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六十五章 谁算计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碗?”朱老板闻言,顿时跳得老高,“你要我流半碗的血?”

    屋里的人都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朱老板气得浑身哆嗦,他可是个惜身的人,半碗血足以令他元气大伤。

    可是他再气,别人也不理会,他冷静下来之后,看一看四周的目光,郁闷地叹口气,“那我知道了……我将人带走,再找一个血引,无非就是花钱买血。”

    “你别傻了,”谷随风开口发话了,看他的眼光,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谷教谕的见识不算广博,但是巫修用血唤醒人,他还是听说过的,“合适的血引,只能有一个人,根本找不出第二个来……孔总谕我说得对吧?”

    孔舒婕的表情很是奇怪,她的脸紧紧地绷着,既像在沉思什么,又像是在强忍着笑意。

    听到这话,她微微颔首,“没错,血引秘术,只能是特定的人才能解开。”

    朱老板愣了一愣,然后大喊一声,“我不信!”

    “随便你信不信,”宋嘉远淡淡地发话,“反正现在,你得把人救活了,没得商量。”

    跟着朱老板来的司修有点看不过眼了,少不得轻咳一声,“左右不过是半碗血,莫让人看轻了。”

    朱老板听到这话,心里一咬牙,狞笑一声,“好吧,不就是流点血吗?死不了人的……对吧,李永生?”

    “问我干什么?”李永生一摊双手,“我只是略通医术,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景钧洪先笑了起来,在场的人都不是傻瓜,谁能想不到,这定然是李永生找人弄出来的?

    要不然的话,这么多名医和教谕都看不出眉目,偏偏你一个外舍生就能知道?

    哪怕是碰巧,也不会有这么巧合的碰巧。

    不过,对于李永生能请到如此神通广大的修者,众人心里也忍不住啧啧称奇。

    现在巫修不见了,但是懂得些巫修小手段的人,倒也不能说没有,只是此人竟然不是以自身做血引,而是引到了朱老板身上,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诡异了。

    孔舒婕就在没命地思索:什么样的理论,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众目睽睽之下,朱老板的手腕被割开,流出半碗血来,喂进了伤者的口中。

    这里通常说的碗,可不是小碗,修者的社会,用的都是大海碗,半碗血就有三四百毫升。

    半碗血灌下去,伤者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但是……依旧没醒。

    朱老板坐在那里,也不着急,他现在觉得,身体有点虚弱。

    等了差不多一刻钟,孔舒婕斜睥李永生一眼:差不多该醒了吧?

    朱老板一直在观察,见状哼一声,阴沉地发话,“怎么还不醒?”

    李永生看他一眼,眼中是满满的……怜悯?

    下一刻,他吐出三个字来,“血不够。”

    “握草!”朱老板气得拍案而起,才要大声喊叫,却觉得眼前一黑,身子忍不住摇晃两下。

    这家伙的身子,实在有点虚啊,不少教谕心里暗暗嘀咕。

    修者的社会,流半碗血真不算什么。

    “我只是猜测需要用半碗血,”李永生侧头看一眼孔总谕,“巫修的事情,谁说得清楚?伤者的状况明显好多了,再加点血应该就够了。”

    孔舒婕沉吟一下,很痛快地点头,“随风?动手!”

    谷随风出马,谁也拦不住,他很粗暴地将朱老板的伤口扯开,也不用碗接了,直接将手腕放在伤者的口边,鲜血哗哗地往下淌。

    大约又灌了半碗血的模样,那受伤的高个身体猛地一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握草,够了!”朱老板觉得自己都快昏过去了,眼见伤者苏醒,忍不住大喊一声。

    谷随风一松手,就将他推到了一边,然后探手去测伤者的脉搏——真的好了?

    朱老板身子踉跄一下,差点摔倒,所幸身边有司修扶住了他。

    事实证明,李永生说的一点都不错,昏迷的人真就这么被唤醒了——他只是估错了血引的用量。

    高个醒来之后,少不得又要接受一番盘问,不过他除了昏迷之外,身上骨头也断了几根,不能接受高强度的问话。

    遇袭时是怎么回事,他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朱老板无心听这些,他就是狠狠地盯着李永生。

    寻个时机,他悄悄凑过去,狞笑着发话,“好手段,两万银元都不够,还要让我流血。”

    李永生瞥他一眼,脸上是满满的不解,“你在说什么?”

