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五十一章 非战之罪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鸿运楼的来人真没想到,己方找到博本院,想要五台收音机,却只得了……一台?

    他们当然知道,目前的收音机俏得很,没点关系的,一台都拿不到,但是……这个物事,不就是为酒楼准备的吗?

    大户豪族买收音机,大家当然也都知道,但是数遍整个中土国,能有多少大户豪族?

    说来说去,这东西在酒楼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他们以为自己看穿了,却是没想到李永生的目标,是每家每户,起码有一台收音机。

    眼界这个东西,真的不好说,没谁能长了后眼,就像没谁能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去杭州找一个姓马的家伙,提供管吃管住管玩的一条龙服务。

    而却李永生却非常确定。

    所以鸿运楼的人以为,己方做为七幻城最大的酒楼,不会遇到收音机短缺的现象,就算短,也就差个一两台,毕竟这东西近来比较紧俏。

    天香楼都能得到五台,鸿运楼不比天香楼强?

    但是偏偏地,他们还就得了这么个回答,只有一台。

    不过,李永生竟然能提出,还有两台在天香酒楼,也是颇令鸿运楼惊讶。

    于是他们就问,此话怎讲?

    不等李永生回答,肖仙侯就幸灾乐祸地告诉他们——我们本来也是为鸿运楼准备了三台的,但是天香酒楼觉得自家三台不够,一定要五台,多出的两台,就从鸿运楼的台数里扣了。

    鸿运楼的来人一听,不问别的,接着就问一句:阁下是何人?

    开酒楼的,这种挑拨离间的事儿见得多了,遇到这种事,就先掂量一下对方的斤两——不是每个人,都有挑拨离间的资格的。

    肖仙侯当然不怕报名,他对天香酒楼的敌意,上一次就表现得极为明显了。

    鸿运楼的人没做任何表示,拿上那一台收音机走了。

    他们此来只是想租收音机,没对这两个本修生做调查。

    不过此刻调查也不晚,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小胖子是肖田遵的私生子。

    副教化长这个级别的官员,鸿运楼是不怎么看在眼里的,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小鲜肉也具备了挑拨离间的资格——不但是博本的修生,还是实职司修的儿子。

    当然,最关键的是,鸿运楼和天香楼,原本就不对付。

    老话说得好,同行是冤家,而这两家的关系格外不好,这并不仅仅因为是客户人群定位相同,更重要的是,天香楼是踩着鸿运楼崛起的,两边的东家就互相看不顺眼。

    所以鸿运楼的人就去找天香楼,把拿走我们的收音机还来!

    天香楼这几年发展得很迅速,但是论根基,肯定还比不上鸿运楼。

    不过天香楼也不是软柿子,他们直接拒绝了:你家的收音机?没听说过这么好笑的笑话。

    你叫它,它答应吗?退一万步说,你手里有押金条吗?

    肖教化长的儿子原本许了我家的!鸿运楼也不是好鸟,直接将小鲜肉扯了进来。

    两家扯皮好几天,最后天香楼也不喜欢这种无谓的麻烦,索性送了一台收音机给鸿运楼——别闹了,大家都挺忙的,你不就是差点钱周转不开吗?我白送你一台!

    餐饮做得这么大,双方谁差这点钱?天香楼是故意恶心对方。

    鸿运楼也不觉得自己吃亏,因为他们来找事,本身就是想压对方一头,现在对方交出了一台收音机,己方就算占了上风。

    最后,他们还不忘记得了便宜卖乖:看你们识相,这次就算了,下次若还是这么不懂事,以为我鸿运楼可欺,那我们就真不客气了。

    结果他们刚得瑟完,当天晚上,天香楼就不知道又从哪儿弄了台收音机,再次凑够了五台,算是无声的嘲笑。

    鸿运楼却是坐蜡了,刚收拾完对方,总不能再次去折腾吧?

    所以他们也四下搜集,费时三天,也凑够了五台收音机——再贵都要弄到手,不能让天香楼看了笑话。

    天香酒楼其实也没多少看笑话的心思,当初负责租收音机的两名制修,被狠狠地训了一顿——你们做事就不知道收敛点?吃饱了撑的,去嘲笑肖田遵的儿子?

    副教化长确实不算什么,但明知对方身份还去招惹,生意不能这么做,今天招惹一个,明天招惹一个,积累下来那还了得?

