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九章:试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进院子见爷爷正和蔼笑的看着自己,李颜宏也跟着傻笑,横了他一眼二春没有作声,红着脸进了屋。

    刚进来就听到堂姐的打趣声,“脸咋这么红?刚看见李铁柱来了,人咋没有进屋呢?不会你又是把人骂跑了吧?我看铁柱对你挺好,你别总嫌弃他嘴笨,对你好才是真格的。”

    “是啊,我也觉得嘴笨挺好,以前是我看不清,现在知道啥才是好的,你就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二春扯嘴角给堂姐一个笑,心下也觉得痛快。

    上辈子张萍就总说这样的话,自己看不上李铁柱,听到张萍说李铁柱好,只会越发的反感,那时候是蠢想不明白,现在才回过味来,张萍跟本就是故意那样做的,挑起她对李铁柱的厌恶。

    张萍也被二春明晃晃的笑给晃了眼睛,只觉得这笑格外的刺眼,不过到底一向沉稳,面上的笑纹丝不动,到是打趣的意味越发的浓,“才几天不见,到真懂事了,你要真这样想,那我也放心了,你和铁柱年岁也不小了,是该把事办了。”

    二春就笑盈盈的看着她,“大姐,以前听你说这些话,你说我咋就总生气呢,还总觉得你竟说些让我不喜欢听的话,觉得你是故意的,今天早上落水之后,差点淹死,我就想了很多,发现自己以前太不懂事,好赖不知,现在再听到你说的这些话,我才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

    “嫂子你看,这说懂事就越来越懂事了。”张萍笑扭头对着一旁的王寡妇笑着打趣二春。

    王寡妇把手里的被子拧出来,直了直腰,“以前不怎么接触,看着二春的性子不好,这打接触之后发现这孩子心眼实,不错。”

    和对二春的态度比,王寡妇明显对张萍并不那么热络。

    说话的时候手里的活也不停,更没有看张萍,把最后一条被子拧出来,起身就要端洗衣盆去倒水,二春就上前去帮忙,张萍眸光不动,也上去帮忙,似浑然没有发觉到王寡妇态度里的冷落。

    刚刚的事也就被带了过去,二春心里却觉得很痛快,自己刚刚那么一说,定会让张萍心里呕个半死吧?既然她和自己装傻,自己也装不知道,到要看看最后气死的会是谁。

    总共就二床被褥,三个人洗的很快,等都洗完了才不过八点钟,王寡妇擦了擦手,“也该上工了,我也得去了。”

    “嫂子,今儿忙麻你啦。”二春笑着送王寡妇出去。

    张萍在那边洗手到似没有急着要走,等二春把王寡妇送出院回来,见张萍就在东屋里坐着等着自己,二春眸子晃了晃,把玩着手里的鸡蛋走了进去。

    “二春,你啥时候和王寡妇走的这么近了?她是个寡妇,身边的事非多,这话对别人我不好说,可咱们两是姐妹,我只和你说,你自己心里也有个数。”张萍一副为了二春好的语气劝着,又回过头偷偷的往院外扫了一眼,听到李颜宏大着嗓门和大爷在说话,才小声道,“王寡妇和李颜宏的事村里传的议论纷纷的,这事还是你传出去的,他们面上不说啥,心里指不定怎么记恨你,你还是小心点,别被几句好话就给骗了。”

    二春低头不作声,只把手里的鸡蛋抛起来,然后再接住,张萍的目光也落在了那个鸡蛋上,心里犯酸,“这是李铁柱给你送的?虽然家家都养鸡,可现在家家的收入也就指着这几个鸡蛋换钱,大爷每个月有工资,你也看不到这几个钱,李婶子可是个过日子的人,以后这鸡蛋你还是不收的好,李婶子也会不高兴。”

    哪里是怕李婶子不高兴,跟本就是吃醋。

    还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上辈子二春听不出来,这辈子却是一眼就看穿了,想到上辈子自己那么蠢,张萍这样的聪明,自己还是真不是她的对手。

    “这个时候,我也该上工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张萍见二春没有像以往一样听到自己说话就跳起来骂,心里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也不敢再冒然多说,怕适得其返,“那我先走了。”

    张萍把衣袖放下来,出了屋到了院里,对着张老头和李颜宏打了声招呼就走了,一路上满怀心事,听到二春落水,她也是打着看热闹的心,然后想着能不能遇到李铁柱,没有想到完全与她想的不一样,这人的性子突然之间就变了。

    再想到二春没有像以往一样的讨厌李铁柱,甚至还会有害羞的神色,张萍咬了咬唇,看来这办法也得换一换了。

    张家这边,张老头给队上放老牛,也不用去挣工分,李颜宏却是要上工的,帮着张老头切完了草料,就去了西屋,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的布褂子衣服,上面有几处补丁,二春正在收拾外屋的灶台,听到动静抬眼扫了一下,那衣服上还有叠痕,一看就知道是放在柜子里压了很久的,不用猜也知道是王寡妇送来的那些衣服。

    李颜宏的性子一向桀骜不驯,倔强的脾气上来谁也不听,从来不是一个安分守己循规蹈矩的人,在十六岁之前没有革命的时候,因为家里穷,那是吃百家的饭长大的,甚至也为了填饱肚子那也是在地主家偷抢过的,后来参加革命了那身上也带着匪气,但是脑子却不笨,也正是有很多的鬼主意,在战场上一次次的得了战功,不然怎么可能年轻轻的就当上了军长。

    抬眼见二春一脸不屑的看他,虽然性子粗犷,到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丫头,是不是又多想我老李头了?我来的时候就那一身的外衣,早上救你都洗了,总不能穿着秋衣秋裤去上工吧?咱老李虽然是个粗人,可也是个文明人,咋说也是上过两年军校的人,那也是文化人。”

    二春横了他一眼,“老李头,我要是因为作风问题被下放到农村来,可做不到像你这样还能谈笑风生,时候也不早了,该上工就上工去吧。我可没空管你的闲事。”

    李颜宏也不把二春的话放在心上,豪爽的摆手往外走,“我老李说不过你那张嘴,你那张嘴啊,就是嘴里有只手。”

    二春看他心情好的走了,被他的话弄的脸上露出了笑模样,把已经擦得发亮的木板做的灶台擦干净,这才转身去换了胖大的衣服,往队上的麻杆地里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