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七十一章 一波又起(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面对总教谕的话,李永生嘿然不语,良久才长叹一声,“想必也不是宋院长的意思。”

    “是我和宋院长商量过的,”孔舒婕走到一张椅子旁,径自坐了下来,“只有这么做,才可能说动赵院长出面。”

    李永生又沉默片刻才发话,“其实我不是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

    他心里有点腻歪,交出技术,他一点都不心疼,但是一直以来,修院都是以修生的保护者而自居,现在竟然要拿技术来换。

    他对宋嘉远和孔舒婕的态度,还是比较清楚的,却没想到说服赵平川插手,居然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按说赵平川是堂堂的博本院老大,等闲肯定也不会出手,不但是高阶司修,还是实职,搁在地球界,那就是正厅级干部,岂有为一个小小大学生出手的道理?

    但是李永生心里,就是不舒服——这还是他不知道,赵平川早就对他有意见了。

    孔舒婕愣了一愣,才出声发问,“但是……不甘心就此贱卖?”

    李永生想一想之后,又摇摇头,“算了,贱卖就贱卖吧,此前我从修院借支的物事不再还回,修院再给我一万银元,就算两清了……总教谕你看可好?”

    他本来想着,被弄进军役房之后见机行事,实在不行,用观风使令牌招来道宫中人,天大的危机也可以化解。

    中土国的道宫不干预俗世,但是面对观风使令牌,就算今上来了,照样得捏着鼻子认了,这可是上界派下来观风的仙使。

    可是那样一来,他这观风使由暗转明。也太失职、太没面子了。

    当然,他未必会被逼到那一步,但是看那军役房恶意满满的样子,一旦进了对方的地盘。恐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把技术交出去好了,价钱也好说,他从修院里借支的物事,怎么算也不到一万块银元。再加上后期要的一万块银元——算起来比食为天一开始的价钱还低。

    还要一万银元吗?孔舒婕心里暗叹。

    她猜得到这个技术的潜在利益有多大,但是同时……赵平川那人,也是强势习惯了的,修院里修生设计出来的东西,还敢跟修院这么要钱,赵院长恐怕心里会很不舒服。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你这个意见,我会努力帮你争取。”

    李永生迟疑一下,继续发话,“我还有点小要求。”

    你居然还有要求。孔总谕的嘴角扯动一下,然后微微颔首,“你说……”

    第二天上午,孔舒婕和宋嘉远来到了赵平川的办公室,却见院务室的李室长也在。

    孔总谕没理会那个谄媚小人,将跟李永生的对话,一一讲明。

    赵院长沉吟一下,看一眼宋嘉远,“宋院长你怎么看?”

    “他的这个技术,具有极为广阔的前景。”宋嘉远慢吞吞地发话,“据我所知,食为天商行一开始想两万银元买他的技术,他都没有卖……一万银元。咱修院也不差这一点。”

    李室长冷哼一声,很不礼貌地插话,“可是他的收音机,已经卖出去了不少,一台二十银元啊,用的都是修院的材料。这一节,宋院长可曾算过?”

    “一台租是二十,卖只是十五,”宋嘉远冷冷地看他一眼,眼中满是厌恶,“他用的材料,远远不到一万,每个月还上交修院两台收音机,表彰优秀教谕。”

    “嗤,”李室长冷哼一声,“这才说明他的利润大,宋院长你着急辩解……是得了什么好处吗?”

    宋嘉远闻言,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你当老子像你,芝麻大的利益也看在眼里?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孔舒婕发话了,“姓李的,你算什么玩意儿?我们三个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呵呵,”李室长干笑一声,脸上也没啥不好意思的表情——他歪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赵院长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这个……他还要保留电台的所有权?”

    “目前这个电台的所有权,”孔舒婕纠正院长的说法,“他想把这个电台,继续发展下去,他希望能铺满整个中土国,甚至……冲出国境!”

