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六十三章 价码(求推荐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货尼玛也太阴了,”朱老板恨恨地嘀咕一句。

    这次他的损失大了去啦,好几个得力手下被弄得昏了过去,商行里也有人遭殃,还有一些跟食为天有往来的,也遭了池鱼之殃。

    第二天,他不得不请了一个司修,一起去博本院找李永生。

    李永生还在出租房里住着,同时,秦天祝也在场——他是来拿伤药的。

    朱老板这次也不客套了,直接开门见山地发话,“你提条件吧,怎么才能救那些人?”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永生都懒得理他,“有事说事,没事你赶紧滚!”

    这个“滚”字入耳,朱老板差点又想发飙,总算是他看到秦天祝在场,所以只是冷哼一声,“我是有心跟你化解矛盾的。”

    “屁的矛盾,是你要欺负人,”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我招你惹你了?你花一两万,就想强买我的收音机技术,我不卖还不行……我求你买了吗?”

    朱老板干笑一声,“那你不是没答应吗?”

    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是啊,我没答应,所以我的房子塌了。”

    面对王捕长的时候,朱老板不会承认自己跟投石机有什么牵连,但是现在还这么说的话,就太没担当了,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谁心里不清楚啊?

    所以他看向秦天祝,“天祝你说句公道话,房子塌了能值几个钱?人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

    “你也知道,人死了活不过来?”秦天祝白他一眼,他可是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事实上,他现在不光奉承李永生,心里还有点怕,十几个人昏迷不醒,神不知鬼不觉的——这厮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他必须点明白了,“那投石机发动的时候,是李永生在看着广播,要是别人在看着呢?死了人算谁的?”

    原来是这样啊,朱老板顿时明白,为何对方下此辣手了。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道理,“投石机发动的时候,正是播放戏曲的时候,肯定留影石在出力。”

    这话就是说,我真不是要砸人,就是想威胁一下——播音员肯定都不在了嘛。

    秦天祝冷笑一声,“那万一播音员还在呢?再说了,留影石和广播电台……不得有人输入内气?死伤算谁的?”

    这个问题,朱老板不能回答。

    当时他就想威胁对方了,可能造成的后果,他还真的没多想——能把李永生砸残废了是最好的,当然,砸死就不好了。

    所以他也没办法纠结细节,“总之现在还没死人,我想揭过这个事,需要我做点什么?”

    “惹事儿的也是你,想揭过的也是你,”李永生冷笑一声,“怎么,我看着就那么好欺负?”

    其实,当他听说,对方动手的时候,考虑了播音员在场不在场的问题,心里的火气就已经消去了不少。

    还是那句话,他真的不怎么在意自身的安危,这个位面能算计了他的没几个,要不然他也不配做观风使。

    他恼火的是,对方根本不管普通人的死活,下手不但狠辣,而且毫无顾忌。

    这种无视众生的人渣,正是观风使该体察和纠正的范围,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亲自处置和惩罚。

    当然,哪怕他不是观风使,见到这种事情,也要出手管一管。

    “好吧,我认栽,”朱老板也很光棍,“你说吧,我该怎么做,你才肯出手救治?”

    “又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出手救治?”李永生笑了起来,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当然,我也略通医术,帮忙看看也是可以的,但是……凭什么?”

    “你果然能治,”朱老板眼睛一亮,虽然他一口咬定,是李永生指使人干的,但是他心里也嘀咕:能不能救活过来啊?

    眼见对方承认能治,他心里的大石头就放下了,于是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这里也没别人,你不用那么矫情……痛快点提条件吧。”

    人前他是要面子的,但是这种私密场合……认输也就认输了。

    落后就要挨打,认输就得立正,这道理在哪里都通用。

    李永生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来,五指张开,在对方面前晃一晃,也不说话。

    “我看不懂,”朱老板干脆地摇摇头,“你就直说好了。”

    李永生又是呲牙一笑,“你不是想要收音机的技术吗?我卖给你!”

    卖给我?那好啊,朱老板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然后他才反应了过来,以前两人,曾经有过类似的对话。

    他怒视着对方,咬牙切齿地发话,“你这是要五百万……卖给我技术?”

    “没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你必须买,不买还不行!”

