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七十六章 厚黑搭档(六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李永生不但被救回了修院,他受到政务院召见的消息,也迅速地传播开了——博本院对于推动这个消息的传播,是不遗余力。

    当天晚些时候,郡守府也派人来了,因为他们也得到了消息,甚至搞清楚了话本的排名,《拯救战兵雷锋》一文,征文里排名第三,据说若不是作者的文字功底稍逊,甚至有望夺魁!

    但是,这么理解这条消息,是不对的。

    大家应该看到,全国性的征文,文字功底都稍逊,居然也能排到前三?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篇征文的政治正确性,没准可以排到第一!

    所以郡守府来的,是政务司的司长夏明妃。

    这女司长很亲切地慰问了李永生,并且向他道喜,同时表示,你反应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了,你尽管放心,郡里会为你做主的。

    不过这种事呢,你心里明白就好了,去政务院的时候,最好不要提及。

    不管怎么说,即将被政务院召见的主儿,竟然被郡里官府打得浑身稀烂,传出去的话,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李永生却是苦笑一声,您觉得我这一身伤,还可能去政务院吗?

    政务院召见,你怎么能不去?夏明妃愕然:这么搞的话,就太无礼了!院上不但会怪你,也会怪我们工作部署不利!

    “但是我确实好不了那么快,”李永生苦笑着表示。

    “到时你就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夏司长笑吟吟地看着他,试探着发问。

    她也是个美女来的,起码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现在年约三十七八。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还散放着成熟的风韵。

    “这个……”李永生的眉头皱了起来,很是犹豫的样子,“这我太亏了吧?”

    “你可以要求补偿。”夏明妃很明确地表示,“其实我出身政务院,对此倒是无所谓,但是你若说错话,郡里其他人会被动。所以我建议你尽管提要求……胆子也可以大一些。”

    李永生闭上了眼睛,想一想之后发话,“害我的人,都要绳之以法……若是处置不公,我心情一不好,难免就会说错话。”

    “你想处置谁?”夏司长提出问题,“李满生和党玉琦绝对跑不了,郡军役房,就有待调查了,这需要一段时间……孙使你也见过。亲自去解救你,相信你明白他的为人。”

    “还有虐待我的小校,”李永生淡淡地发话,“郡军役使我不会放过的,还有……农司!”

    夏明妃犹豫一下,还是勉力笑一笑,“农司比较困难,那食为天为难你,也未必是朱掌农的意思……他的级别,可并不比我低。”

    “我只知道。农司和军役房相勾结,”李永生的眼睛并没有睁开,还是微微闭着,“这样的性质。夏司长可清楚?”

    “我不是很明白,”夏明妃的大眼睛眨一眨,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竟然有些少女般的稚嫩,眼神里也充满了好奇,“能详细说一说吗?”

    李永生缓缓地睁开眼睛。用清澈的眼神,淡淡地看着她,“一个有兵,一个有粮……”

    “咝,”夏明妃闻言,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樱桃小嘴微微张着,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夏司长平日里主要负责政务,有些东西一时想不到,但是有了这样的提醒,若她还想不到,也就太笨了一点。

    她惊愕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心中不禁为少年的咋舌,“你这还真是……不愧是能写出那样的话本,你是在往死路上逼他们。”

    “涉及国土安全,我不得不多想一点,”李永生波澜不惊地回答,“夏司长您既然是政务司的司长,想得周全一点,也没坏处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可能拒绝你吗?夏明妃心里苦笑一声,也暗暗为农司和军役房的官员叹气:你们惹什么人不好,竟然惹到这么一个难缠的家伙?

    沉吟一下,她郑重地点点头,“你的想法,我会上报郡守府,这里我表个态……会极力帮你主持公道。”

    李永生微微颔首,却不小心扯到了背后的伤口,忍不住“咝”地一声,吸了口凉气,“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啧,可怜,”夏司长怜惜地叹口气,“这么帅气的小家伙,脸上这一鞭子……他们也下得去手。”

