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攻略 > 第三章:粗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春见李颜宏瞪着自己,五官端正的脸上带着一抹狐疑,上下打量着她,那样子就像她又要干什么坏事一样。

    二春想想平日里自己的作派,现在这样做也难怪让他们都大惊小怪的,心里忍不住笑,想着也有让你李颜宏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也算是小小报复了一下在自己落迫的时候,他说那些难听话的事了。

    “这是干啥?”李颜宏也是穷人家出来的,说话带着浓浓的乡音。

    他又把手里的秋衣秋裤往前面一推,要送回二春的手里去。

    二春没搭理他,扭身就往屋里走。

    这真是个粗人,都因作风问题被下放住牛棚了,还这样飞扬跋扈的,上辈子见到他身旁跟着个娇妻,不说是千娇百媚,那也是个亭亭玉立身子修长、体态秀美的女子。

    可惜配了李颜宏这么一个大老粗。

    重活了,二春也没有想过知道李颜宏有天会翻身,然后与他之间有点什么,只想着不得罪这人就行了。

    张老头在一旁到是看明白了,满是皱纹又瘦的皮包骨的脸上堆满了笑,“这是二春谢你呢,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李颜宏可没有领情,眼睛又是一瞪,“真要道谢,咋不当面说,弄这么一出算咋回事?算不上条汉子。”

    二春正好走到门口,心里就是一堵,回过头狠狠瞪过去,“那就谢谢您老人家的救命之恩,行了吧?”

    算不上条汉子?

    他以为这是在战场呢?

    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二春直接甩门进了屋。

    这人还真是粗人。

    一点眼么前的事都不会办,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二春原想着这辈子和他和平相处,到底日后这人还是首长呢,可眼前看来是她想的太简单了,那粗人只要一开口,指定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也难怪会被下放到这来,听说还是因为作风问题,再想想上辈子见到的那位娇妻,二春对李颜宏的印象那是一落千尺,要不是好色哪能那么大岁数又离过婚,还找个那么年轻好看的媳妇呢。

    张老头在一旁念叨着,“二春面子窄,知道错了也不好意思当面认。”

    以前孙女哪里会这么懂事啊,现在虽然孙女认错的态度不好,可起码还知道给找身干衣服出来,这样一点点的变化也让张老头满意。

    “小李啊,去换了吧,你到这边来也没有啥衣服,这身是秋天公社发给我的,我本来给二春了,让她改改自己穿,她现在舍得拿出来给你穿,也是她的一片心。”张老头往衣物上看了一眼,可都是崭新的呢。

    孙女向来爱美,当时公社发了这身秋衣的时候,张老头见孙女喜欢,就直接给了孙女,孙女却一直也没有舍得穿过。

    李颜宏嘟囔了一句,“这小丫头们整日里在想啥,咱们是搞不懂了。”

    他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直接拿着秋衣往张家后院的牛棚去了。

    牛棚是张家的,牛却是队上的,张老头年岁大了,也不用跟着村里的人去上地挣工分,就帮队上放老牛,每天的工分也和大小伙子的工分一样一天给十二个工分,但是这活算得上是轻松的了,也就因为他是老红军,这才得了这么个轻松的活。

    李颜宏被下放到村里的时候,也正是今年夏天的事,听说是因为作风问题才被放下到他们村里来进行改造的,现在是1970年,正是风头上,这样情况的人到哪里都被排挤,也没有人家接受他,最后就被安排到牛棚了。

    原来队上的意思是让人住到张家的,张老头没有什么想法,二春却拼死的不同意,最后只能住进了牛棚。

    李颜宏一走,张老头也继续过去切草做料喂牛,屋里面二春却是在收拾东屋的小北炕,屋子里是一铺南炕,正好接着上下开的窗户,靠着东墙的炕上有个木头订的简易的被架,上面有一床被褥,正是张老头的,南炕对面的的北墙靠西北角那里,是一铺炕沿向南的小北炕,平日里也不住人,放着一些杂物。

    这小北炕和外屋隔着一道半人高的墙,上面打着窗户,没有玻璃就用塑料纸糊的,不打灯的时候就昏暗暗的,不过等把对扇的窗户推开,借着外屋的光,小北炕就亮堂了。

    外屋里两口锅都烧着火,一边是烧着热水,一边是二春送了秋衣回来后熬的姜汤,灶坑里添了把火也不用管,二春把小北炕擦干净杂物都收拾下去之后,才松了口气。

    她出了东屋,从碗架子里摇出两只空碗,把姜汤盛出来之后,对外面喊道,“爷,一会儿你忙完了进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听到外面爷爷应了一声,二春让姜汤凉着,就进了西屋,把自己的东西往东屋的小北炕搬,等就差西屋的两口柜搬不动,二春自己都把东西倒到小北炕上来了,都收拾了整齐搬放好,哪里还有平日里那窝囊的样子。

    张老头进屋的时候,二春听到动静就从东屋走出来,“爷,天也冷了,西屋我也都收拾完了,让李颜宏住屋里来吧,就差两口柜没有弄过来,一会儿你去后面叫李颜宏过来,让他帮着把柜抬到东屋来。”

    二春说话的功夫又走到灶台旁,伸手试了试,碗不热了,拿起其中一碗姜汤大口的灌了下去,只觉得从嗓子一直辣到胃里,不过身子却暖暖的。

    她放下碗,就见爷爷正看着自己,笑道,“爷,你看我做啥?不认识啦?”

    “咋能不认识,爷是高兴啊,我家二春懂事了。”张老头是真的高兴,眼圈都红了。

    二春看着爷爷满是皱纹的脸,鼻子微酸,“爷,以前是我不懂事,让你操心了,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我再也不闯祸了。”

    上辈子她只想着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就是和刘文青到城里去了,还一直握着爷爷每个月的工资,她拿着爷爷三等甲残兵的工资挥霍,没有一点愧疚,现在想想,二春觉得上辈子自己落得那样的下场,那也就是报应。

    没心没肺、看不清人、愚昧无知、逢迎献媚,为了能加入红卫兵,那是什么缺得的事都干过,到最后了没有被接受,只因为她家不是贫农,爷爷每个月有工资,现在家家都欠队上的钱,每年全家挣工分都还不上,她家却每个月都有三十多块钱的工资,这样的成分在村里也是被人看不起的。

    这是个笑富不笑贫的年代。

    “好孩子,爷信你。”张老头抬起衣袖抹了下眼角,“那我去叫小李。”

    二春目送着爷爷出了屋,也吸了吸鼻子,拿出了家里的洗衣盆,把先前的湿衣服扔里面,添了半下的凉水,又把锅里的热水舀进去一半,把衣服泡上,才又回了东屋,脱鞋上了炕把爷爷的被褥拿下来,动手折了起来。

    上辈子她好吃懒做,爷爷年岁大又做不了女人的活,她家里很埋汰,没少被村里的人笑话,直到后来进了城里,被生活所逼,二春把不会做的活都学会了,还做的好。

    所以现在对她来说,做家物这点活跟本就不放在眼里。

    听到外屋的门响了,紧接着李颜宏的大嗓门也传了进来,“我看牛棚就挺好,当年打战的时候,大冬天的也在雪地里睡过的。”

    二春在屋里听了撇撇嘴,这人虽然粗俗,不过在自己爷爷的面前,好在知道轻重,没一口一个老子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