    “握草,”朱老板气得直接开骂了,“你看我像是有五百万的样子吗?”

    李永生的笑容凝结在脸上,眉头一皱,淡淡地发问,“你这是骂谁?”

    “我……”朱老板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偏偏他还不能发作,只能睚眦欲裂地大喊,“我真没有那么多,你那技术也不值五百万!”

    “傻×,”李永生丢了一个卫生球给他,然后一摆手,“没有就别谈了……穷鬼!”

    尼玛,朱老板气得都要疯掉了,他一跺脚,站起身就往外走,“不谈就不谈呗,那些人全死了,也不值五百万,不过此事是你着人所为些……我肯定要传出去。”

    “随便你了,”李永生漫不经心地回答,“出去之后,记得随手关门。”

    就在这时,跟着来的司修一伸手,拽住了朱老板,“别那么大火气,再谈一谈。”

    此人眉清目秀,看起来四十开外,他对李永生和颜悦色地发话,“这个技术,朱老板不是不想买,而是真的买不起,这样,我们不买技术只说赔偿,你开个数。”

    李永生嘴角一撇,才待发话,秦天祝出声了,“李老四,你就开个数好了,我给你做见证,事儿闹大了,对谁也不好……老朱,以后不会再想买技术了吧?”

    朱老板也顾不得计较对方叫自己老朱了,他沉着脸摇摇头,“不会再买了,我也没那么多钱……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放屁,”秦天祝抬手一指他,笑着发话,“是人惹你吗?是你主动惹别人,犯贱!”

    “好,我犯贱,”朱老板很痛快地点头承认,左右是没人看到,他伏低做小一次又如何?“你开个数吧。”

    李永生有点腻歪秦天祝帮自己做主,不过,怎么说呢?虽然他救过汽车人,但是这次的事情里,他确实仰仗了秦家一些力。

    当然,以他的真正实力,不用秦家也行,但是没有秦家人跟随的话,恐怕他一出博本院的地盘,就得跟人打起来。

    而且按照逻辑说,他袭击了官差,原本是该躲在博本院,没胆子出来的,他若敢出来,那铁定是有说法的——没准博本院的教谕就藏身在他四周。

    他很清楚,朱老板虽然狂妄,却不是草包。

    姓朱的若是有了警戒之心,有些事情做起来就难了。

    不管怎么说,他这次引蛇出洞的行动,做得很不错,也给了对方重重的一击,眼下秦天祝说情,他想一下,伸出了食中二指,依旧不说话。

    朱老板的眉头皱一下,试探着发问,“两千?”

    “想啥呢?”李永生笑了起来,“你两万就敢惦记买我的技术,现在出点钱这么难?”

    刚才开出的五百万,和现在开出的两万,都死死地扣着两人第一次的因果。

    朱老板对此,也是心里有数,不过两万银元,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他苦笑一声,“能稍微便宜点吗?”

    “真尼玛不要脸,”秦天祝直接开骂了,他很不屑地看着对方,“两万还要讨价还价,亏得我还给你做保……要不要我借给你?”

    他没有这么多钱,但是他相信,事情汇报给族里,族里也会借出这笔钱,而且秦家并不在意能不能收回账来——收不回来更好!

    到那时,秦家就有理由在农司的地盘里插上一脚了。

    “那我努力试一试吧,”朱老板也没了脾气,“明天这个时候,我拿钱过来。”

    凭良心说,李永生要的这两万银元不算少,但也不算太多,正是恰到好处。

    要得少了是眼小,显得他底气不足,再往多要,那朱老板十有八九要选择掀桌子了。

    事实上,朱老板现在都想掀桌子,离开博本院之后,他斜睥一眼身边的司修,“我说,一开始那种耻辱的条件,你居然还要跟他谈?”

    “不谈怎么办?”那司修白他一眼,“你扛得住那么多死人?就算你想破罐子破摔,也别牵扯到掌农,成吗?”

    朱老板被训得无话可说,他豁得出去,他的大伯可是豁不出去的。

    好半天他才叹口气,“唉,两万银元,真的便宜那厮了。”

    “也未必就便宜了,”司修咧嘴一笑,阴森森地发话,“那些人醒来之后,知道是被他算计了,放得过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