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五十六章 雨夜魅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食为天的三人走了,没再说什么。

    不过从三人的眼神里,不难看出或深或浅的怨毒:小子,咱们走着瞧!

    李永生也懒得跟他们多客套,送客的时候,连站都没站起来,就别说送出门外,送到楼下什么的了。

    身为观风使,他要低调,但是身为观风使,他也不需要怕任何人!

    然而他的表现,看在朱老板等人的眼里,就是十足十的嚣张了。

    所以在当天,监视的官差就不见了。

    李永生被人跟踪习惯了,倒没有觉得什么,但是齐永馨的密友徐薇薇告诉他:好像没人跟随了。

    徐薇薇一直是广播电台的播音员,虽然她的声线偏软,经过电台转换之后,说话显得有气无力没什么穿透性,但是她够仗义,那么多播音员走了,她始终没走。

    齐永馨总是嘲笑她,说她被李永生的美色所迷惑了。

    这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没人跟随,那是好事啊,李永生庆幸了不到四个时辰,当天晚上,一块大石自天而降,砸烂了演播室。

    石头很大,足有两尺方圆,简直比得上炮弹了。

    除了穿出一个大洞,播音室的半间房子,彻底被砸塌了。

    当然,里面的电台也被砸中,砸得稀烂了,所幸的是,深夜是用留影石播放的,两个播音员都不在。

    李永生正在往电台里面输入内气,发现不对之后,直接蹿走了。

    然后他勃然大怒,就要找出凶手来。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天黑了,雨下得还不小,四下看一看,真是没有半点头绪。

    安保们也被响声惊动了,一开始,是有个人打个雨伞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待发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马上就将消息汇报了上去。

    不多时,连武修总教谕谷随风都被惊动了,来到了这里。

    修院的房子,硬生生被打塌了半间,还是在大半夜,这性质实在太恶劣了。

    三家裁缝店的住客,也吓得跑了出来,谁还敢再睡啊?

    谷教谕沉着脸四下看一看,又了解一下情况,最后做出了判断,“是投石机,看情况应该是在两里地开外。”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一名安保甚至叫出了声,“军……军队干的?”

    “军队的投石机,比这可怕多了,”谷随风很随意地回答,“应该是民间自制的,这名修生,你心里有怀疑对象吗?”

    李永生的怀疑对象有两拨,一拨是朱老板授意,一拨就是被他和孔总谕打伤的两名官差。

    谷随风虽然性子暴躁,却不是没头脑的,听到“食为天”三字,他的眉头也是一皱,沉吟片刻,他出声发问,“好像你卖收音机,因为缺货,也得罪了一些人?”

    倒是忘了这个茬!李永生点点头,不过他总觉得,“那也不至于这样吧?”

    “人家知道你跟食为天对掐,正好趁机落井下石,”谷教谕粗犷的外表下,果然有一颗细腻的心脏,“有些人就喜欢损人不利己,反正你猜不到他身上。”

    好吧,算你说得有点道理,李永生无法反驳这种逻辑,“我主要是担心,他们这么无法无天,孔总谕那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听说孔总谕三个字,谷随风不淡定了,“此事一定要严查,这间房子先别修了,留着打官司告状!”

    后勤上的人修房间,其实是很快的,但是要保留现场,那就不能动手。

    安保们得了李永生一台收音机,结果却出现了这种情况,心里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就有人问:需要帮你找个房间,继续搞广播电台吗?

    “那就麻烦各位教谕了,”李永生沉着脸回答——凶手不但粗暴,还想砸他的饭碗啊。

    广播电台不能继续播报的话,那些租了收音机的,肯定要来退货。

    买了收音机的,肯定也不肯干休。

    所幸的是,为了防止意外,他多做了两个电台,都藏在他随身的褡裢里。

    别小看那个土了吧唧的褡裢,除了可以装东西,里面还别有乾坤——夹层里是个储物袋。

    安保们帮李永生找了一个杂物间,也是二层小楼,里面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接下来的后半夜,他就是收拾这个杂物间了,以保证电台在早上的播报。

    一大早,他又赶到女修宿舍大门口,将新的房间位置,转告两名播音员。

    两人听了,脸色变得刷白,然后顾不得吃早饭,去跟他看被袭击的房间。

    看了之后,徐薇薇忍不住长出一口气,“幸亏……当时我们不在里面。”

    “那是,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李永生勉力笑一笑,“现在好了,广播电台搬到修院里了,就没那些危险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播报了,早间惯例是歌曲和美文欣赏。

    不过听众们认真一点的话,应该能听出,播音员的声音不是特别稳定,有点微微的颤抖。

    七幻城一个大宅内,也有人在听早间播报,然后一个声音响起,很遗憾的口气,“咦?这电台居然还能播,昨天……砸得不够准啊。”

    就在早间播报的同时,宋嘉远和孔舒婕也来到了现场,两人沉着脸看了半天,宋院长出声发话,“总教谕你看怎么办?”

