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四十四章 祸害(为盟主静默的等待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季峰手上没有证据,被安保撵了出去。

    不过他并不气馁,就守在门口,见一个像教谕的就告状,说我被李永生暗算了。

    要说起来他的形象,纹身就能说明一切,是十足的地赖子。

    而他本身还是制修,居然说一个本修生给自己下了阴劲儿,这种场面……真是难得一见。

    按说他该羞惭的,但是师季峰并不在意:不是李永生出手暗算我的,是那厮找的人。

    其实还是那句话,他深知体制的威力,对上平常人耍横,他毫无压力,利用体制来算计人,他也可以不要面皮。

    从某种角度上讲,他的面皮也是滚刀肉,欺软怕硬是自带的天赋。

    别说,他还真折腾出点名堂来,有人就将这个消息,报给了院务室的李室长。

    于是,院务室又来了两个教谕,问明情况之后,又将他拎到了安保那里:有人给制修****劲儿,你们不加以重视,怎么就把人撵走了?

    这制修不是咱们院的!安保们是腻歪透了,直接顶了院务室的人:有这功夫,我们不如多调查一下李永生遇袭的案子,那案子现在没破呢。

    院务室不依不饶:能给制修****劲儿,这对咱们修院的教谕,也是极大的威胁,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们看不出来吗?

    没证据,我们没办法调查,安保们就跟吃了枪药一般:眼前这货,不就是因为没证据,才取保了的吗?

    叫李永生来问一问,很难吗?院务室的教谕寸步不让。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安保们很明确地表示:没证据就要传唤修生,让宋院长跟我们说吧。

    院务室的教谕犹豫了,将师季峰扯到一边:你确定是中了阴劲儿?

    师季峰将自己的症状说了一下,还强调一句:这个诊断,是陈山河做出的……喏,这可不是他的笔迹?

    以玄青位面的规则,给制修****劲儿,就是很了不得的事儿了,首先,这么做得有一定的修为,其次,这个性质很恶劣,须知体制内的大部分人,都是制修。

    院务室的人当然知道陈山河,见到陈山河的字迹,直接就汇报给了李室长:李永生勾结外人,给制修****劲儿,安保上不配合我们。

    李室长收到消息,直奔院长室而去,推门的时候就大声发话,“赵院长,您得跟宋副院长说一声啊,这个李永生……咦,宋副院长?”

    宋嘉远正坐在院长室聊天呢,听到这话,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他眉头一皱,“李永生怎么了,你不是把七幻本修院的那个制修放了吗?”

    师季峰在博灵本修院讨生活,但他不是博本的人,而是七幻本修院的。

    “我放了七本的制修?”李室长眉头一皱,装聋作哑打马虎眼,“这个……还真没有印象,回头我问一下。”

    当时出面的又不是他,他当然要装作不知情。

    “是那个威胁李永生的制修,”宋嘉远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情此景再不说,更待何时?

    不过他的语气,还是轻描淡写的,“李室长你说没证据,就把人放了。”

    他不想让赵院长觉得,自己是针对他的。

    “被暗劲儿伤了,正是那个制修,”李室长的脸皮多厚啊,根本不在乎,“他认为是李永生找了高手,暗算他。”

    “李永生是孤儿,找高手……你说话过点脑子好不好?”宋嘉远气坏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暗算,有证据吗?”

    证据……这是打算打我的脸?李室长犹豫一下,还是强词夺理地辩解,“有陈山河的诊断意见为证,确实是阴劲儿。”

    “你说话能有点逻辑吗?”宋嘉远决定了,不给赵院长面子了,尼玛,看看你用的都是些什么人?“我是问你,有证据证明,是李永生干的吗?”

    李室长登时语塞,他哪儿来的证据?没证据。

    就在这个时候,赵院长发话了,“陈山河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嗯?”宋院长讶异地看着赵平川,你这是要搞什么?

    赵院长的下巴微微一扬,“一会儿,我和宋院长过去看一下。”

    李室长也被宋院长逼得受不了啦,闻言点点头,忙不迭地退去。

    他走了,两个院长却陷入了沉寂,谁也不肯先说话。

    良久,宋嘉远才说一句,“院长,李永生有成绩不说,他是咱博本的人。”

    身为博灵本修院的院长,不管你有再多理由,不护卫自家学生,这是什么道理?

    赵平川依旧沉默,好半天才说一句,“走,去看一看,是什么阴劲儿。”

    宋嘉远嘿然不语,赵老大这么说了,也不解释原因,他还能说什么?

