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五十三章 象牙塔的桀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赋税房来的两个官差相当蛮横。

    买收音机的壮硕汉子心里非常不服气,但是也不敢跟对方翻脸,只能有意无意地把事情往私人恩怨上揽。

    然而那俩官差也不是吃素的,到最后硬生生地下了通牒:再试图阻拦此事,休怪我们专门冲着你去了。

    总之就是一个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格局。

    见汉子退出了房间,矮个官差才又看向李永生,“收拾东西,跟我们走一趟。”

    “凭什么?”李永生冷笑一声,他就算泥人,此刻也气出了火,“我是修院的修生,你们让我跟你走,问过我的教谕了吗?问过我们院长了吗?”

    修院真是象牙塔,官府里谁想将院内的修生带走,肯定要跟修院打个招呼。

    “我让你话多!”矮个子掣出一根尺许长的铁尺,抬手一挥,铁尺放出半尺长的白芒,正正砸中那台收音机,顿时打得稀烂。

    白芒透体,正是制修借用气运的手段。

    门口的壮硕汉子看到这一幕,心里登时就是一揪。

    他有心冲进来,但是实在承担不起后果,只能暗暗地咬牙:别让我打探清楚你俩的根底!

    李永生见状,却是勃然大怒,想也不想就摸出一根钉子壮的东西,抖手打向矮个子。

    “敢偷袭官差?胆子不小!”矮胖子冷笑一声,铁尺冲着钉子打去,“不知死活的东西……哎呦握草!”

    那钉子直接穿透了铁尺,打进了他的肩窝,顿时冒出一溜血花来。

    “这是……道器?”高个官差眼睛一亮,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接着又是眉头一皱,觉得此物并非是自己能觊觎的。

    不管怎么说,对方敢殴打官差,这就是天大的罪过,他冷笑一声,向后缓缓退去,“小子,你死定了……博本也保不住你的!”

    “屁的道器,只是符器!”矮个子破口大骂,“还不上来拿人?”

    道器可重复使用,符器却是将符刻画在器具上,一次性使用的。

    不管怎么说,一般人不可能破了制修的防御,必须得用各种手段。

    “是吗?”李永生冷笑一声,抬手又亮出一枚钉子,“谁想再试一试?”

    “你等着,”高个儿不敢上前,他不是很怕对方手里的符器——不知道的时候怕,知道了以后有了防备,自然就不怕了。

    他担心的是,对方既然有这样的东西,自己出手的时候,就不能留手了,一旦误杀了此人,博本院绝对不肯干休,己方的上司,也未必开心。

    “我当然会等着,”李永生冷笑一声,抬手一指他俩,“下两台收音机该给何人,我已经想好了,谁能断了你俩的饭碗,我奉送了!两台不够,那就二十台!”

    收音机固然是引祸之源,但是也能引来臂助,事物总有两面性的。

    李永生当然知道,这俩只是喽啰,不是主谋,但是很多时候,爪牙比正主还可恨。

    两名官差的脸色,却忍不住变了一变,他俩的铁饭碗,不是那么好砸的,但是这收音机……真的是多少豪门用钱都买不到的。

    不过矮个子很快地回过了神来,他侧头看一眼门外的壮硕汉子,狞笑一声,“有人公然威胁官差,你不会没看到吧?”

    “劳资现在就把风放出去……十台收音机呢,”汉子身子一翻,就从栏杆上跳了下去,嘴里还大声笑着,“撞上铁板了吧?”

    他这一跳楼,就没了人证,不过紧接着,就有四五个人跑上楼来围观,正是那些在楼下排队的人——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观星楼上,一条人影从楼上冲了下来,迅疾无比,“骤然的灵气波动……还是李永生那里?”

    见到李永生手上还有符器,高个儿也不能强硬下去,冷哼一声,扶着矮个儿向外走去,“有种的,你就在这里呆着别跑。”

    “我堂堂博本院的修生,还怕你不成?”李永生一扬手。

    高个公差直接掣出了一支笔,笔尖冒出的白芒,足足有一尺。

    这证明他的修为,比矮个还要高很多。

    “我若想动你,你防不住,”李永生很无所谓地一笑,“我是想告诉你,你去博本院,把我外舍辰班的景教谕叫来……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我给你说法?”高个儿差点没把鼻子气得歪了,“你偷袭官差,要我给你说法?”

