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六十四章 巫修的诅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老板果然说话算话,第二天的中午,就带来了两万银元——严格来说,是带来了价值两万银元的黄金。

    两万银元太多了,起码得两个制修才搬得动。

    黄金要简单很多,一百银元兑一两黄金,两万银元,不过是两百两黄金,普通人单手就提得起来。

    李永生不收这个黄金,下巴一扬,“秦学长,麻烦你点一下,回头我找你要两万银元。”

    “不是吧?”汽车人的眉头皱一下,“关我什么事儿呢?”

    李永生看着他就笑,“你做保啊……这可是你说的。”

    这两百两黄金可谓来路不明,他直接收了不好,这里没有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但是姓朱的那厮做事太不讲究,保不定会设下什么圈套。

    为了避免麻烦,不如让秦天祝帮着代收了。

    秦天祝也猜出他的意图了,少不得上前盘点一下,将黄金收起来——秦家当然不怕这点手尾。

    朱老板看得却是暗哼:用这样低端的手段算计你,我都不算好汉,咱走着瞧。

    黄金也收了,接下来就该是为伤者救治了。

    “你们抬一个昏迷的人,来安保的值班室,”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到时我也会过去……我要忘记了,你们就喊我一下。”

    倒不信你能忘了,朱老板一转身,气呼呼地走了。

    他也是早有准备,也就一刻钟时间,一名昏迷的伤者就被送了来,不是别人,正是一高一矮组合中的高个。

    矮个儿被毅叔打得卧床不起,现在都在咳血,高个儿却是在跟踪李永生之后,某天晚上忽然就被入室的强徒打得昏迷了。

    听说食为天送了伤者过来,院里的教谕也很好奇,很多人只是为了想看一下,人怎么就能昏迷不醒,图的是开阔眼界。

    宋嘉远闻听之后,也赶来了,撇开好奇心不说,安保这个口子,是他分管的。

    孔总谕有事没来,但是她手下的头号武修大将谷教谕却是来了。

    四五个自觉不含糊的教谕,轮番上前诊断,也尝试唤醒对方,怎奈实在无法如愿,一个时辰之后,那伤者的呼吸,越发地微弱了。

    朱老板一看,这不是个事儿啊,于是大喝一声,“听说李永生医术上有独到之处,让他来看一看吧。”

    这话说出来,有很多教谕都不服气,区区一个外舍生,能比我们教谕还强?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这原本就是李永生和食为天斗法,虽然李永生的水平一般,但是人家请人帮忙,被请托的人可能很有实力。

    不多时,一名英俊的外舍生被叫了来。

    李永生也是拿着对方的手腕,诊了诊脉搏,又掰开嘴巴看看舌苔,掀开眼皮看看瞳仁,好半天才轻叹一声,“唉。”

    “可有治疗的法子?”朱老板笑着发问,背在身后的双手,却是暗暗攥紧了拳头,不知不觉中,他的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掌心。

    你小子倒是说啊,说治疗方法啊。

    “这种情况,我以前也没有见过,”李永生沉吟一下,缓缓发话,一脸的肃穆,“除了气血有点虚,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尼玛!朱老板的眼角往下一耷拉,合着你小子打算讹我两万?

    你要真这么搞,还正好了,不给秦天祝这个保人面子,秦家不保你,我看谁还保得住你?

    秦天祝也跟了来,听到这话,脸色有点不好看。

    “怎么回事?”就在此刻,外面传来一个清柔的声音,却是孔总谕赶来了。

    她看一眼谷随风,发现他没表示出什么,就知道事情不乐观了——她学识虽杂,但是在诊断伤情上,还真不如谷教谕。

    所以她也就不献丑了,而是看向李永生,“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李永生挠一挠头,一脸郑重地发话,“我感觉有点像……有点像巫修的手段。”

    “巫修?”谷随风登时愕然,“现在哪里来的巫修?”

    巫修是数千年之前,玄青位面修者的一支,说是巫修,其实没有什么巫术,只是一些家族的秘术功法,当时道宫和官府一致认定,这种修炼不正宗,是歪门邪道,就取缔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巫修有些手段,是很诡异的,用现在的修炼体系,不好解释清楚。

    现在道宫和官府里,也有些秘术,不是能用常理解释的,其实这些,也可以算为巫修手段,当然,当局者认为不是,那就不是了。

    李永生笑着一摊手,“现在没有巫修,不代表手段没有传下来。”

    孔总谕却不认为巫修有什么不妥,而且她心里也清楚,这事儿跟李永生脱不了干系。

    既然答案马上要揭晓了,她就催促一声,“你看出了什么?快说。”

    李永生沉吟一下,皱着眉头缓缓发话,“感觉像是……气眠??”