    冲出国境的话,是她临时加的,李永生只说,想铺满整个中土。

    不管怎么说,她是想告诉这个院长,李永生的设计很宏大,我们现在看到的,也许只是九牛一毛——你以为那是棵大树吗?错了,那是整整一大片森林。

    如果你肯给森林成长的机会的话。

    赵平川微微沉吟一下,终于缓缓点头,“三天时间是吧?我会请郡巡荐房的孙巡荐使来,正式向军役房提出异议。”

    李室长坐在旁边,看着三人交谈,眼中有一丝阴狠掠过……

    军役房并没有等到三天期满,才来捉拿李永生。

    在期满的前一天夜里,七幻府军役房出动五十名战兵,直接冲到了博本院,将李永生捆起来带走了。

    其间有安保和教谕赶来阻拦,却被战兵们驱逐到了一边,有多名安保和教谕被打伤。

    还有一名安保,因为死死拽着李永生,被打断了脖颈,虽然没死,但是没有绝世好药的话,就算不是高位截瘫,也绝对落下病根。

    这一下,博本院是彻底炸锅了,诸多安保和教谕齐齐来到赵院长的房前,要求赵院长帮忙主持公道。

    不少本修生,也参与了进来——撇开同为本院修生的渊源不提,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服兵役的本修生。

    甚至有本修生自发地跑到七幻本修院、刑捕专修院,号召大家去郡守府喊冤。

    一旦成为本修生,已经是半只脚踏入了官府体系,谁愿意见到这样的变数?

    赵院长不在家,出去赴宴去了,还说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至于他去了哪里。连院长夫人也不知情。

    与此同时,李永生却是被吊在一间房间的横梁上,三名小校坐在椅子上,冲着上方的他狞笑。“说吧,为什么要逃兵役?”

    李永生的嘴角青肿,那是在押解的路上,被胖揍了一顿,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真是奇怪了,三天没到,你们凭什么就认为,我会逃兵役?”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出声,“卫国战争之后,多少年了,你们见过本修生服兵役?”

    卫国战争期间,别说本修生,研修生照样会拉出来服兵役。没办法,当时战力缺乏。

    “呦喝,嘴硬啊,”一个小校狞笑一声站了起来,走到旁边的架子边,拿起一条红光闪闪的长鞭——那是银麟鞭,本来是镶满铁皮的银色鞭子,现在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这银麟鞭,是用来执行军队里的鞭刑,任你泼天的好汉。三鞭子抽下去,也要哭爹喊娘。

    “啪”地一声脆响,李永生的脸上,就吃了重重的一鞭。从额头到下颌,一条血痕瞬间出现,不但皮破血流,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胡闹,”一个小校低声呵斥一句,“别打脸!”

    动手的小校狞笑一声。“打他的脸又如何?莫非他还指望囫囵着出去?”

    “混蛋,”那小校怒骂一句,“这是博本院的修生,须得给他们留点脸面!”

    “不过就是请巡荐房的来,”动手小校不屑地一笑,“巡荐房何时管得到军役房了?”

    若是孔总谕和宋院长在,听到这话定然会大吃一惊,当时商量的时候,在场的不过四个人,消息怎么可能传得出去?

    不过小校的话也没错,巡荐房可以弹劾军役房,但军役房地位超然,他们只有弹劾的权力,管是管不到的。

    “好了曹哥,”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个声音,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轻笑着发话,“这厮就交给我好了。”

    说着,他看一眼李永生,狞笑着发话,“小子,你也有今天?”

    他脸上的肌肉,还在不住的抖动着,那是按捺不住的得意和暴戾。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不过他脸上鲜血淋漓,那笑容显得格外地狰狞,“打不赢叫家长,党玉琦,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把他放下来点,”党玉琦深吸一口气,吩咐一句。

    一名小校转动一下转盘,李永生被从横梁上放下,却没有挨地,如果努力一下,脚尖可以碰到地面,但是不足以用来支撑身体。

    在场都是施刑的老手,怎么让人痛苦,他们就怎么来。

    党玉琦走上前,接过那银麟鞭,一抬手,没头没脑就抽了过去,抽了十来鞭子才歇手。

    李永生身上的衣衫,被抽成了一片片的碎片,一道道血痕鼓胀起来,鲜血不要钱一般地涌了出来。

    这厮的手法狠毒而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而鞭子落下的地方,也都不在脸上,只在前胸后背和臀腿之处。

    李永生疼得脸上肌肉抽搐不已,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滚落了下来。

    尤其那汗水流过伤口,更是蛰得人痛不欲生,他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呦喝,”党玉琦笑了起来,眯着眼睛发话,“看不出,还是一条好汉。”

    这银麟鞭,可是三鞭子就能让战兵哭爹喊娘的,十几鞭子下去,对方竟然连哼都不哼一声。

    敢不给我面子?党玉琦觉得自己被挑衅了,阴森森地发话,“把刑具全拿上来!”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