    事实上赵平川也挺坐蜡,他没办法解释原因。

    要说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首先就是,赵院长跟图元青不合。

    两人看不顺眼很久了,其实主要是赵院长看图教化长不顺眼,图元青是京城六部发派下来的,属于镀金干部,不需要做出什么成绩,熬够资历就可以走了。

    而赵院长是博灵郡土著,一步一步熬上来的,就见不惯这样的人。

    其次就是,图教化长在话本事件上,一开始是失分的,有欺压博本之嫌,后来转过弯来了,却不跟博本明说。

    李永生遇袭一事,图元青只顾撇清自己,差点把赵平川装进口袋。

    赵院长当然就不干了,你是什么玩意儿,还敢算计我?

    相较图元青,赵平川并不把这个征文看得很重,姓图的下来镀金,需要业绩,他是本土成长起来的,没有业绩也有资历。

    当然,征文的事,他不能不表示重视,否则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图元青来通知,他也就作陪,不成想,作陪差点把自己陷进坑里。

    赵平川这就不肯答应了,正好李永生夺了第一回来,博灵本修院的成绩到手,他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当然,也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这个征文第一的奖牌归属。

    赵平川领导博灵本修院多年,各种奖牌涉及气运,他当然一清二楚,事实上知道这个的,不仅仅是他这个院长。

    要不然,景钧洪也不会要求李永生把奖牌留在博灵本修院。

    在修院看来,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这奖牌单独使用的话,能提供的气运委实可怜,修院里积累了大量类似的奖牌,这样加在一起,比单独使用效果好。

    这很好理解,气运这东西,一向是就高不就低,名气越大,气运自然也就越旺。

    至于说这可能对修生不公平,却也不是那么回事,献出奖牌的修生,能得到在修院荣誉室修炼的机会,效果并不逊色于长久持有奖牌。

    总之,这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修生也可以拒绝将奖牌献给修院——当然,若是在得奖过程中,得到了修院的大力协助,就不方便拒绝了。

    李永生的做为,也符合大家的认知,话本是他单独创作的,甚至还被人暗暗嘲笑,若说修院对他有什么帮助,也仅仅是提供了一个平台,递送征文的平台。

    李永生没有不交奖牌的意思,他只是想琢磨一阵子,跟景教谕说得也很清楚。

    景教谕将话转给院长大人的时候,也是如实反应了,但是这话听到赵平川耳朵里,就有点变味了——你说“把玩一阵子”,多久才算一阵子?

    很多修生不想上交奖牌的时候,也不会明确表示拒绝,就是婉转地拖延一段时间。

    过上一段时间之后,修生通常会将奖牌“遗失”,院方能说什么?

    按说赵院长也会护短,但是此事先是涉及到了图元青的意图,他又差点被阴了,听说李永生无意交回奖牌之后,他就真的不高兴了。

    你借用着修院的钱,还享受着修院的义工补贴,修院对你不薄吧?你怎么就连块奖牌都不舍得献出来?

    赵院长恼火了,在私人场合的时候,就忍不住要说两句,表现出一些情绪来。

    李室长最擅长揣摩上意,知道了院长的想法,马上就搞风搞雨了起来。

    所以赵平川对李永生的感觉,比较微妙,不是特别讨厌,但也没有多少回护的欲望。

    两个院长来到安保处,见到了师季峰。

    赵院长一看对方的气色,就微微颔首,果不其然,此人体内有问题。

    宋嘉远却是没什么好气,他也看出对方身体状况不对,于是眉头一皱,“你凭什么认定,就是李永生伤的你?”

    “我最近只跟他有矛盾,”师季峰理直气壮地回答,“不到一定的矛盾,也没谁会用阴劲儿害人。”

    宋嘉远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室长就抢着发话,“阴劲儿能害制修的人,很危险啊。”

    宋院长冷哼一声,“你既然没证据,就别瞎捣乱。”

    “他有证据,”李室长仗着赵院长在,极力地胡搅蛮缠,“听说有陈山河给出的诊断书,你还不赶紧拿出来?”

    尼玛,我说的是什么证据,你说的又是什么证据?宋嘉远差点没把肝气炸了,他狠狠地瞪一眼那厮,心说你且狂着。

    师季峰拿出了诊断书,李室长拿着扫两眼,又递向赵院长。

    赵平川一摆手,示意他给宋院长看:你小子直接给我看,小宋心里怎么想?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