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六十六章 发物不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结果就不错,”众目睽睽之下,孔总谕淡淡地发话,“谁能没点小秘密?而且以我看来,此次李永生能精确诊断,极有可能是巧合。”

    这就是纯粹的胡说八道了,不过孔总谕是女性,天生就有护短的本能,也有不讲理的权力。

    宋嘉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都不要再谈了,免得影响咱们修院跟农司的友好关系。”

    然而,教谕们虽然这么决定了,但是当天晚些时候,还是有些流言传开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修院的门面房深夜被砸,还好久没有修缮,这种大事,怎么瞒得过大家的眼睛?

    很多人都知道,可能是食为天的人干的,修院里虽然有人看李永生不顺眼,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大家毫无例外地支持李永生——毕竟屁股在那里坐着。

    今天食为天的人灰溜溜地离开,被不少人知道了,甚至还有人看到了昏迷的朱老板,被人抬出了修院。

    因为有封口令,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猜到可能修院出手了。

    当然,真正有办法的人,还是能打听出来内幕的,封口令对他们无效。

    秦天祝就是有办法的,从一个相熟的教谕那里,他得到了真相。

    最开始听说此事的时候,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永生用的,竟然是巫修的手段?

    他忍不住想到,自己跟对方,曾经有过祖窍之辩,家里似乎也很看重此人的伤药,再想一想现在风靡七幻城的收音机……这厮真的只是个孤儿?

    哦,对了,伤药还没送回家呢。

    一直以来,他都没觉得这伤药有多贵重,哪怕家里再三强调,他的态度也就是那么回事——这不?就连这次的伤药,李永生也是白送的。

    意识到问题之后,他当天就跑回了家,连夜将伤药交给了父亲。

    他的父亲也没有多说,只是吩咐了他一句,明天不用去修院,在家休息。

    第二天,秦天祝起来的时候,竟然意外地发现了个道童——道宫有人来了?

    他心痒难耐,少不得问一问,你们来是干什么的?

    小道童却是傲娇得很,根本不理他。

    秦天祝在家里呆了整整三天,族里才传来消息:祖父要见他。

    他进了祖父的房间,才赫然发现,里面还有个高冠蓝袍道人。

    道人年纪也不大,二十来岁,不过秦天祝知道,灵修的岁数,看相貌是看不出的,于是走上前见个礼,“见过道宫前辈。”

    “无须多礼,”蓝袍道人一摆手,拿出一块黑色的药膏,“这是你带回家的?”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眼中也有点血丝,似乎是没休息好的样子。

    “是我一个学弟,送给我一些,”秦天祝恭恭敬敬地回答。

    “也算难得了,”蓝袍道人点点头,“你去问他一下,这药膏的配方,可否愿意献上?”

    他这话说得自然无比,道宫一般都不在民间出现,看到什么东西,也很少讨要,但是一旦真的讨要,那就是对方的机缘到了。

    我要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你有什么需求,也可以提——当然,太过分就不行了。

    所以这“献上”二字,就是说这东西我要了,至于说条件?你提!

    可是这句话,却是吓了秦天祝一大跳,“这个……我得先去问一下。”

    食为天想要李永生的收音机技术,现在搞得里外不是人,道宫来人张嘴就要献上,这尼玛……岂不是又要生出事端来?

    一直以来,在秦天祝的印象中,道宫就是无敌的存在,也是他向往的去处,官府固然也很厉害,但是对一个少年来说,仙风道骨的灵修,诱惑更大。

    听说灵修到了一定的境界,是可以延寿的呢。

    总之,秦天祝对道宫,是各种的崇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道宫如此对待李永生,似乎……不太好。

    至于是哪里不好,他也说不来,就是有那种感觉。

    蓝袍道人见他的表情,忍不住微微一笑,侧头看向他的祖父,“秦翁,令孙似乎并不知情?”

    “天祝,是这样,”做祖父的轻咳一声,“这是你大伯的师弟,他发现这个伤药里,有唐红豆的成分……唐红豆你知道吧?”

    “唐红豆?”秦天祝闻言,登时愕然,“那不是发物的吗?”

