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四十五章 糗大了(求推荐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嘉远也不伸手去接,只侧头看了一眼,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陈山河既然诊断出你中了阴劲儿,他为什么不给你治了?”

    “他说治不了,”师季峰小心谨慎地回答,“说是最少得高阶司修出手才行。”

    两个院长听到这话,齐齐一愣,然后宋嘉远不屑地哼一声,“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中阶司修来暗算你?你想得多了。”

    以这里的修炼和气运理论体系,被下了阴劲儿的人,除了找出手者化解外,找外人帮忙,起码也得是高一个阶位,否则不能化解阴劲儿。

    中阶司修,就是肖田遵、图元青那种级别的,人家收拾一个体制外的土豆,需要暗算吗?嘴里透个风,多少人就扑上去了。

    “没准是初阶司修出手的,”李室长再次唱反调,反正最少高一级,并不是说只能高一级。

    宋嘉远真的忍不住了,“你少说两句会死?你也是初阶司修,去探查一下他的阴劲儿吧。”

    一般而言,初阶司修治不好同阶使出的暗手,但是探出情况,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李室长还只是高阶制修,距离司修差了临门一脚,但是按常理而言,院务室室长,应该是初阶司修。

    李室长被这话挤兑了一下,心说我是不是初阶司修,关你屁事,反正我在升职之前,能到了初阶司修就行了。

    他知道自家事,自己出手怕是够呛,不过他也有办法,“武修教谕谷随风,可是出名的初阶司修,可以让他来试一试。”

    总教谕孔舒婕手下两大将,分别负责文修和武修,谷随风负责武修,其实算武修总教谕。

    安保是从武修上分出来的,谷教谕算安保的老大,不过他平时不管事,也不怎么听宋嘉远的,更多时候,他是配合孔舒婕的工作。

    此人性子火爆,急了眼就直接动手,别看李室长敢挑衅宋院长,他还真不敢挑衅谷随风——惹火了人家,打他一顿也是白打。

    所以他跟谷随风处得,还相当不错,李室长这人做事虽然恶心,但他还真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反正他不担心,谷随风会听宋嘉远的话——谷随风急了眼敢打宋嘉远是真的。

    谷随风听到两位院长在等他,抛下手里的事来了——他性子火爆,不代表不明白轻重。

    他在师季峰身上连拍三掌,分别是百汇、大椎和气海穴,然后又捏着对方的掌心——也就是劳宫穴,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

    半柱香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粗声粗气地发话,“像是阴劲儿,但又不完全是阴劲儿……仿佛是自身有什么病症导致的。”

    “随风,这可是陈山河判断的,说是阴劲儿,”李室长沉不住气了,师季峰若不是受了阴劲儿,这件事情,他就不能理直气壮地去做了。

    “你要信陈山河的,还问我做什么?”谷随风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自认看病比不上陈山河,但是说阴劲儿这种武修范畴的东西,他还真不服气陈山河。

    宋嘉远闻言大乐,轻咳一声,和颜悦色地发话,“随风,赵院长在呢,你注意态度。”

    好吧,注意态度,谷随风虽然是不羁之辈,面对修院的老大,还是得把握好分寸。

    他看一眼赵平川,缓缓发话,“我对病理粗疏得很,但是我真不认为这是阴劲儿。”

    赵院长自从来了,就没怎么说过话,他是修院的老大,随便开口失身份,直到谷随风开口,他才微微一皱眉,“你确定?”

    谷随风听到这话,心里就不高兴了,偏偏还不能发作,只能悻悻地回答,“也许是我修为低下吧,咱修院请个高阶司修试一下,没准就好了呢。”

    他说的是气话,反正修院在职的,就没有高阶司修,赵平川这院长,也不过是巅峰的中阶司修。

    他认为修院就不可能为此专门请个高阶司修来,为了一个区区的制修,值得吗?

    老院长倒是高阶司修,但是已经不管事多年了。

    赵平川嘴角抽动一下,前行两步缓缓发话,“高阶司修,何须去请?”

