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三十八章 博本在行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景你多什么……”赵院长眉头一皱,就想呵责来人。

    不过,想到今天图教化长的异常,他硬生生地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景钧洪一直不知道话本背后的意义,昨天晚上他回家之后,正好有个应酬,酒桌上他不无自得地夸耀起来,我的学生,拿了征文第一,所以来得晚了……是郡里的征文啊。

    跟他交往的,也都是些制修,众人就问,小家伙写了什么?

    景教谕是看过《拯救战兵雷锋》的,就跟大家说了起来,最后他表示说,我也不知道,话本怎么能拿第一,不过不管怎么说,那是我的学生。

    三个臭皮匠,就能赛过诸葛亮,众人一分析就得出了结论:今上粉饰光宗,此文正当时!

    景教谕一肚子酒,顿时化作了冷汗——我去,怎么就掺乎进这种大事了?

    今晚喝酒,咱们连肉菜都不舍得多点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是意识到这个话本的份量了,眼见赵院长要祸从口出,忙不迭提示一下——不敢再说了啊。

    赵平川一脸纳闷,任由小教谕走过来,在自己耳边低语。

    听完之后,他微微颔首,侧头瞪图元青一眼:卧槽尼玛姓图的,居然给我挖坑?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脸一沉,“果然是性质恶劣,先救人……图教化长你看,该怎么尽快缉拿凶手呢?”

    敢给我下套?放心,你也跑不了。

    众人开始救治李永生,图元青的脸色,却有点不好看了,“我是来通知人的,这里是博灵本修院,平川兄你说了算。”

    “你少扯吧,”赵平川有点不耐烦了,他就是这么个人,虽然是本修院的老大,可是很多时候,并不掩饰个人感情。

    所以他很直接地表示,“我连他写了什么都不知道,元青你却是知道的。”

    卧槽尼玛,图元青心里骂个不停,嘴上却不肯示弱,“原来你对征文是这样的态度……根本看都不看?”

    这又是诛心之言,不过赵院长根本不理他,“征文的时候,我去山南了。”

    他是确实去山南公干了,但是图教化长的脑瓜一转:今上的奶娘,就出自于山南!

    好吧,这些话题有点过于遥远,当图元青发现,实在撇不清嫌疑的时候,也就不能再置身事外了,“查……可能是谁干的!”

    很快地,又有人发现,李永生背上的创口,不是扁平而是圆形,更有人指出——这似乎是拿雨伞尖捅的。

    李永生那把扭曲的雨伞,根本就没尖,普通老百姓用的伞,都是圆头的,一说雨伞尖捅人,大家就隐约猜到,是社会上的混混下手。

    这就算有了侦破的方向,紧接着,大家在李永生刚得到的门面房前的拐角处,采集到了几个脚印。

    天上下着雨,脚印已经模糊了,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今天的脚印,否则根本就看不出来了。

    修院拨给李永生的房子在西南角,路过的人不算太少,但是脚印所在之处,却是在房子的东北角——一般人很少走到这个位置,除非别有用心。

    宋院长及时地发表意见,“我看这贼子,是蓄谋的。”

    废话,肯定是蓄谋的,这用你说?赵老大狠狠地瞪他一眼。

    又过一阵,这房子的恩怨纠葛,也传到了大家耳中。

    一般而言,院长和副教化长不会介入这种小事,层面太低——地赖子赚点小钱罢了。

    但是现在事情大了,不介入不行了!

    图元青是教化房的,也跟在现场忙碌,听说了因果之后,就不怎么跑前跑后了,只是黑着脸表示,“原来博灵本修院,也有这样不安定的因素……给我抓。”

    他其实指使不动本修院的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表态就够了。

    可是赵平川院长和宋嘉远副院长苦了,他们必须得抓到人啊——这是博本自家的地面。

    赵院长急了,就想让所有的修生都停止功课,一起出来抓人,倒不信认真起来的博本院,抓不住几个地赖子。

    他也不想这么搞,但是这个事儿太大了,大到修院承受不起。

    宋嘉远比他沉得住气,就说赵院长啊,这本来是小范围的事儿,大张旗鼓的,其实也是给今上的登基典礼抹黑——你说对不对?

    赵院长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那么,低调就低调吧,把那些混蛋全抓起来。

    这帮地赖子敲诈李永生的时候,是仗着对方没有证据,无奈自己何,但是官府真要做什么事——人家会在意有没有证据吗?

