觉得要是呼一口气出来,都能看到白色的哈气,偏他就这样用冷水洗头洗脸,洗的那叫一个痛快淋漓,一点也没有觉得冷。

    纵然上辈子结过婚,可就看着李颜宏光着个膀子,二春还是脸微微一热,撂下了帘子又躺回到炕上,心里冷哼,又不是在部队,起这么早也不知道干啥。

    懒得再多想,二春又躺回到炕上,这样的下雨天,队上也不会上工,多数的人都会被叫去上课,张老头家是村里的富户,是被排斥的,二春以前一直想往红卫兵里挤挤不进去,现在重活一世,自然不会再往里挤,而张老头那是退下来的伤兵,整日里只喜欢喝酒打打牌,跟本就不屑去学习,这样一来,村里的学习张家祖孙两就都没有参加。

    虽然可以不用去学习,但是也不能起的太晚,上辈子可以,这辈子二春想懒着不起来,还是起来做了早饭,昨天晚上剩下的菜热了热,又弄了几个二合面的饼子,二春没有叫李颜宏过来吃饭,直接端了一碗菜,另一个碗里放了四个二合面的饼子送到了西屋,放到炕上也没有多说就扭身回了东屋,放了桌子和爷爷一起吃饭。

    “反正咱们家人口也少,以后就让你李叔过来吃吧。”张老头昨晚还惹了孙女生气,早上说话还小心翼翼的。

    二春哼了一声,重重的咬了口饼子,“正好不时的陪你喝点酒是不是?”

    张老头被说的老脸一红,还有几抹的心虚,转了话题,“正好这样的天也出不去,一会儿我去偏刹的厢房里找点绳子,抽空把辣椒串上。”

    “这样的天气,你们几个不是约好打牌吗?你打牌去吧,等我把被子做上再串,反正也没有啥事,你忙你的去,家里这点事我弄就行。”二春虽然气他喝酒,不过在这事上却没有为难他,“但是咱可说好了,打牌可以,不许睹钱。你手里现在有多少钱,都给我吧,我收着。”

    张老头脸色比先前还要难看,“春儿,打牌哪能没有钱,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留两块,剩下的都放你那。”

    生怕孙女会反对一般,张老头手往怀里摸了摸,掏出一叠钱来,细看之下都是一分两分一毛两毛的,他埋头数了数,再抬起头来面带难色,把那叠钱放到桌上。

    “这个月开的有些多,凑凑才一块多钱。”张老头面上带着挣扎,钱自然是要给孙女的,可是那样自己打牌就没钱了。

    二春看着爷爷纠结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放下筷子,拿过钱数了数,留下一块钱收起来,把剩下的又放到桌上,“爷,你每个月是有工资,可咱们也不能这样花,你喝点酒我不拦你,但睹钱这可不是好事,以后要玩就玩不用钱的吧,这是最后一次,等今天玩的时候你也和那几个人说清楚了,就说我不让你玩。”

    张老头笑的嘴角裂开大大的,“行,都听你的。”

    二春却心下有些无力,爷爷是疼自己,只要有人欺负自己,爷爷敢和人家去拼命,可爷爷也有这个坏毛病,那就是睹钱。

    现在把钱给他,你说什么他都听,可等下次要去玩,他还照样要钱,跟本就戒不掉。

    二春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就像不让爷爷多喝酒一样,只能慢慢来,吃过了早饭,张老头就揣着钱出了家门往队长家去,现在这个时候,还敢睹钱的那也就是队长家,村里那些有些权势的,加上爷爷这一个公社大队里都怕的老兵。

    收拾完屋子,二春把昨天晒干的褥单铺到炕上,把褥蕊包在里面,细心的缝着,期间西屋里到没有什么动静,除了吃过早饭李颜宏把碗筷送出来,又洗了,人就回到屋里再没有出来。

    等二春把最后一条被子缝上之后,正伸着胳膊直腰呢,就见有三道身影穿着雨衣进了自己家的院子,身影纤细,打量就知道是三个姑娘,二春暗深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