    随着收音机热越来越流行,李永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有很多人通过各种关系想拿货。

    但是他的生产能力,一直就那么一点,满足不了剧烈增长的要求。

    修院里有些杂声了:那个李永生做不了这么大的市场,就把技术卖给修院好了。

    杂声从何而来并不清楚,但不少教谕都被人求过,想弄台收音机。

    而此刻收音机的火爆,跟前些日子天香楼求的时候,又不一样了,那时的天香楼能请托人,却没有请托,主要是因为丢不起那个人。

    若是天香楼现在来租,肯定就要请托人了——这东西现在你有钱都买不到。

    教谕们找李永生商量,李永生却明确表示,我接受不了请托,因为……收音机做起来很难,产量就不大。

    好吧,就算教谕们也不会为难本院的修生,但是整天被人求恳,也麻烦得紧不是?

    更何况这收音机交到修院的话,显然也能带来大笔收入。

    不过这个要求到了宋院长这里,就被否决了。

    宋嘉远明确表示,修生研究出的东西,修院保护还来不及,怎么会去强行收购?

    他这一表态,别人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尤其是大院长赵平川不出声,那就没谁有资格反驳。

    当然,宋院长也不是单纯地帮助李永生,因为他很清楚,这东西早晚要入军方的法眼,修院只买技术,将来可能会有麻烦。

    而且,他还知道,跟李永生关系特别好的小胖子,是肖田遵的儿子。

    所以他抽个时间,提点肖仙侯一下:修院里有人提议购买收音机的技术,我帮着压下了。

    小鲜肉是个沉不住气的主儿,直接找李永生来问:老四,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李永生沉吟一阵,笑了起来,“跟你卖好呢……对了,你跟宋院长说一声,以后每个月,咱们会上交修院两台收音机,让他看着奖励什么人。”

    “啊?”肖仙侯大张着嘴巴愣住了,好半天才发话,“那还不如给……算老宋入筹?”

    入筹就是股份制,小鲜肉认为,给副院长一点干股更好。

    “人家差那点红利吗?”李永生白他一眼。

    这里也有贪污受贿现象,不过并不多见,终究是比较注重道德约束的社会,很多时候,各司其职利润共享的方式,更能令人接受。

    宋院长是教化口的人,尤其注重口碑,修院修生的买卖都要入筹的话,真丢不起那人。

    肖仙侯有点不服气,“谁也跟银元没仇不是?”

    “他必须维护教谕的尊严,”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你小子的三观就有问题,我也不想把简单的师生关系,搞得复杂了……一直这么维持下去,多好?”

    “那你何必送两台收音机?”肖仙侯叫了起来,“他最多得一台,你这不是多此一举?”

    “他不能好利,但是可以好名,”李永生又白他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其实对宋院长来说,咱们每月送两台,这是给他涨面子,没准他比得了钱还高兴。”

    果不其然,宋嘉远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喜得合不拢嘴,然后还问一句,“这是肖教化长的意思?”

    小胖子直接就斯巴达了,你居然给李永生涨辈分……

    然而,就算宋院长有回护之意,火热的收音机出租市场,还是让某些人动心了。

    这一天,李永生正在房中坐着,听到外面一阵响动,四五个人走上了二楼,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院务室的李室长。

    这些日子,肖仙侯跟宋院长走得比较近,宋嘉远当然会提起赵院长的某条走狗的作为。

    李永生对此也知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对方是教谕,他笑着打个招呼,“李教谕好。”

    他不称呼李室长,就是强调双方的关系——你是教谕,我是修生。

    别拿官场上的那些门道来压我,咱们就是很单纯的师生关系。

    李室长下巴微扬,斜睥着他,大喇喇地发话,“下面那些闲人,是来买收音机的?”

    现在的排队党不算太多,二十来个人,有帮主家排队的,也有专门靠了排队租收音机,倒手赚钱的。

    这些人大多时候无所事事,就蹲在路边闲聊,不过这么多闲人,看上去有些惹眼。

    李永生懒得理会此人,却还不得不毕恭毕敬地解释,“大多是租或者买的人,但也有社会闲杂人员。”

    李室长对他的回答,是相当不满,他依旧扬着下巴,大声发话,“他们这么折腾,已经严重地影响了修院的安宁,很多教谕和修生,都表示出了不满……你就没有想过收敛一点吗?”

    “这跟我毫无关系,”李永生苦笑着一摊手,心说你有病吧?“我非常欢迎李室长驱散下面的闲散人群。”

    “嗯?”李室长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修院的安保,是归宋嘉远的管的,那厮不驱散,难道不是你的意思?

    “我也不喜欢这种喧闹,”李永生实话实说,“主要这是修院外面,跟安保反应也没用。”

    (本书下月,想要支持月票的书友们,这个月请订阅部分书籍,能不能凑够保底月票是一说,关键是前三个月没订阅消费的话,当月产生不了订阅月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