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五十四章 信口开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上一意护短的孔总谕,赋税房的人也没有办法。

    他们来拿李永生之前,能想到的可能性,基本上都想到了,但是谁也想不到,宋嘉远没有出面,反倒是大名鼎鼎的总教谕孔舒婕出头了。

    这尼玛……实在有点不科学啊。

    可是孔总谕的问题,还都问到了点儿上,想要回避都很难。

    当然,高个还是要辩解的,“他拖欠税赋还不配合,我们难免……冲动。”

    “那你们滚吧,”孔舒婕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袭击官差……那就袭击了吧,姓秦的敢来的话,照打不误。”

    这话实在霸气十足,秦晓成是七幻府的赋税使,正是来的这俩官差的顶头上司。

    不过她也有说这话的豪气,秦晓成在体制里的地位,还真不如她高。

    博灵郡的赋税使,孔总谕要礼让三分,七幻府的差远了。

    高个儿也不敢辩解,想到自家的同事被打伤,他咬牙切齿地说一句,“那我就转告了。”

    孔舒婕斜睥他一眼,一抬手,一道白光击出,直接将此人打得飞了起来,重重地撞到墙上,又跌落到地面。

    一张嘴,高个儿喷出一口血来。

    “话多!”孔总谕看也不看他一眼,“早让你滚了……秦晓成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这两位不敢再多说什么,站起身就要走,谁想孔舒婕又问一句,“刚才这里的灵气波动,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吗?高个儿心里有气,不回答她。

    矮个儿心里也有气,所以回答了,“本修生手上有符器,倒也稀奇,我拜其所伤。”

    孔舒婕真的不在意这俩说什么,她的眼光看不到这么低的层面。

    不过她想搞清楚灵气波动的原因,也是真的,看着这二位离开,她盯着李永生笑,“你竟然有符器,真想不到……用完了吗?”

    “还……还有一个,”李永生倒是想说用完了,但是他明明又取出了一个,这是那俩官差都知道的,没准外面也有人听到了。

    所以他取出那枚长钉,放在总教谕洁白如玉的手上。

    “咦?”孔舒婕一入手,就觉出这符器的玄妙了,她拿着钉子看了好一阵,眉头也慢慢地皱了起来,“这大约是……锋锐阵,不过怎么会是这样?”

    她琢磨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听到一声轻咳,才将目光转移到李永生身上,饶有兴致地发问,“这符器阵图煞是玄奥,你到底还有几枚?”

    如果大于一枚的话,她考虑使用一下这符器,原理上的不理解,可以通过使用效果来反推,也算是逆向工程。

    “真的只有一枚了,”李永生一摊手,很真诚地看着对方。

    “我看未必,”孔舒婕冷哼一声,她身为博灵郡第一修院的总教谕,学识极为渊博,对符器也有多年的研究,虽然制造符器的水平不算高,但大多数阵图,她了若指掌。

    这个阵图,是她没见过的,而且本修生能拿这符器伤了制修,还是执法的制修,她对这个符器,就相当地好奇了。

    她似笑非笑地发问,“这符器是哪里来的?莫非,也是那老者给你的?”

    “这却不是,”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前些日子有人想买收音机,所以用符器交换。”

    这符器是他做出来的,不过现在他当然不能承认。

    事实上,做这个东西,他也是不得已,收音机一事,彻底将他推到了众人的焦点中,那就必须弄点自保的东西了。

    像刚才那俩制修,他不用符器就能解决了,但是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旁观,他就不能太惊世骇俗了。

    孔舒婕听得却是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你当我白痴?

    她脸上露出了极为明显的嘲讽之色,“两枚符器,换了你一台收音机?”

    “是啊,”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很苦恼地回答,“我本来舍不得换,结果对方说,不换的话,他就要强抢了……我觉得符器没啥用,我这人不爱打架。”

    你不爱打架,却是袭击了官差?孔总谕忍不住摇摇头,入学不到一年,你已经打了两架了好不好?

    不过她更关心的是,“你居然觉得符器没用?”