    唐红豆是一种药材,唐红藤上结出来的,这药材的价格不算贵,磨粉冲服,可以有效地扩充经脉,在冲击祖窍的时候,经常要用到。

    但是同时,唐红豆也不是随便能服食的,这东西是发物,若是身体内有隐患,服食此物的后果,就相当严重,很有可能激化隐患。

    所以唐红豆给大家的感觉就是,“扶强不扶弱”——你身体底子好,吃了这东西就更好;要是底子不好,吃这东西,就只会越吃越弱。

    上面说的是内服的效果,至于外敷效果,理论上讲,唐红豆表现出的对肉体的可接续性,能有效地促进伤口的愈合,但是……它是发物!

    抹到伤口上,伤口只会溃烂得更厉害。

    “发物不发了,”看着自己的孙儿,秦翁轻叹一声,“你是一直在小看这个药,对吧?”

    我勒个去的!秦天祝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了起来——发物不发了,这这这这……这玩意儿也太逆天了吧?

    数遍中土国,发物没有上万种,起码也有几百种——能让它们不发,这尼玛得是什么样的秘诀?

    “你想多了,”蓝袍道人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发物不发,天道不存,世间哪有这般道理?”

    秦天祝不愧是秦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瞬间他就听懂了,发物可以不发,但是没有哪一种秘诀,可以让世间所有发物,都变得不发。

    所谓的不发,只能是针对某一种发物,采用的特殊的手段。

    而蓝袍道人,自己大伯的师弟,想要李永生献上的,就是唐红豆不发的诀窍。

    此发物原本是服食用的,扶强不扶弱,一旦不发,就可以外敷,会成为效果极佳的伤药。

    然而,就算是听懂了,秦天祝在兴奋过后,忐忑之情还是油然而生,“但是唐红豆本为普通药材……此妙诀传出,也是惊世骇俗。”

    你想要李永生献上这个,我真的是……鸭梨很大啊。

    “没有多少惊世骇俗,”蓝袍道人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傲然回答,“唐红豆终是俗物,外敷了不得也就是中阶制修能用得上,再往上,它都比不过高阶制修自身的恢复能力。”

    咦?秦天祝听到这话,忍不住好奇地发问,“既然是如此,道宫又怎么会对它感兴趣?”

    道宫里,制修都是最底层的存在,比如说杂役之类的,那些有道宫敕牌的弟子,哪个不是司修以上?

    “呵呵,”蓝袍道人轻笑一声,却不做回答。

    倒是秦翁忍不住了,出声呵斥,“道宫总有大济天下的时候,天地间的大药,总要造福一方黎庶,这你也不懂?”

    明白了,秦天祝虽然做事率性,但脑瓜真不是白给的:道宫对这药的需求真的不大,比唐红豆药效好的药也多得是,但是洒向民间争取口碑的话,需要一些实惠而量大的药。

    毫无疑问,唐红豆不发了之后,就可以作为特效伤药,救助黎庶了。

    别看对于高阶制修来说,唐红豆是没什么意义的药,但中土国超过九成的人口,甚至都没有到达制修——秦天祝从观星楼上跳下的时候,也不是制修,那药对他都有奇效。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婉转地表示,“我尽力去说服他,那家伙……有点死心眼。”

    蓝袍道人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耐,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想要什么尽管提,不要太过分就行,此事涉及到我和秦师兄的功果……这个配方,我们不会向官府透露。”

    道宫中人,不但讲因果,也讲功果,不过这功果,大约就是贡献度的意思,他们为道宫做出了贡献,道宫自然会赏赐一些东西下来。

    秦天祝听到这里,是彻底地明白了,于是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

    他大伯的功果,可不就是秦家的底蕴?大伯走得越顺,秦家就越兴旺。

    秦翁欣然地点点头,这个不着调的孙子,总算还知道为家族着想,“骑我的紫骝去!”

    秦家有马,名为紫骝,是秦天祝的大伯从道宫回来时,孝敬给老爸的,民间难得一见,就算是朝堂之上,也难得见此名驹。

    紫骝果真快捷,一个半时辰之后,秦天祝就回来了,“李永生说了,唐红豆冰雪中冷冻十二个时辰,热水煮沸即可外敷。”

    “啊?”蓝袍道人登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问一句,“他所求什么?”

    “他说,他说,”秦天祝犹豫一下,想到原本就是给自家大伯争功果的,终于也不隐瞒,实话实说,“他说就送给……道宫了。”

    其实李永生说的是——“这点小东西,既然对民间黎庶有利,送给你秦家又何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