    孔总谕的见识很广,战力也强大,但是遇到这种事,还真不是很擅长处理,“你说吧,我全力配合……此风断不可涨,传出去成什么了?”

    宋院长沉吟片刻,苦笑一声,“还是通知捕房吧,嗯,也要报教化房知道。”

    博本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是相当强大的,但是到了社会上——好吧,社会上的人脉也非常广大,但是博本院自身,管不到社会上。

    孔舒婕的娥眉扬一扬,最终冷哼一声,“那就麻烦宋院长沟通了,反正他们不给咱们一个交待,咱们就要给他们一个交待了!”

    总教谕这次,是真的火了。

    没过多久,捕房派了人过来勘验现场,最终是抬走了那块石头,别的什么也没说。

    宋院长也没指望他们,见捕房的人没担当,他去了教化房,而且没找别人,直接找上了教化房的老大高涛。

    高教化长闻言大怒,“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必须要捕房严查,成什么了!”

    待宋院长离开,他将林锦堂叫过来,安排他去处理。

    林锦堂以前一直很关注李永生,不过上次两人谈话不是很愉快,他知道肖田遵的儿子跟李永生关系好,所以他将肖田遵喊了过来,“老肖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一下?”

    肖教化长一听,也是睚眦欲裂,他可知道自己那个儿子,跟李永生走得很近,当时仙侯若是在房间的话……他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必须严查,不过……这事儿我不好多做关注,我家里那只母老虎,你知道的,唉。”

    “哼,怎么严查?”林锦堂可不管这些,他斜睥对方一眼,“你这苦主儿不出面,我怎么指挥捕房那帮势利眼?”

    肖仙侯苦恼地摸了摸下巴,然后缓缓地问一句,“李永生那《拯救》的话本,京城里是什么意思?”

    他打算拿此事做文章,若是这话本入了上面大佬的法眼,就好办了。

    林锦堂负责这个口儿,他当然是知情的,“复选进入了,不过……排在最尾。”

    “啊?”肖田遵闻言大惊失色,顿时连眼前的事儿都忘了,“你的意思是说,风向有变?”

    中土国三十六郡,每郡选七八十篇征文送上,不过这是为了表示出重视,表示的是圣天子在朝,国泰民安文运昌盛。

    真正拿得出手的征文,郡里都是要重荐的,左右不过十来八篇。

    但是三十六个郡算下来,就有三四百篇重点推荐的征文了。

    复选入围的,当有百篇,每一郡基本上能选入三篇左右,当然这也不是硬性规定。

    不过《拯救大兵雷锋》这话本,是博灵郡的头名,居然排在末尾,很显然,这是有人故意打压这征文。

    想到此文背后的意义,不难猜出,有人对为光宗翻案,有极大的不满——京城里那帮玲珑剔透的家伙,不可能看不出话本里面的微妙。

    想到这些,肖田遵不担心才怪,此文能在博灵郡力拔头筹,跟他和林锦堂的力推有着直接的关系,朝中风向既然如此,他就要考虑某些后果了。

    今上春秋正盛,不出意外的话,早晚能掌握话语权——这也是他俩投注的最大仗恃。

    但是这“早晚”,谁知道还要等多长时间?

    到论功行赏的时候,可能他俩会被人再次提起,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可能已经错过太多时机,无法再进一步。

    “这谁又说得准?”林锦堂重重地一叹,“也许……也许是他不该用话本?”

    在主流圈子里,冷僻体裁想要大红,基本上就是拿网络小说拼鲁迅文学奖那种概率,虽然鲁奖后来也争议颇多,终究不是网络小说能染指的——除非有专门的网络子奖项。

    肖田遵倒不这么认为,他始终觉得,若能得上意所喜,体裁什么的根本就是浮云,所以他用另一种方式安慰自己,“现在只是复赛,决赛没准还要出现变数。”

    所谓朝堂斗争,必须有来有往才对,只输不赢那叫斗争吗?那叫吊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