    符器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买起的,她手上这枚符器若要在正规店铺内交易,起码要五十块银元,快赶上景教谕两年的薪水了。

    当然,从某些地下渠道买,会很便宜,大部分的符器,也不是通过店铺交易的——没渠道的主儿,才会去店铺买。

    但是不管怎么说,两枚符器换一台收音机,这也太扯了一点。

    “那人本来想一枚换一台的,”李永生继续胡说八道,偏偏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说不卖,他才加到两枚的……这么便宜,当然没啥用了。”

    “你简直……”孔舒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现在的本修生,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想到李永生是下面小地方来的,还是孤儿,她打算原谅他这一次,“你可能碰上会制作符器的人了,所以才会不在意。”

    “哦?”李永生一脸的惊讶,“那我早知道,就多换点了,符器很贵?”

    本修生不知道的价格?孔总谕气得差点笑了,“你不是故意玩我吧?”

    李永生苦笑一声,“我怎么敢玩?是真的不知道。”

    “你这家伙,给我的感觉,特别不地道,”孔总谕没好气地哼一声,一扬手中的钉子,“你这枚符器,借总教谕参详些时日。”

    李永生先是一愣,然后笑着点点头,“总教谕喜欢,那就送您了……感谢教谕搭救之恩。”

    “你说的什么话,我是拿修生东西的人吗?”孔舒婕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

    “好,算我借您的,”李永生苦笑着点点头,“您不着急还,慢慢研究。”

    “这还差不多,”孔舒婕满意地点点头,顿了一顿又发话,“你现在被人惦记上了,明天来找我,我给你个防御符器。”

    “哦,”李永生点点头,然后问一句,“我在这里,会不会有点危险?”

    “现在知道怕了?下手的时候挺狠啊,”孔舒婕白了他一眼,

    不过她也没在意他伤人——修生维护修院名声的时候,就该有这种血性,“放心好了,我出面保你,谁都要掂量一下……对了,你去跟器具室申领个示警器吧。”

    她知道自己出面,旁人再动李永生,得先过她这一关,不过有些人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个示警器,一旦出事,安保们能迅速赶来。

    “示警器……”李永生低声嘀咕一句,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来,那玩意儿哪里是那么容易搞到的?

    不过倒是可以看得出,孔总谕对他,还真的挺关心的。

    果不其然,李永生去器具室领示警器的时候,被器具室的老女人坚决地拒绝了。

    她很明确地表示,这个东西就不是给你用的,室长来都没用——须知示警器是可以调动修院安保的,普通的修院教谕,也没这个资格。

    老女人对他有偏见,不过还是指出了一条路:起码得宋院长点头。

    李永生只能去找宋嘉远了。

    宋院长连着有几天活动,都不在修院,三天之后,他才找到人。

    宋嘉远的态度还可以,毕竟这修生每月能给他提供两台收音机,用来激励表现好的教谕,不过当他听到对方的要求之后,也是一愣,“你要借……示警器?”

    李永生将前几天的事说了一遍,最后强调一句,“我本来也没敢想,可是孔总谕建议了,她还说安全第一。”

    “她说了啊,”宋嘉远怔了一怔,缓缓点头,“那我给你写个条吧,我个人建议,你给安保那边放台收音机,主要是个心意。”

    “好的,”李永生点点头,顺便不忘恭维一句,“我还是年轻,不如宋院长想得周全。”

    宋院长不吃他这套,很快就写好了条子,正要给他的时候,眼中掠过一丝犹豫,“对了……”

    嗯?李永生瞪大眼睛,盯着他看。

    宋嘉远沉吟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算了,你去吧。”

    要是换个别人,少不得要生出点好奇来,追着问一下,可是李永生真不会,他略略一错愕,就笑着点头,“宋院长,那我就走了?”

    事实上,他猜得到宋嘉远想说什么——修院可能想购买收音机的技术。

    这个消息在修院已经逐渐传开,而且肖仙侯信誓旦旦地告诉李永生:就是宋院长顶住了压力,要不然修院真就要收购了。

    对这样的消息,李永生其实有点哭笑不得:我说过我不想卖吗?

    对他来说,解决了基础需求之后,钱就没有多么重要了,他更愿意看到收音机被快速推广开——到时候,广播电台就可以播出寻人启事了。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中土国对专利保护得不是很够,独特的技术,在相关商家眼里还算宝贵,但是指望人家花大价钱买,也不容易。

    修院收购修生的技术,就更是如此了——咱们是师生关系啊,你好意思卖贵了?

    (要去参加个会议,提前更了,中午无更,不用等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