    李永生懒得跟他争那么多,只是淡淡地说一句,“博本院不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嘿,”高个不屑地冷笑一声,“莫非博本就不归七幻城和博灵郡管了?”

    “李永生说得没错,”门外响起一个声音来,“博本院,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撒野的。”

    “什么人?”矮个官差咬牙切齿地发话,“鬼鬼祟祟……这就是博本院的做法?”

    “竟敢对我无礼?”门外人影一晃,显出一个中年、美妇,她看那矮个官差一眼,“我不跟你计较,告诉我……你的上官是谁?”

    “见过孔总谕,”李永生见到来人,深深地施了一礼,“他们是赋税房的。”

    “赋税房,”孔舒婕微微点一下头,她本是在观星楼上研究药性——为何选在观星楼呢?因为那里够高,不太受下面污浊气息的影响,能更好地观察。

    李永生使用符器,造成了灵气的波动,这符器乃是瞬发,对灵气的影响相当大——会瞬间抽空左近的灵气。

    观星楼距离他租住的地方,差不多有一里远,按说这点灵气波动,不用心是观察不到的,哪怕是司修。

    但是孔舒婕正在琢磨药性,为此不惜跑到观星楼上,对这些细微的差别,非常敏感。

    而她对李永生最近搞出的动静,也知之甚详,一发现是那个方向,直接就跑过来看了——因为她知道,虽然感受到的波动很小,但是对那个距离的人来说,就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耳听是赋税房来的人,她点点头,“郡里还是府里的?”

    那两位迟疑一下,才由那个高个回答,“七幻府的。”

    一听说“孔总谕”三字,他们已经知道,来的这个中年、美妇是何许人了——此人在博本院的地位,仅次于赵平川,比其他副院长还要强很多。

    “府城的……”孔总谕微微颔首,又看一眼李永生,“发生了什么事?”

    李永生少不得将因果一一道来,当然,他不会歪曲事实。

    孔舒婕听完之后,冷笑一声,看向那个高个,“你可有异议?”

    “我们是来查偷漏赋税的,”高个也不说异议,“贵院修生不配合不说,还偷袭官差……这点他也说明白了。”

    “你们脑子里……装的什么?”孔舒婕很不理解地看着他,“本修生创业,跟赋税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明白章法,可以先学,不要随便出来惹事。”

    高个官差一抬头,傲然回答,“本修生创业,是免赋税,但是本朝也有规定,垄断而厚利者,当课以重税!”

    这才是赋税房的底牌,是他们找李永生麻烦的依据——在修的修生又如何?你垄断了,而且利润也很大!

    原本他是不想早早揭开底牌的,但是对上孔舒婕这种级别的主儿,他实在无法保留。

    “你区区赋税房,也敢说垄断?打算置法司于何地?”孔舒婕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裁定垄断,郡里法司都不够,要法院才能判的!”

    郡里的三司,搁在中土国那个层面,就是三院:农院、法院和政务院。

    加上下面六房对应的六部,就是三院六部,这是中土国的基本施政格局。

    垄断这种罪,针对的是行业,是全国性的,不是区域性的,只能由法院来定罪,博灵郡的法司都没这个资格——最多勉强够得上。

    区区七幻府城,还是赋税房,竟然敢定垄断罪,这也真是滑了天下之大稽。

    “判不判的,我们没资格,但是李永生租住的房屋临街,按说不在博本院内,”高个儿又丢出个炸弹来,证明自己行动的正确,“我们叫他去问一下,防微杜渐……错了吗?”

    他还真能找歪理。

    “临街……临街的街道都是我们博本修的,”孔舒婕美貌的脸庞上,各种肌肉不住地乱跳,她实在气得够呛,“都是我博本院的,街道对面都可以算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