    他一年多以前就晋级高阶了,只是一直低调,没有声张,听到这话,就忍不住了。

    事实上,他也有炫耀的冲动,只不过总没有合适的机会,此次却是正当时。

    若非如此,他会继续端着院长的架子。

    他上前两步,抬手一掌,似缓实急,轻轻地击在师季峰的大椎穴上。

    “院长晋级高阶了?”李室长一脸的惊喜,那笑容是挡都挡不住,“真是可喜可贺,是博本之喜,是本郡之喜。”

    身为体己人儿,他其实早就知道,院长晋级高阶了,但是不敢自作主张宣传,此次正好借机宣扬。

    赵院长看他一眼,心说还是小李子会来事啊。

    他对自己这一掌,还是很有信心的,除了用上了高阶司修的修为,他还用上了驱除风邪的心法——总是要让师季峰好起来。

    他也没有故意针对李永生的意思,但是……这修生有点不识好歹,而且博本院的修生,为什么要做别人的棋子呢?

    师季峰吃了这一掌,站在那里就不动了,好半天之后,全身剧烈抖动一下,“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紧接着,他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右腿用力蹬了两下,竟然……没了气息。

    一时间,一屋子人都不说话了——这尼玛怎么回事啊?

    赵平川也愣住了,我是灵气浑厚,但是……不至于打死人吧?

    “呀,闭气了,”谷随风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就去点戳穴位,他是武修教谕,急救的水平很高。

    只见手指和手掌不住地跳动着,带起了一道道残影,不停地拍打着三十六大穴。

    一边拍打,他一边还说,“院长的修为太深厚,是这厮承受不住。”

    赵平川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过十息,师季峰的身子猛地一震,恢复了呼吸,伴随着一些不明意义的低声呻吟。

    赵院长一背手,转身离开,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果然不止是暗劲儿。”

    李室长闻言,愣在了那里,看一看满房间怒视的目光,他转身向房间外跑去,嘴里还大声嚷嚷着,“院长的修为,真的深厚了很多!”

    师季峰诉李永生偷袭一事,至此是彻底地不了了之。

    一直到后来,师季峰都没治好这个毛病,别说动手,不动手的时候,偶尔也会抽着疼。

    三年之后,他在博灵郡消失了。

    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有高人看出了他的毛病,告诉他速速离开博灵郡。

    总之,李永生彻底解决掉了师季峰这个麻烦,以他来自上界的手段,撇开修为不说,也不是赵平川之流能查得出来的。

    师季峰“风邪入骨”的消息传得极快,没用多久,大家就知道,李永生那六间门面房,是安定了。

    此前一直没有人租房,并不是这里的房价有多离谱,而是大家都不喜欢打麻烦,消息确定,楼下三间房就很快租出去了。

    有意思的是,这三间房也是被裁缝租走了,还是连亲带故的三个人家,他们一直看好这里的房子,本修院的需求不是很足,但是旁边还有文峰、小井几个镇子不是?

    李永生也愿意租给他们,裁缝店总比饭店好一点,不说油烟什么的,起码没有那么喧闹,所以在房租上,他做了一些让步,一个月三千五百钱。

    楼上三间房,也给裁缝们腾出了一间做宿舍,一个月一块银元。

    李永生只留了两间房,不过这也足够他用了,他是一个月两块银元包租的六间房,现在四间房的收入,就有四块半银元,自己落两块半银元不说,还落了一个免费的播音室。

    博灵本修院对我,真的不薄啊,李永生这么认为,虽然前期他遇到了不少事情,但是回报也是巨大的——没有这些艰险,博本凭啥两块银元租出去这么大的地方?

    更别说,他搞的电台和收音机,最近也制造出了不少,他只是将零件外包,制成标准件,组装还是他一个人来的。

    这天,他的房间来了一名贵客,郡教化房的副教化长林锦堂。

    林教化长是来博灵本修院视察,同时要看一看获得了征文第一的李永生同学,第三就是……他知道了此人正在搞一个古怪的传讯装置。

    其时天上正在下雨,不过林锦堂还是将一台收音机放在自己的马车上,冒雨行了十多里,感受这东西的效果。

    效果令他极为满意,至于说此物能传声百里,他没兴趣验证,想必也没人敢在这方面作假——很没必要,东西都搞出来了,还差这点数据?

    他更感兴趣的是,“你打算如何使用这个东西?”

    “我打算先租一部分收音机出去,”李永生也有经营头脑,这种新东西,卖恐怕是卖不出去,但是出租出去,还是没有问题的——大不了零租金,有啥呢?

    林锦堂听得眼睛一眯,缓缓点头,一听说“租”,他就知道,小家伙意识到了新东西推广的问题。

    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那你打算如何吸引他们?”

    (周一三更,理直气壮地大声召唤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