    她再怎么位高权重,终究是女人,就像男人愿意欣赏美女一般,女人一般也会欣赏帅哥。

    “一个姓曹的小校抽的,”李永生深恨那些狗腿,少不得明确点出人来。

    “那厮已经抓到了,”夏司长点点头,她接触这件事,也不过才一个多时辰,但是她不但看过了话本,还了解了很多东西,除开农司的恩怨不说,她竟然还清楚一个小校的情况。

    可见成功没有幸致,她年纪轻轻身居高位,自有其道理。

    当然,不好的消息也有,“党玉琦目前在逃,不过他的双亲和姑姑姑父,都已经在控制中,相信很快能抓到他……没准现在已经抓到了。”

    党玉琦是这个案子里极为重要的一环,修院的修生已经证明,此人跟胡畏班的一些人,确实关系尚可,那么,他跟胡畏班的何人有什么交易,只能抓到人再问了。

    抓不到人,案子就定不了性——跟国外势力有没有牵连,这区别大了去啦。

    没抓到?李永生眼中掠过一丝冷光,他在党玉琦身上,是留了神识的,正奇怪这神识怎么会跑到别的地方,既然如此,就最好了。

    “希望快点抓住,”他咬牙切齿地发话,“他施加在我身上的,我要全部找回来……夏司长,我这个要求。会不会让您很难做?”

    夏明妃当然知道,李永生身上的伤口,九成都是党玉琦留下的,这少年有心报复。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她犹豫一下,为难地点点头,“这当然违反规矩,不过……我会努力为你争取。”

    对她来说,这点要求真的不难。她如此作态,不过是想让少年领情,平息其心中的怨恨。

    “那我就静待夏司长为我做主了,”李永生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你还需要我帮你做主?夏司长心里只能苦笑,我们都还指望着你高抬贵手呢。

    她怪怪地看少年一眼,微微颔首,“那你好好养伤吧……”

    李永生显然不可能好好养伤,夏明妃才离开不久,又是孔舒婕和宋嘉远联袂而来。

    这两位的来意很简单,既然李永生打算将收音机技术献出去“为庆典贺”。那么本修院再收购李永生的技术,就有点不合适了。

    所以他们前来商量,说以前答应你的条件照旧,材料费免了,给你一万块银元,你的电台也得以保持。

    但是你献技术的时候,能否如此说——在博本院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下,你主持设计了收音机技术?

    “你们这么搞,不合适!”不等李永生答话,门外响起一个声音。众人侧头一看,却是一名年轻英俊的制修。

    “你谁啊?”宋嘉远眉头一皱,老大不高兴,“好像不是博本院的。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我是郡教化房的,”年轻的制修躬身行个礼,“在图教化长手下办事……前来照顾李永生。”

    泥煤!孔总谕和宋院长交换个眼神,都看得到对方眼中浓浓的无奈。

    功劳就那么大,别人分一块,自家就少一块。但是图元青硬要分润,他俩还不能不给——人家可是在留影石的记录下,为李永生提供了关键的证词。

    孔总谕心里有气,忍不住冲着李永生抱怨一句,“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明明是咱博本的修生,去跟外人商量什么?”

    那年轻的制修听到这话,也不出声,他是被图教化长派来,照顾李永生的同时,盯着其他人,不要把功劳弄没了。

    所以该反对的时候,他一定会反对,但其他无关紧要的话,他就不敢插嘴了。

    李永生只好报之以苦笑了,“怎么说呢?图教化长是相当关心征文的,做事又谨慎,而且……食为天的事情,院务室的李室长,对我似乎不太友好。”

    他总不能说,我感觉那图元青不但谨慎,而且出手狠辣,是标准的政客嘴脸,丫才是最合适配合我演戏的。

    博本院的这些教谕,哪怕宋院长和孔总谕,都没有那么皮厚胆大,身上的教化之气,多少浓了点。

    事实证明,他赌得一点都没错,图元青果断送上了会心一击,形成了完美的绝杀。

    两位院领导听到这话,却是尴尬得要命。

    再次交换个眼神,宋院长干咳一声,“他已经被安保关押审问了,相信很快就会结果。”

    “关押审问?”李永生听得吓了一跳,他还真不知道,李室长做了些什么坏事,“这又是怎么回事?”

    孔总谕原本是可以明说的,但是看到身边那名教化房的制修,最终只是含糊地回答,“这件事情,修院里非常重视,你安心休养就好。”

    本来是修院的成就,硬生生被教化房分走一半,实话实说的话,没准连另一半也落不下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啊?

    当天下午,就有了确切的消息,李室长果然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六更求月票。)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xh.201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