    两万银元是私下达成的协议,不合适公开,一旦公开,对李永生固然不好,但是对食为天的形象,也是沉重的打击。

    “我在说我很佩服你!”朱老板咬牙切齿地发话,“我真的很想杀人。”

    “杀人的事儿,等一等再考虑,”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先想救人吧。”

    救人……人不是已经救活了吗?朱老板愣了一愣,然后才猛地想起一种可能,忍不住大叫了起来,“握草,不会所有的血引,都是我一个人吧?”

    这个昏迷的高个,是用了他的鲜血救活的,那么……其他昏迷的人呢?

    喊到最后,他的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其他人听到这样的动静,忍不住扭头过来看他。

    不是你才怪!李永生心里冷哼,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这我哪里知道?”

    身为上界来使,巫修的手段,他懂得太多了,用对方的血做血引,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无非就是收集一些朱老板的毛发指甲什么的,将因果线引过去就是了。

    事实上,唤醒这些人的方式都不止一种,不过既然对方谈判的时候还趾高气扬,不知道反省自家的错误,那么他也就不介意让对方多出点血。

    没错,就是出血,真正的出血。

    “你特么混蛋啊!”朱老板气得再次大叫,他又不是傻子,只看对方的表情,就知道其他昏迷者的血引,也都是自己了!

    这简直令他忍无可忍——劳资刚才还给了你两万银元,你现在跟我玩这个?

    更令他不爽的是,他原本是想学了救治手段之后,自己回去救那些人,将救治成本推到李永生身上——不管你认不认,反正我是要给你找这么多麻烦的。

    结果现在,他的血液成为了救治手段,令他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救人,是用他流出的血,凭什么去找李永生报销?

    劳资这次,真的是亏大了啊!朱老板一张口,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晕了过去……

    他晕了过去,博本院里的喧嚣还在继续,没用多久,王捕长闻声赶到,了解事态的发展。

    出人意料的是,捕房对巫修的诡异,有着相当深的了解,比博本院还要强——毕竟他们是负责维护治安的,见识过的东西太多了。

    听说这是巫修的手段,还涉及到血引,王捕长很干脆地表示,“既然有救人的法子了,那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你们博本和食为天沟通吧。”

    “再拉一名伤者过来,”孔舒婕发话了,她意犹未尽,“测试还要继续。”

    “我反对!”跟着朱老板来的司修大声发话,“朱少已经昏迷了,不能再做血引了。”

    孔舒婕出人意料地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致地发话,“下一个血引,未必是他!”

    不是他才怪!司修的心里明镜一般,脸上却不动声色,“既然有了救治的手段,我们就可以回去安排了,此番多打扰博本院了。”

    说到这里,他顿一顿,淡淡地扫李永生一眼,“也多谢这位本修生的帮助了,果然是人才。”

    他的话说得平淡,但是谁都感受得到,里面浓浓的恨意。

    李永生却不在意,他反倒呲牙一笑,“只是凑巧而已,那些昏迷的人,也算是幸运……”

    他这风凉话,实在太刺激人了,若是朱老板没晕过去,估计又得吐血了。

    连这司修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恨意了,他微微点头,从牙关里蹦出几个字来,“好,你很好。”

    李永生粲然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别这么夸我,我还年轻……会骄傲的。”

    司修一扭头,再也不看他,而是招呼同行者抬人离开,他担心自己再看那厮一眼,会忍不住出手,将那帅气的脸庞打成猪头。

    食为天的人走了,捕房的人了解一下情况,也离开了,李永生冲着在场的人鞠个躬,“诸位教谕,你们忙,我先走了。”

    谷教谕嘴巴动一动,似乎想说话,但是见到孔总谕冷冷地看自己一眼,终于抿住了嘴巴。

    李永生离开好一阵,屋里都没人说话,最后还是景教谕苦笑一声,“我班里这个修生……这个修生,唉,我去找他了解情况。”

    在场的人,除了修院的高层,就是一众安保,他一个普通教谕能站在这里,还是多亏了他负责外舍辰班。

    “不用了解,”宋嘉远和孔舒婕齐齐发话。

    宋院长知道,李永生的征文还有翻盘的机会,而这收音机搞出来,也是得到他大力支持的,那么,何必逼着李永生露底?

    须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问出来了底细,食为天也可能知晓,到时候没准又要生出事端,何必呢?xh:.153.62.201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