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十四章:坦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见李婶子来,就下了炕迎上去。

    一边接过李婶子拿下来的满是雨水的袋子,一边把头上绳子上挂着的毛巾扯下来递过去,“婶子,快擦擦吧。”

    李婶子不客气的接过来,一边擦脸一边笑道,“我寻思家里做好了饭,铁柱还不回来,就过来看看,哪知道人在这吃了。”

    虽是笑着说的,但是笑却不对味。

    有点笑里藏刀的意味,原本长的就一副刻薄相,再加上这样的话,屋里的人谁又听不出来她的不满。

    张老头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她婶子,那按你的意思,二春留铁柱吃饭还吃出错来了?”

    张老头向来护犊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

    李婶子心里一紧,忙把话带回来,笑道,“看你说的,这两孩子打小就订了亲,在你家吃还不是和在自己家吃一样,能有啥错。这不是白天二春落水生病,还要给一家子做饭,我担心她身子吃不消。”

    说话的空当,李婶子亲近的扯过二春的手,“早上铁柱给你送的两鸡蛋吃了吧?家里还攒了些,原本想着等赶集一起卖了给你买块花布做件衣裳,可谁知道就生了病,鸡蛋咱们慢慢的攒,身子才重要,明儿个我让铁柱都给你拿来,好好把身子养好了,这女人身子可关乎一辈子,不能不上心,听到了没有?”

    这一番话,听的像是长辈关心晚辈子,但是深拔话里的意思,那就是指责二春闹腾的落水了,害得他们李家鸡蛋也跟着遭殃,过日子攒点钱都不行。

    上辈子二春听不出这些话,定还以为这是在真的关心自己呢,不过想着要嫁给李铁柱好好过日子,二春不能当面扯破,可也不想就咽下这口气,让李婶子真以为自己是傻子。

    干脆就顺势的接过话,落落大方的笑道,“那我就听婶子的,好好养身子,正好我家的鸡这几天也不怎么下蛋,先谢过婶子了。”

    李婶子的笑僵了一下,笑道,“看你又跟婶子客套。”

    心里却气个半死。

    以前这张二春看不上自己家,哪里会要自己家的东西,所以刚刚她才敢说那翻话,却没有料到这张二春真的要了,想着自己攒下的鸡蛋就这样没了,王香一阵的心疼。

    这么些年来都是她占旁人的便宜,哪里让人占过便宜。

    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王香也没有脸收回来。

    再看向还在那里坐着傻笑的儿子,王香就一肚子的火,强忍住问儿子,“铁柱吃完了吧?吃完了咱也早点回去吧,下这么大的雨天黑路也不好走。”

    李铁柱没多想,下了地,“爷,那我和我妈先回家,明天我把鸡蛋给二春送来。”

    张老头没听出来王香话里的意思,只以为她是真心的关心自己孙女,脸也有了笑模样,“行,回去吧,天黑和你妈慢点。”

    “叔,那我们就先回了。”王香笑着点点头,接过二春递过来的袋子,皮笑肉不笑道,“二春懂事了,是大姑娘了。”

    “可不是,都二十二了。”二春笑着送李家母子出了门,直到看二人出了院子才带上门。

    上辈子有落水一事她的名声坏了,这辈子再听李婶子说‘是大姑娘了’,二春又岂会听不出来这话里的意思。

    看来她想着和李铁柱好好过日子,没有想像的那么容易。

    等进了屋,二春撞到李颜宏看过来的目光,波澜不惊的移开,伸手把李铁柱的碗筷收拾一下,拿着自己的碗筷坐到了爷爷那边。

    “老哥,我老李是肚子里憋不住事的人,这李家的看着不怎么中意二春吧?”李颜宏抿了口酒,把刚刚看出来的说了出来。

    张老头愣了一下,看向李颜宏,知道他不是说假话的人,又转头看向二春,“春儿,你看呢?”

    “中不中意的,我又不是和她过日子,爷别担心这个,只要李铁柱对我好就行。”二春把酒壶拿开,“今天就喝这些,又淋了雨,多吃点热汤面。”

    “再喝点,再倒一杯就行。”张老头一见酒被拿走,马上就坐不住了,“你李叔也在,咋不能让客人也喝不好是不是?把酒拿来再满上。”

    “不行,今天就这么多。”二春下了地,把酒壶放到柜上,又折了回来,拿过爷爷面前的碗,给他挑面。

    张老头就从后面跳下炕,自己又把酒壶给拿回来了,二春看了气的直跺脚,“爷,你咋这样,把酒壶给我。”

    “春儿,爷就这爱这一口,你就别管爷了啊。”张老头见孙女着急,也不松开手里的酒壶。

    二春把碗往他面前一摔,扭头自顾的吃面不理他。

    张老头就对着李颜宏笑,“看看这丫头,这又和我堵上气了。来,咱们喝咱们的,不用理她。”

    李颜宏盘腿坐在那,伸手拿过酒壶,给张老头满上,又给自己倒上,脸上带着笑也不作声。

    活到这个岁数,今年也有三十二了,李颜宏那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他做下的决定就没有人敢反驳的,像这样对付女人他也没有经验,再说他还馋着这口酒,就更不会说。

    就是他结过婚,可那也是关了灯一抹黑,家里的事没操心过,家里的娘们也没有敢抢过他的酒,要敢抢他的酒,一个眼神瞪过去,就不信她敢。

    饭后二春生着闷气,一直到收拾完桌子也没有开过口,张老头这酒下肚子,回过头看孙女和自己生气,这才开始难受了,小心翼翼的赔不是,可看孙女跟本就不搭理自己。

    折腾了一天,从早上落水到晚上,上了热乎的火炕,二春才舒服的呼出口气来,抬头把炕沿边的窗帘放下来,又把小北炕窗户旁的花布帘子放下,这才脱衣服躺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