    宋嘉远的眉头一皱,“气眠,那是什么?”

    “体内的气休眠了,”这次是孔总谕回答了,她博览群书,对巫修曾经的手段,也有所了解,然后她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话,真不好治。”

    朱老板哪里听说过气眠?他斜睥李永生一眼,“那终须找个治疗的法子出来吧?”

    哼,只要你给出治疗的法子,我不用你治,我自己就治好他们,将来的费用,可都要算在你的头上——你还别怪我辣手,对你这样的人就不能客气!

    真当我那两万块银元,是那么好拿的?

    孔总谕一皱眉头,她的考证癖上来了,“气眠……真不好治啊,永生你说一说?”

    “大多数气眠,需要先化为血眠,”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先以血化气吧。”

    气眠就是体内的内气流通不畅,甚至氧气都流通不畅,人不昏迷才怪,血眠则是气通了,可是血液不能带气走,那依旧是昏迷。

    “以血化气?”孔总谕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这个她可是懂,于是直接发话,“割开他的手腕,将鲜血滴入他的口中。”

    这尼玛是神马治疗手段?在场的教谕听得目瞪口呆,怪不得是巫修,听起来真的是……

    伤者的手腕被割开,奇怪的是,他的血流得很慢,非常慢,半天才淌出一滴来。

    谷教谕是最服气总教谕的,想也不想,手上的尖刀一扫,将那一滴血刮起,顺手一捋,滴入了伤者的口中。

    说来也怪,这一滴鲜血入口,伤者的气息,明显增强了一些。

    这段时间里,此人的手腕处,已经结痂了,不再有鲜血淌出。

    “然后……就是血引了吧?”孔总谕不确定地问一句,巫修的记录都是很零散的,她能关联想像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

    “对,血引,挨个去触碰他的手腕,”李永生缓缓发话,“何时他手上的伤口再次迸开,那就是合适的血引了。”

    合适的血引,能唤醒血眠,血液一旦不再休眠,伤口迸开是很正常的。

    “我想起来了,”谷教谕高叫一声,一脸的兴奋,“这是巫修的诅咒,自己下了气眠,就要用自己的血,唤醒对方!”

    朱老板狐疑地看他一眼,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又陷入了什么陷阱。

    “没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有血引的那个人,得给对方喂食自己的鲜血。”

    朱老板摸一摸下巴,觉得这事情越来越不对了。

    在场的人一一上前,碰触伤者的手腕,结果那血痂宛然,没有破裂的迹象。

    朱老板一直在盯着李永生,见他始终不肯上前,终于忍不住说一句,“你也得上前试一试啊,谁知道这诅咒是谁下的呢?”

    “试一试又何妨?”李永生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走上前轻轻触碰一下对方的手腕。

    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多教谕在场,还有不止一个司修,他实在没有玩花招的余地。

    这尼玛……朱老板的眼睛瞪得老大,这不对啊,似乎不是巫修?

    下一刻,他的身体猛地一震,那种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都试过了,”李永生侧过头来,呲牙一笑,“现在……就剩下朱老板了。”

    “这是我的人,我……不试!”朱老板使劲地摇头,“这个要求没道理。”

    孔总谕冷哼一声,“你最好还是试一试。”

    谷教谕更直接,走上前怒视着对方,狞笑一声,“是不是在博本院……撒野撒习惯了?”

    “那就试呗,”朱老板也火了,走上前轻轻一触碰对方的手腕。

    伤者的手腕一抖,一股鲜血冲破了结痂,箭也似的射了出来。

    “尼玛,”在场的人齐齐石化了。

    “不是我,”朱老板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反应异常地敏捷。

    “你给劳资回来,”谷教谕身子前蹿,抖手一道白光,裹住了对方,“给博本院泼污水的时候有你,现在你就想跑?”

    跟着朱老板来的司修身子一动,似乎想拦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孔总谕好奇地看一眼李永生,“这血引,要多少血就够了?”

    李永生沉吟一下,“这真不好说,血引应该是看流派的,不过我感觉怎么也得……半碗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