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十一章:改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铁柱红着一张脸进了外屋,他人虽笨,也不是小孩子了,刚刚被张萍那么一打趣,这脑子还热热的呢。

    所以进来之后他愣头青的要往西屋去,被从屋里听到动静赶出来的张老头叫住,“是铁柱啊,二春搬东屋来了。”

    李铁柱这才又像无头苍蝇一般折回了东屋,进来后发现二春躺在小北炕,就大步的走了过去,离炕有两步远停了下来,“二春,咋样了?”

    他的声音里透着小心,生怕惹了二春一个不高兴又对他骂过去,他到不是怕被二春骂,从小到大二春哪次见他不是骂的,只是他不想惹二春讨厌自己。

    二春听到声音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又收回头去,鼻音很重道,“没事,就是感了点风寒,你回家吃饭去吧,下午还要上工,别耽误了你。”

    外屋是张老头翻东西的声音,想来是做做饭。

    屋里李铁柱听了二春的话却也急了,抓着头,“耽误啥,那…..那我回家去,让我妈给你做点面条。”

    “你站住。”二春头发沉的叫住他,一边撑着身子坐起来,侧身看着又扭身回来的李铁柱,一双杏眼强打着几分精神的挣开,“我就是有点头发沉,不是啥大病,你让你妈给你做面条算咋回事,早上落水的事咋回事村里也知道,你再让你妈给我做面条,还不是提醒你妈记起我早上做的事?”

    “那….那我给你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李铁柱到不知道要咋办了。

    二春虽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可怎么也得动动恼啊,“你要不想让你妈讨厌我,就回去该干嘛干嘛,我这边你不用管,休息一下午就行,晚上你过来吃饭就行了。”

    “那我听你的。”犹豫了半响,李铁柱才憨憨的点头,看着二春没精神的样子,不免又升起几分担忧来。

    二春看他不走,吭哧的站在那里半天动着嘴唇,显然是有话又不敢说的样子,不由得头疼,还是耐着性子应对他,“有什么想说的就说,我又不吃人。”

    李铁柱的脸就是一烫,“没….没事,就….就是….”

    “好好说话。”二春原本就头晕脑胀的,再听到这样结巴下去,只觉得头都要炸了,忍不住打断他。

    不过这么一严厉,李铁柱说话到顺溜了,“二春,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丢下话,人扭头的就冲出去了。

    蛮牛。

    二春嘀咕了一句,心里还是因为突然的表白心里甜了起来,人又躺回到炕上,竟也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没让她多想什么,便迷糊的睡了过去,期间觉得身子像被放在蒸笼上烤着一般,时冷时热,还有听到了李颜宏大嗓门说话的声音,具体说什么却不记得,然后是爷爷叫她吃饭的声音,她只记得自己胡乱的应了两声,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二春醒来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头不沉了,她抬头抹了一把,发现额头上都是汗,心知这是好了,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她坐起来透着小北炕的窗户外往屋打量,隔着外屋的窗户能看到外面的天还亮着,不过想想自己睡的时候也不能少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得下午两三点钟了。

    扯开被子下了地,二春看到炕边上放着的茶缸子,拿起了喝了几口水,觉得肚子里有食了,也有了些力气,一边下了地。

    她这才刚走几步,就听到外屋有了动静,东屋的被门拉开,李颜宏一身秋衣秋裤的走了进来,看他的样子也是刚睡醒的样子,脚上的鞋还没来得急全穿上,就那样踩着脚根出来,显然是冲忙过来的。

    “醒了?锅里有粥,你爷去河套前给你煮的,我给你盛点。”李颜宏到不觉得什么,看到二春是真的醒了,转身又去了外屋。

    二春干了一上午的活,又病了这么一场,还饿到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力气,也没有和他客气,就坐在南炕上等着,李颜宏用大碗盛了小米粥进来,另一只手的碗里是两个鸡蛋,和他强壮的身子相比,手上的两只碗让他此时看上去很滑稽。

    “这两鸡蛋是李家小子送来的。”李颜宏把东西都放到炕上,折到外屋又拿了筷子回来,递到二春的手里,“我看李家小子不错,来的时候看你睡着,也没有叫醒你,就把鸡蛋你给放到锅里温着。别看他嘴笨,这两口子过日子可不光靠会说,那要脚踏实地才行,这小子不错,是个好小伙子,要是在部队上,你看越是这闷不吭声的,到最后才越是顶当当的好兵。”

    二春埋头吃粥,几口粥下了肚,也活了过来,抬起头刺他,“李铁柱给你咋好处了,让你这样帮他说话?我是嫁男人又不是去打战。”

    “你看看,说几句你这丫头的犟脾气就又来了,我李老那还不是怕你看不清这是个好小伙子?”

    “行啦行啦,老李头,你那些话我都能背下来,你是不是以前当首长当习惯了,这见着谁就都爱给讲讲道理?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啥不懂还用你教我?”二春是不客气的直接打断了李颜宏的话。

    李颜宏到是被说的一噎,眼睛一瞪,“得,我老李说话不中听也说不过你,你吃你的,我看这天还要下,你爷晒了些柴,我去给抱回来。”

    一边摆摆手一边就出了屋。

    二春到是笑了,“我说老李头,你这人虽然说话粗,可还有一点好,那就是能认清自己的错误。”

    走到外屋的李颜宏听了之后,大咧咧的笑道,“那是,咱老李咋说也是有文化的人,那是知识份子。”

    ‘噹’的一声,随后着李颜宏的声音落下,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二春坐在南炕上隔着窗户就能看到在院子里低身收拾柴伙的李颜宏,在外了眼外面的天,云彩还真是厚了,看来这几天是又要下了,二春也忙把碗里的粥几口扒到了嘴里,一边下炕脚鞋去了外面。

    已经是深秋了,除了队上发的秋菜,家里菜园子里种的那些,二春先前是个懒的,也没有像旁人家那样给晒秋菜,摘下来的茄子豆角啥的放在西边的偏刹的小仓房里,现在只有一些红辣椒放在外面晒着。

    二秋出来的时候引得李颜宏看过来,他一边弓着身子收拾柴伙,一边催道,“你这刚好出来干啥,别在吹到了,快进去屋,有啥叫我老李一声就行。”

    “不用,我把辣椒拿屋去,今天串上,等天晴了挂起来晒。”二春走到木板栅栏旁把上面挂着的簸箕拿下来,转身自顾的进菜园子里收辣椒去。

    张家的院子不大,房子从西到东长十多米,房子到对面菜园子的木板栅栏也就四米,挨着偏刹小仓房那边的栅栏处是菜园的小门,小仓房靠北是个土坯做的鸡架,有几只花母鸡正在四周刨食吃。

    李颜宏已经把晒的柴伙都堆到了一起,站起身歇着的时候,望着菜园子里干活的二春,在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刚毅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来,似就是以前他一直想着等打完战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有个小家,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来到这村里也有几个月了,竟也是头一次升出了家的感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