    不多时,就有三个地赖子被捉了来,其中两个是从被窝里捉出来的——春雨绵绵,寒意料峭,大家正睡回笼觉呢。

    三个人里,有一个就是瘦竹竿,被捉过来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在乎,嘴里不住地叫嚣,“李永生那货就是欠收拾,我不怕说,真的对他不满,但是你有证据吗?”

    要尼玛的证据,将他捉来的人,直接将他摔到了泥水中。

    然后一个黑脸大汉走了过来,一脸的狞笑,将手指捏得嘎巴作响,“今天早上你在何处?”

    下午的时候,李永生依旧没醒,这个时候,本修院已经将曾求德都抓来了。

    地赖子、曾求德,这都是在本修院称霸一方的,无人敢惹,但是涉及到今上的登基庆典,本修院叫起真来,那还真的什么都不是。

    这些人都有说辞,说自己当时不在场,但是很多人的证据并不充分。

    像那瘦竹竿就说,我当时在家睡觉,至于说有谁证明——你睡觉的时候,会找人证明吗?

    曾求德的证据最充分,他在银月山庄赌博了一晚上,输了六十银元,有太多人能证明。

    可修院根本不理会,没错,你可能当时不在现场,但是……你能证明自己没有买凶杀人?

    这些人里,曾求德被抓,是最有异议的,却没人敢提出异议,图元青连话都不敢说——这是能跟扯得上教化房关系的。

    至于说长衫汉子提出的三天期限,在这种凶猛的打击之下,化作了泡影。

    事实上,长衫汉子听说了风声之后,直接跑路,一炷香之后,安保过来拿人,却是再找不到人了——有些地赖子,对政治风向也是很敏感的。

    长衫汉子的老妈,也被安保请了去——她也是博灵本修院的教谕。

    虽然她看不惯儿子的行事,早将他撵出了家门,但是这种大事面前,谁敢不问她?

    傍晚的时候,李永生终于醒来了,他表示说,自己打算去修院早餐,想到得了郡里第一,心情澎湃难以自已,不成想脑后一震,就失去了知觉。

    至于说是谁袭击他的,他不清楚。

    不过他相信,修院里会给自己一个交待的。

    遗憾的是,三天后的颁奖典礼,他可能参加不了啦。

    图元青的脸是青了又红红了又白,这尼玛算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三天之后,郡里的征文大奖,是景钧洪教谕代领的——李永生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

    不过困扰他的出租房问题,是得到了彻底的解决,修院里打掉了地赖子团伙,并且还要追究曾求德在里面的责任。

    然而,曾求德此前拖欠的房费,那还属于一个“不可说”范畴,没人去追究。

    有意思的是,那个瘦竹竿,基本上被认为是凶手了,谁让那厮爱拿个雨伞玩呢?

    而且事发当天,他在家里睡觉,没人做证。

    曾求德是最早被释放的,他当天晚上的赌博见证人不少,关键是……他交了一百银元的保证金,所以才出去。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交保出去了,因为这个事情非常敏感,李永生身为本郡征文头名,竟然没有去领奖,引起的关联想像不少,所以这些犯事者的保费,也是相当高的。

    就在领奖的当天下午,李永生去了院方安保部,见到了被关押的瘦竹竿。

    瘦竹竿叫冯扬,目前被修院的安保整得********,按说此事可以转交给官府的,但是教化房和博灵本修院一致认为,暂时不宜交给官府。

    事实上,本修院有处理类似事情的资格,除了不能判决,其他都可以做。

    若是行刑过程中被打死了,那也活该倒霉,本修院只须向官府报备一下即可:某人体弱多病,捱不住刑讯,这个……纯属意外。

    这瘦竹竿被众多安保不停地蹂躏,早就不成个人样了,但是见到李永生,他还是破口大骂,真有几番混社会的不含糊。

    李永生端详了他好一阵,非常肯定地点点头,“就是此人,屡次三番到我的房前闹事,数他最为积极,还出声威胁,说要拿雨伞捅死我。”

    他说的是实话,没有半点夸张的地方——别的混混也早就证明了。

    “冯某人只恨,当时没有弄死你,”瘦竹竿的脸肿得像猪头,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衣服也变成一绺一绺的,可那张嘴偏偏不肯服软。

    这种地赖子,其实挺令人头疼的,撇开战力不提,滚刀肉一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他恶狠狠地盯着李永生,“小兔崽子,咱们走着瞧,只要爷不死,你就等着倒霉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